小说读者网 > 科幻小说 > 直死无限 > 1387 认可你们的选择
    “请你们先躺下吧。”

    贞德的表情开始变得认真了起来。

    在贞德的指引下,菲奥蕾与考列斯也没有多少的犹豫,均都躺到了床上,让视野对向了天花板。

    “”

    寂静,开始笼罩在这个房间里。

    而躺在了床上的那对姐弟,则是在寂静到来的这一刻里,手掌都开始了轻微的颤抖。

    那是因为恐惧。

    无论是菲奥蕾还是考列斯,均都清楚的明白。

    此时此刻里,自己即将做的事情,对于家族来说是一种怎样的背叛和罪孽。

    为了终有一日能够抵达根源,家族世世代代的祖先们都背弃了伦理,投入了堕落的深渊,不择手段的研究着神秘,企图有一天能够梦想成真。

    为此而遗留下来的魔术刻印,现在却要被这对姐弟给玷污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是为了抵达根源的话,那继承者自然是越优秀越好。

    现在,菲奥蕾与考列斯却是在做完全相反的事情。

    优秀的一方准备放弃。

    劣质的一方准备夺取。

    这种事情,从别的魔术师来看,那都足以让他们瞬间昏倒,家族的人若是得知,那更是宁愿杀掉这对姐弟都会加以阻止。

    这种对历代先祖的背叛,让两人不得不去恐惧。

    只是,圣女的声音安慰了他们。

    “请你们不要迷惘。”

    贞德站在了两人的面前,以与虔诚的圣职者无异的表情,由衷的替这对姐弟进行祷告。

    “你们所做之事绝非错误,就算别人不认可,主也会认可你们的选择。”

    充满神圣的氛围的声音,让菲奥蕾与考列斯心中的恐惧渐渐的淡化了下去,随即不可思议的迎来了平静。

    看着这样的菲奥蕾和考列斯,贞德微微一笑,继续出声。

    “那么,请两位闭上眼睛,让精神进入放松的状态吧。”

    在贞德的指示下,菲奥蕾与考列斯几乎是无意识的将眼睛给闭了起来。

    这或许也是领导力的作用在产生影响吧?

    因此,菲奥蕾和考列斯在潜意识间顺从了贞德的话语,并让精神开始放松,乃至溶解。

    移植魔术刻印是马虎不得的工作。

    毫不客气的说,魔术刻印就是一个外来的器官,植入健全的人体内,再怎么有奇效都是多余的。

    所以,首先,菲奥蕾与考列斯必须得都进入毫无抵抗的状态,不然魔术刻印的排斥与反抗也会增强。

    就像是钢铁,不管花多少时间,只要还是固态,那就无法改变形状,得先溶成铁水,那才可以顺利的融汇,再进行冷却,冻结固化。

    这个过程,就像是将菲奥蕾和考列斯的精神溶解开来,互相交汇一样,只要弄错一步,那就会造成人格混合的情况,最后诞生的就是两个彻底崩溃的人。

    贞德的工作之一,便是以自己的领导力的效果,引导这两人顺利的进行移植,不让他们出错。

    菲奥蕾邀请贞德真的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由于魔术刻印是需要代代积累的神秘,只能传予一人,继承了魔术刻印的魔术师便意味着必须背负一族的遗愿,并为了后面的继承者让渡刻印才行。

    而继承魔术刻印的条件,便是具备这一族的血脉。

    除了血亲以外,谁都继承不了一个魔术师家族的魔术刻印。

    可即使是这样,个体的不同,终究还是会造成魔术刻印对继承者的身体产生排斥反应。

    为此,魔术刻印的最好继承方式便是阶段性的继承,从小时候开始,一点一点的进行移植,方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现在,菲奥蕾与考列斯都没有那样的时间了。

    为了让考列斯继承族长之位,菲奥蕾必须一次性转让足够份量的魔术刻印才行,不然谁都不会承认考列斯。

    有鉴于此,这一次的移植仪式,最低限度都得让考列斯继承一半的魔术刻印,最好的话还是有七成以上,方才算是成功。

    幸好,考列斯本来就是作为菲奥蕾的后备被培养起来,即使大规模转让刻印,成功率也是多少有点保障。

    但多少有点保障可不行。

    为了保证能够成功,并不产生危险,菲奥蕾便拜托了贞德进行辅助。

    有了贞德的领导力,还有圣骸布的奇迹,那至少能够多少降低一些排斥反应,并提供治愈效果和缓和效果,提升仪式的成功率了。

    至于方里,则是以防万一时的存在。

    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到时候便靠着方里的魔眼来切断仪式的进行。

    出于这个目的,菲奥蕾也邀请了方里。

    方里便在一旁旁观这个仪式的进行。

    “开始吧。”

    贞德再次出声。

    菲奥蕾与考列斯顿时深吸了一口气,让意识完全放松了下去。

    “铮…”

    光芒,开始亮起。

    那是在菲奥蕾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

    只见,菲奥蕾的身上,一个复杂如电路图般的刻印正闪烁了起来,让一道道的魔力线路开始发光。

    “请将你们的手握在一起。”

    贞德的声音亦是变得有些遥远,似摇篮曲一般,令得菲奥蕾和考列斯缓缓的伸出手,握住了彼此。

    “铮!”

    菲奥蕾的身上,魔术刻印的光芒变得明亮而起。

    伴随着那光芒的越来越亮,构成魔术刻印的线路亦是如流动了起来一样,逐渐的开始往考列斯的方向延伸了过去。

    “唔…”

    菲奥蕾发出了苦闷的声音。

    即使是多余,器官被摘除之时也不可能会没有任何的痛苦。

    当然,痛苦只是一时的。

    因为,这份痛苦将会被继承,不会被留下。

    “唔…”

    在魔术刻印流至考列斯的身上时,考列斯也发出了苦闷的声音了。

    身体在本能的排斥着魔术刻印的接近。

    魔术刻印也在排斥着进入别人的身体。

    面对这个状况,贞德眼神一凝,手中陡然出现了圣旗,用力的敲向了地面。

    “锵!”

    清脆的响声中,旗帜一展而开,迎风飞舞。

    下一秒钟,圣旗的旗帜散发出荧光,笼罩住了菲奥蕾和考列斯。

    “主啊,请给予我的同胞们祝福…”

    在贞德那虔诚的祷告之下,菲奥蕾与考列斯只感觉身上的痛楚减缓了许多。

    旋即,魔术刻印的移植开始变得顺利。

    “嗡!”

    不知道过了多久,魔力的波动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

    感受到这里,一旁,一直转着月刃的方里撇嘴一笑,收起了武器。

    移植,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