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玄幻小说 > 七界传说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地无极(大结局)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地无极(大结局)

    七界之中,最为神秘的地方要数虚无界天,最为美丽的地方也是虚无界天。可眼下虚无界天数次遭到摧残,从虚无大殿到星罗万象,从千幻三殿到彩虹二桥,逐一遭到毁灭。

    如今,幽冥魔龙吞噬了雷天,其可怕的力量随着它胸中的怒气发泄出来,使得残破不堪的虚无界天开始出现裂缝,强大的外部压力冲入其内,不一会便撕碎了一切,虚无界天就此化为灰烟。

    这过程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仅仅几句话功夫,原本最神秘的存在就破碎于无形,所有人都出现在高空之上,能清楚地感受到人间的气息。

    这是,那号称虚无界天最神秘的虚无幻壁,在脱离了原先的环境后,[258文学]表面的光芒开始出现异常波动,最终越发激烈,直至破碎,消失不见。

    是时,逆天子留意到,虚无幻壁破裂时,有一丝极其微弱的气息射入了人间,这让他右手微抬,可稍后又放下了。

    微微一叹,逆天子道:”二十年后,风云再现,那时候的你,也不过是张傲雪何苦呢?”是什么他没有说出来,但就那语气而言,多少带着几分惋惜与伤感。

    注视着幽冥魔龙,陆云脸色凝重,一股无形的威胁,在他进入”随心所欲”的境界后首次出现。

    之前,雷天的实力虽然可怕,但陆云只是觉得惊讶,未曾有过不安。可现在,那威胁却越来越明显,这让陆云心神一震,知道关键的时刻来了。

    留意着陆云的表情神态,幽冥魔龙嘲笑道:”怎么,陆云你怕了?”闻言,陆云冷哼道:”怕?纵横七界,何时有谁说我怕过谁?”

    幽冥魔龙不屑道:”以前你不怕,是因为我没有出现,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见它不信,陆云也懒得反驳,冷笑道:”怕与不怕,稍后自有分晓。现在我想知道,你既然可以轻易融合天煞地阴之力,为什么之前你不直接一点,反而要假手雷天之力,这不是很矛盾吗?”

    幽冥魔龙大笑道:”相信敌人话的人,绝对是笨蛋。你真认为我会对你说实话吗?简直是可笑。”陆云脸色微怒,喝道:”狡猾的畜生,死性不改!”

    幽冥魔龙不以为然,得意道:”正如你之前所说,消灭敌人是目的,方法则是关键。我这也是从你身上学来的。”陆云冷酷道:”跟着学的人,一般都会死得很难看。”

    幽冥魔龙狂笑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之前我所以让雷天出面,第一是不想自己担风险,第二是想多了解你的情况。因为一旦出现意外,那时候的你,有什么花样我都一清二楚,绝不会重蹈覆辙的。哈哈······”

    陆云心头暗骂,口上却怒斥道:”得意忘形的人,往往自以为掌握了关键。”幽冥魔龙嘿嘿笑道:”你这是在提醒我,你还有绝招没有施展出来?”

    陆云心神微变,发现这幽冥魔龙狡猾之极,当下不再废话,直截了当道:”废话少说!来吧,生死一决,第一招让你先来。”

    幽冥魔龙阴笑道:”第一招让我,你就没有第二招了!”冷傲一笑,陆云周身流露出霸者的气势,淡漠道:”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何必猜测。”

    幽冥魔龙微点龙首,赞赏道:”不愧是逆天子选定的执行者,果然有大将风范。这样我也就不客气了!”说完龙身一卷,以平缓的速度朝着陆云靠近,显得不慌不忙。

    陆云心神惊讶,嘴上却道:”如此速度,你不觉得太慢了?”

    幽冥魔龙诡笑道:攻击的速度,fei决定了攻势ku的破绽。然而速度有两个极端,极快与极慢。这二者都能产生毫无破绽的攻势,但却针对不同的敌人。一般而言,针对普通的对手,较快的速度收效奇佳。针对像你这种特殊的高手,较慢的速度便可稳操胜券。”话落,幽冥魔龙正好来到陆云身旁,强劲有力的身躯依旧缓慢地朝陆云卷去,将他的身体紧紧束缚住。

    陆云没有反抗,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淡然道:”说得好。可即便那样,你也不见得能占到便宜。”说时周身七彩浮现,破苍神兵分化为万千光针,从陆云的每一个毛孔发出,狠狠扎进幽冥魔龙的肌肤。

    针锋相对,互不相让。陆云与幽冥魔龙之间看似平和,实则杀机暗藏,极端凶险。此时,幽冥魔龙开始收紧肌肉,其力量之强可想而知,这让陆云有些意外。

    原本,陆云以破苍神兵为反击武器,认为可以对幽冥魔龙的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但现在看来,那显然是失算。

    如此,幽冥魔龙最原始的束缚之力,开始对陆云的身体产生威胁。针对这一点,陆云早有准备,立马将体内的化魂符之力散布体外,来一个以毒攻毒。

    这一次,陆云的反击收到了奇效,幽冥魔龙在沾上那化魂符之力时,全身肌肉瞬间腐烂,这让它当即大怒,龙口一张吐出一束暗褐色的光华,将陆云笼罩。

    分析了一下那束暗褐色光华的性质,陆云发现那是一股腐蚀性极强的力量,可以吞噬一切生灵,带着毁灭性质。而陆云选择了”虚无空痕”法诀,以虚应实,与幽冥魔龙比试法诀的奇妙。

    初次交锋,幽冥魔龙展现出了阴森诡异的一面。可惜它未曾占到便宜,因为陆云并没有受到伤害。

    察觉到这一点,幽冥魔龙心头不甘,周身绚光一闪,巨大的龙身突现光华,形成一个暗红,暗黑,暗绿,暗紫四色交汇的光屏,将陆云困在中间。这个光屏非同一般,含着阴帝,天煞,雷天,魔龙四者不同的力量属性,彼此以奇特的方式组合。

    置身其间,陆云脸色大变,护体的光界层层破碎,危险直逼而来,这可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景象。一时间,陆云对幽冥魔龙的实力,有了更深的了解。

    这期间,陆云心念一转,以意念控制身体状态,使其连续不断地发出防御光界,以阻止危险的加大。

    “陆云,受死吧。我说过你没有第二招机会的。”阴冷的笑声宛如诅咒一般,清晰地传入陆云脑海。幽冥魔龙带动那诡异的光屏,猛然朝中间挤压,仿佛想一下子挤碎他。

    陆云眼神微闪,喝道:”这样就想杀我?你想得太简单了。”说时身上蓝光一闪,孕育着沧海之力的海心诀,一改之前静止恒定的极静状态,转化为滔天怒浪,以极动状态,与幽冥魔龙展开殊死一战。

    刹时,内收与外放之力撞在一块,彼此高度磨擦,力量累积,很快就进入白热化阶段,将那四色光屏染得一片炫目。这一来,陆云的情况无法看见,加上光屏的隔绝性极好,陆云连一丝气息都无法传开。

    时间,在张傲雪等人的焦急等待中逐渐走远,当那光屏在连续数十次收缩膨胀之后,最终发生爆炸,其扩散的光芒笼罩四野。

    雷声震耳,闪电耀眼。当一切平静下来,只见陆云静立原地,眼神中闪烁着奇光,似乎带着几分疲倦。

    幽冥魔龙身体不见,但却多了一个英俊的男子,模样三十开外,身上融合阴帝的邪恶双眼,天煞的血色翅膀,雷天的鲜红长发,还有幽冥魔龙的一身鳞甲。

    那男子神情漠然,冷酷道:”陆运,你的强悍令我意外。”陆云讥讽道:”你的手段,让我失望。不过这外形还不错,自己取个什么名字呢?”

    那男子自傲道:”我的出现就是毁灭一切存在,你干脆就叫我死神好了。”

    闻言一惊,陆云沉声道:”记得巫神曾对我说过:传说,如果有人骑着黑龙踏云而来,他便是地狱的死神,想不到到今天终于完全应验了。不过,不知道你是勾人魂魄的死神,还是注定要死的瘟神?”

    四位一体的死神喝道:”我是掌握一切生杀大权的死神,遇上我,不管是谁都得死!”

    陆云傲然望天,质疑道:”是吗?我的剑正好名叫灭神剑,现在就来领教一下你这个死神的厉害。”

    随手一挥,破苍飞天,七彩的光华散布云端。四周,数不尽的剑芒如海中的鱼儿,听话的排成方阵,彼此剑尖微颤,发出悦耳的剑吟,如海风轻拂,回荡在两人身边。

    感应到陆云心中的杀念,死神自负道:”陆云,你的实力非凡,但纯以力量而言,你比我差了不止一点。单凭这个,你今天就难逃劫难。”说时双手展开,双翅挥展,全身之力散于体外,形成一片诡异的暗黑色区域,笼罩数十丈方圆。其内部却充满了绝杀之力,wap.飞库轻易就将陆云发出的剑芒搅成了碎片。

    明白死神的想法,陆云收起自负,身体微微一晃,心中所想刹时实现,八十道分身散布于死神四周,以他为中心,正好凑齐九九之数,彼此气息相通,气脉相连。

    完成了这些,陆云毫不怠慢,每一个分身同时扣诀施法,其手势,方位分为三种,共计二十七种变化,同时施展。

    这期间,三种变化代表的是阴柔,阳刚,阴阳结合三种力道。囊括了世间一切变化之根本,以其玄妙之极的方式,作用于死神身上。绝杀的毁灭之力遇上玄奇的阴阳之力,二者相生相克,却又彼此纠缠。

    这一来,死神暂时被困其间,陆云便有了一个绝佳的施展机会,可以一展所长。

    把握到这一点,陆云行动极快,真身瞬间抽离,以至强神兵破苍为武器,再次施展”神灭斩”!只见一道七彩剑柱直射云端,宛如通天光柱,夹着至神至圣之力,在陆云的控制下从天而降,所到之处时空扭曲,发出滋滋的声响。

    这一斩威力惊天,含着陆云必杀的执念,胜过以往任何一次神灭斩,眨眼就出现然死神的眼前。

    察觉到危险,死神眼神一变,周身气劲爆发,宛如平地一声惊雷,刹时就震碎了陆云束缚在体外的阴阳之力,身体瞬间恢复自由。

    这时,死神没有躲闪,他只是爆喝一声,右手凌空虚划了一个圆圈,随即以手代刀从中斩破,发出一股强势,决裂,恐怖的刀罡,竟是天煞的绝学—九转天杀斩!

    神灭斩对阵天杀斩,这是第三次交锋。不同以往,这一次陆云的神灭斩被死神的天杀斩强行弹开。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死神虽然出手稍晚,可实力却明显强过陆云,这就是他制胜的原因所在。

    远处,观战的张傲雪脸色大变,忧虑道:”陆云最强的神灭斩都对付不了这四位一体的死神,看来情况不妙啊。”

    知道她说得比较委婉,沧月轻叹道:”不到最后,我们莫要放弃信念。相信陆云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张傲雪看了她一眼,苦涩笑笑,目光转到百灵身上,询问她的意见。

    百灵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我们对陆云的了解,远不如先祖对他的了解,还是问一问先祖的看法。张傲雪与沧月一想有理,纷纷将目光移到数丈外的逆天子身上。知道三女心中所想,逆天子轻声道:”陆云的天地无极已然到达极限,凭此他不会输给死神。但要想取胜,就需要看他在万灭古洞中领悟了多少。”

    张傲雪道:”先祖的意思是说,陆云还有更厉害的绝招,只是修为如何,就要看他的天分了?”逆天子不言,只是微微点头,隐约中带着几分关怀。

    凌空九转,陆云稳住身体,脸色有些苍白。刚才,他与死神硬拼一招,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好在他有不灭之体,自动修复功能十分惊人,加上还原之术,仅眨眼就消除了体内的隐患。

    这边,死神的情况与陆云差不多,重伤之后迅速复原,就像没事的人一样,只是眼神中多了几分怨念。闪身,两人同时靠前,相距三丈怒目以待,彼此间充满了杀戮,随时可能爆发激战。

    死神脸色漠然,阴森道:”陆云,三招过去,你还有什么绝招,不妨都使出来。”陆云道:”想见识不难,就怕你接不下!”

    下字还挂在嘴边,陆云的身体便一化万千,以其惊人的速度,配合快捷的剑诀,加上神兵破苍,展开激烈的交战。不屑一笑,死神道:”你以为仅凭快捷的速度,就能给我造成伤害?你简直太小看我了。”

    双手交错,身体盘旋,转动的劲风形成强劲的漩涡,以其撕空裂岳之威,将所有靠近的剑芒全部搅碎。

    陆云有些震撼,但他没有停下,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的破苍神兵,能否对死神的身体造成直接的伤害。

    快捷的交战令人眼花缭乱,两大绝世强者在云端之上各展所长,诸般法诀千奇百怪,各种流光缤纷耀眼,看得张傲雪等人心惊肉跳。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死神与陆云之间区别较大。前者实力惊天,表露出明显的邪恶,厉煞,阴森,残暴的性格。后者力量稍弱,却融合了正邪之力,洋溢着勃勃生机。

    前者偏重实力,出手在于力,后者法诀玄妙,wap.飞库出招在于气,双方各有所长,综合实力相差不大。这样,两人之间,胜负难料,一时间纠缠不下。

    时间,慢慢走了,气氛越发紧张。

    随着交战的深入,死神与陆云都对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知道这样下去,就算打上十天十夜,也是不会有结果的。因此要想分出生死,就必须施展非常手段。

    考虑到这些,死神首先摆手,喝道:”陆云,我们老是这样纠缠没意思,还是直接一点,一招了断吧。”收回攻势,陆云脸色严肃,冷漠道:”可以,但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死神冷笑道:”即将一决生死,何必浪费时间呢?”陆云淡漠道:”就是因为要分生死了,所以有些话最好说明,免得留下遗憾。”

    死神轻蔑笑道:”也好,就让你明明白白去死。问吧,什么事情?”陆云眼神微闪,沉声道:”你让雷天吸纳天煞和地阴的力量,应该不是你之前说的那么简单吧?”

    死神脸色微变,阴冷地看着陆云,一字一句地道:”陆云,你很聪明,不过即便你知道原因,也没有用。因为这与我们之间的生死一战没有关系。”

    陆云冷笑道:”既然没有关系,你又何需隐瞒?”

    死神心头气极,恨声道:”不说是对你好,既然你追根究底,我就告诉你。原本天煞,地阴与我,彼此力量的属性有很大的差异。简单来说,我与阴帝融合的成功几率大些,与天煞融合的几率小些。并且,我们三者若是直接融合在一起,三方的实力决定了元神之间的差异不大,谁的意识占据主导未尝不可。因此,雷天成为了中间的一个媒介,他的体内蕴含着天煞,地阴的生命印记,可以完美地将他们的力量融合,并发挥到极限。到时候我再吞噬他,一切就顺利多了。”

    冷森一笑,陆云道:”说来说去,你除了怕死,还不想被别人占有你的力量与意识。”死神怒吼道:”不错。现在,该问的你也问了,就准备受死吧。”

    陆云神秘一笑,表情奇异地问道:”你肯定这一招之后,死的是我,而不是你?”死神自负道:”我们之间交战多时,你有什么把戏,有多少实力,我是一清二楚。这次你死定了,哈哈······”

    陆云淡然道:”至少我手中的兵器,对你的身体有着极大的威胁。”死神不屑道:”仅凭这一点,你最多能伤我,但你却必死无疑。”

    “是吗?那你就看清楚了。”冷冽的声音含着无比坚定,自陆云的口中响起。那一刻,陆云全身金光大盛,潜藏在经脉中的灵气,依照一定的频率逐次递增,像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朝着四周散去。

    天空,狂乱的强风开始变得有规律,围绕在陆云身外,以快得惊人的速度,刹那间便笼罩方圆数千里,使得整个天际金光万丈,脚下的山河大地明亮无比。

    这些,仅仅只是前奏而已。接下来,更为神奇的景象正陆续出现。

    首先,在铺天盖地的金色世界里,玄青色的光芒汇聚如云,成千上万地分布在天空的每一个角落,以陆云与死神为中心,彼此间隔距离相等,呈现为一幅超大的太极八阵图,时刻运转不息。

    其次,燃烧的火球突现天际,像一朵朵娇艳的玫瑰,巧妙分布在八阵图内,再添几分绚丽。

    第三,蓝色的光波充斥着附近,形成一片厚达数十丈,方圆数千里的神奇区域,其内各种生物应有尽有,鬼魂,魔灵,妖兽是其主体。

    注视着这一幕,死神脸色大变,怒吼道:”可恶的陆云,先前你竟然隐藏了实力,我不会放过你的!”双眼暴睁,双手高举,双翅鼓动,长发竖立。这一刻,死神催动全身之力,以其无比坚定的执念,毫不保留地施展出来,其威力顿时十倍,百倍地激增。

    附近,金色的世界瞬间漆黑扭曲,一个以他为开端,朝后延伸的黑色光域立马掩盖了陆云之前所有的努力,使得半边天空漆黑如墨,闪电雷鸣呼啸不停。

    原地,死神的眼中倒映着四道身影,分别是魔龙,天煞,雷天,地阴。这四者时而融合时而分离,时而在死神身上呈现出各自的特征,时而又综合出现在他的身体里。

    头顶,死神高举的双手掌心相对,呈三十度分开。左手掌心发出暗红色的光焰,右手掌心发出暗红色的光焰,二者交汇一点,形成一道竖立朝天的巨大光柱,正随着力量的汇聚而转化为一把光刃,其外形竟然融合了阴帝的残魂碎心刃,与天煞的绝灭天刀的特征。

    这把无名的利器气势惊人,就像是一个恶魔,从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疯狂地吞噬四周的一切,其力量之大,直接将附近的空间拉裂。

    死神背上,那对光翅鼓动不息。每一次开合间,身后那片漆黑的光域就震荡剧烈,像是浪花在海面上飞过,溅起无数细小的光波,形成一片黑雾。

    起初,这黑雾凌乱无比,不值一提。可很快黑雾就发生了变化,自动幻化出一头黑龙,头上站着天煞,背上立着雷天,尾端托着阴帝,四者各展所学,正将毕生最强的一击融合在一起。

    “浩瀚乾坤,天地无极。纵横七界,随心所欲!”震天的大吼撼动天地,背负的双手猛然举起,陆云全身七彩流光,四周的耀眼景色随之上升,在一瞬间飞增至极限,带给天地间一股震荡之力。陆云双手高举,呈托天之式,夹天地之威,朝着死神逼近。

    身体一震,死神脸色一惊,爆喝道:”陆云,仅仅这点本事,你还不是本神之敌。”说话时双翅鼓动,一股吞噬之力汹涌而出,当即将陆云发出的可怕气势与惊天之力震退。

    气势的比拼,再次展现出死神的骇人之力。这让陆云双眼微眯,wap.飞库高举的双手突然交错,结了一个法印,发出一环扩散的光波,带着无坚不摧的破坏力,朝着死神逼去。

    冷冷一笑,死神双翅再起,讥讽道:”陆云,这就是你最强的一击?”

    听出死神口中的轻蔑,陆云心念一动,周身七彩外放,一股霸绝天地的无上威严之力瞬间扩散,使得九州雷动,风云变色,死神心惊。”死神,你真想见识我最强的一击?”

    闻言狂笑,死神道:”此时此刻,你觉得本神还有心思与你开玩笑不成?”陆云神色冷峻,周身洋溢着王者之气,宛如苍穹霸主,语气威严地道:”见到了你要后悔!”

    死神厉吼道:”后悔?真是狂妄!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最厉害的绝招—灭绝天地!”话落,死神高举的双手交错一转,发出一股旋转之力,催动头顶那把无名的光刃发生转动,从而产生骇人的吞噬之力,加大了扭曲空间的势力范围,并爆发出极其可怕的破坏力。

    完成了这些,死神仰天长啸,一股恨天绝灭,怨毒,邪煞之念遍布天地。那一刻,死神双手突然下劈,控制着头顶旋转的光刃,夹着吞噬,消融之邪恶力量,攻出了灭世一击。

    同时,死神身后的漆黑光域内,魔龙,天煞,阴帝,雷天四者最强的一击融合一起,化为一股万恶之力,紧随光刃而下,发出阴毒而残酷的一击。

    注视着死神,陆云脸色严肃,交错结印的双手迅速松开,右手朝前挥去。四周,绚丽的光芒闪动不息,金色的佛光起伏波动,太极八阵图则吸纳天地,再输入陆云体内,使得他全身发光,宛如一尊天神。

    与此同时,陆云额头上光华一闪,破苍神兵飞射而出,在半空中迎风暴涨,自动地吸纳天地灵气,夹山河以灭苍穹之力,朝着死神劈去。

    “死神,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万灭传承者的真正实力。万灭斩,天地旋,九州十地断尘缘。苍穹灭,乾坤残,千秋万世恨连连!”挥出的右手一把握住破苍神剑,陆云招出万灭古洞至强绝学—万灭斩!

    此斩法为万灭古洞镇洞之宝,有着万法灭绝之力,曾隐于灭神剑内,在陆云的”天地无极”大成之际被其破释,从而成为他的至强绝技!

    万灭出,天地哭,破苍现,山河乱!

    这一刻,当陆云施展出至强一斩,整个天地动荡不安,九州风起,山河色变;一股充斥着毁灭之力的绝杀气焰破天而现,夹着惊天动地之威,迎上了死神那至霸至强的一斩。

    声威骇人,气势惊天。这是二者间最为贴切的一种形容,但其中还隐藏着许多细小,但却不可忽视的关键。

    就死神的攻击而言,隐藏在”灭绝天地”之后的万恶之力,看似漆黑骇人,实际上在光刃的映照下几乎微不可见。加上那劈落的光刃所到之处空间扭曲,任何的气息都将被其淹没,这就更加的隐蔽而且阴险。

    如此的组合攻击,光刃的威力比后一波攻击的威力较强。那样,在光刃重击陆云之后,其后的攻击瞬间而至,势如破竹,必能一举将陆云消灭掉。当然,这只是死神的个人看法。

    陆云这边,破苍神兵发出的万灭斩除了声势骇人之外,最大的特点就在于斩落之际,曾五次跳跃空间。

    这一变化很是奇怪,观战的张傲雪等人与死神都有发现,但却都不明白其中的关键。其实,这过程很简单。陆云在握住神兵破苍之后,右手挥落之际,神兵破苍连同发出的万灭斩曾四次消失,五次出现。

    仔细说来,万灭斩从竖立朝天到斩落之时,这中间的角度正好是九十度。其间,破苍神兵最开始是完全显现在人们面前。可当它劈落的区域进入十到二十度方位时,破苍神兵就突然不见。

    随后,每间隔十度就消失一次。这样就形成一,三,五,七,九出现,二,四,六,八消失,每一处等分十度大小的空间。

    这一情况因为速度的关系并不明显,仅眨眼间,二人的攻击便撞在一块。是时,异界的死神与人间的陆云殊死交战,二人的力量骇人听闻,其爆炸的场面铺wap.飞库天盖地,可谓江河倒转,山河色变。

    这中间,最为值得一提的是”灭绝天地”对战”万灭斩”。

    从整体而言,两人的高度平行一线,二者出手的时间也相差不大。这样,死神头顶那旋转劈落的光刃,在与陆云劈下的破苍神兵交汇时,其夹角正好是九十度,两人各自劈下四十五度。

    这时候,陆云的破苍神兵正处于四十到五十度之间的区域,属于显现的阶段。那一来,两人第一次激烈撞击,所产生的毁灭力之强大,那是可想而知啊。”灭绝天地”是死神最强的绝招,可以将自身之力在瞬间拉伸十倍,从而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毁灭力道。以目前死神的力量,这一招之强悍,那是不言而喻的。

    陆云的”万灭斩”乃万灭古洞镇洞之宝,其威力之强可灭万物,但却有一个隐秘。那便与陆云施展之时那四次消失,五次出现的情况息息相关。

    原来,万灭斩之所以厉害,不是发出之初就拥有毁灭万物之力,而是在斩落的过程中以十倍的速度飞速增长。

    简单来讲,陆云在发出万灭斩时,所蕴含的力量汇聚了他全身之力,那是相当惊人的。可更为惊人的是,在万灭斩第一次消失后,第二次出现时,其威力就增加了十倍。

    等第二次消失,第三次出现,其威力又在第二次的基础上增加十倍。以此类推,当第五次出现时,万灭斩的威力较之第一次便增加了万倍。那是何等的骇人?

    眼下,死神第一次与陆云的万灭斩相撞时,万灭斩的威力已然增加百倍,双方相差还算不远,故而在速度与时间的影响下,并没有明显地体现出来。

    而后,陆云的万灭斩两次消失,这就使得死神的攻击大展所长,在陆云上空劈开一条时空裂缝,宛如伸缩不定的闪电,朝着陆云落下。

    数里之外,张傲雪等四女与黄天在四灵神兽的保护下仔细观察。当陆云施展绝招,海女兴奋得大吼大叫,张傲雪,沧月,百灵却笑不出来。因为她们不知道万灭斩的威力怎样,仅凭猜测难免担忧,因而心情很复杂。

    四灵神兽心神震荡,它已连续后退四次,以减小自身的压力,可惜四女因为过于关心陆云,浑然不知。

    当万灭斩第五次出现,天空出现了异常。破苍神兵这把毁灭之剑,原本耀眼的七彩光芒已然漆黑如墨,使得整个天际闪电雷鸣,数不尽的时空裂缝扭曲变形,传来一道道黑色光华,汇聚在破苍神兵之上。

    见状,死神怒吼咆哮,不甘地嘶吼道:”不!不可能!我才是最强的,不会这样!”

    “告别吧,死神!万灭斩下,尘缘尽了!”淡淡的声音带着几分飘逸的味道,像是为谁在悲伤,隐含着点点凄凉。

    或许,当毁灭的一剑斩下,陆云这位曾经坚强的少年,也多少有些感伤。

    至强的一击,淹没了所有的光芒。当人间被黑暗笼罩,无数的眼睛都望着天上,那里泛着淡淡的霞光,时而飘动时而停靠,时而出现时而隐藏。

    这一幕持续时间很长,整个人间无论修真人士,还是寻常百姓,无论妖魔鬼怪,还是兽虫花草,全都感受到。

    时间,在寂静中慢慢去了。当天色逐渐明亮,人们惊讶地发现,原本黑暗的天空,此时传来一道金光,隐匿在云海之上。

    片刻,白云散了,久违的太阳露出了微笑,照得大地生机勃勃,百花齐放。那曾经美好的记忆,又回到了人们身旁。

    云海之上,陆云傲视九霄,英俊的脸上挂着几分复杂的微笑。这一刻,当死神死掉,一切的恩怨全部勾销,他的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迷茫。

    曾经的自己,立志要凌驾于九天之上!为此不惜出生入死,孤战天下。可而今,自己算不算完成心愿了呢?

    这一点,他不知道。或许,当一段旅途结束,站在终点的人,多少都会有些迷惘。

    风,哗哗的响,带着几许清凉,拂过他的身旁。”师父,你好厉害啊!”海女的声音打断了陆云的思考。

    抬头,陆云一脸微笑,伸手接住飞来的海女,将她抱在胸前,亲切地道:”别羡慕师父,你以后只要努力,会比师父更强。”

    海女一脸娇笑,兴奋道:”师父放心,海女一定会努力的。”一旁,张傲雪等三女与黄天已经赶到,无不关切地看着他,眼神中满是惊喜与欢笑。

    含笑点头,陆云移开目光,看着远处的逆天子,询问道:”先祖,这里的一切结束了,你要不要随云儿一起回到故里?”

    逆天子笑道:”死神死了,但并不表示一切结束。你还要将那时空之门堵上。”陆云眼珠一转,偏头看着数里外的那团光云,质疑道:”那里不是被先祖封印了吗?”

    逆天子道:”封印只管一时,不能一世。你有。”还原”之术在身,可以修复这道时空之门,断绝异界与人间的通道。当然,世事难料,宿命的安排不一定每一件都要去改变它。好了,我该去了,你的一生······自己慢慢去琢磨吧!”说完一闪而逝,留下几许笑声,与一段若有若无的吟唱,在风中回荡。

    “逆天子,万灭徒,相逢日,七界无······”

    “原来,一开始我们就理解错了。”有些感触,百灵轻轻地道。沧月淡雅笑道:”不管怎样,我们最终取得了胜利,大家应该高兴。”

    张傲雪含笑道:”沧月说得是,我们应该忘记不愉快,高高兴兴地面对未来。现在,等陆云堵上那时空之门,我们便回家!”

    闻言,陆云笑道:”那好,我这就去把那事办了。”说完松开海女,wap.飞库独自一人前往。张傲雪,沧月,海女注视着陆云的身影,脸上挂着微笑。

    百灵则看着身旁的黄天,问道:”你有什么打算?”黄天想了想,回道:”等恩公为我恢复人身,我就回去为爹娘守灵三年。然后行侠天下,以报恩公的大恩大德。”

    百灵笑了笑,有些感动地道:”只要你一心向善,将来必定会名扬天下,那时候你爹娘也会为你高兴,为你自傲。”黄天语气坚定地道:”我一定不会让爹娘失望!”

    这时,陆云回来,正好听到黄天的话,笑道:”好,有毅力!现在我就为你恢复原来的模样。”说完右手一拂,一道金光闪过,黄天当即惨叫一声,周身炫光浮动,持续了片刻,随取人便恢复了正常。

    凌空跪在陆云身前,黄天感激道:”恩公大德,黄天必然永记心上。”

    伸手扶起他,陆云道:你的一生经历了不少磨难,希望以后你能一路走好。去吧,美好的明天就在前方。”黄天起身,朝众人行礼后,转身消失在远方。

    “好了,我们该回家了。”含笑地看着张傲雪,沧月与百灵,陆云的眼中含着深情,一股醉人的神采,深深地吸引着三女的目光。

    这一刻,当恩怨了了,四人眼神交汇,一股至真的情感,流淌在彼此心上。

    “好奇怪耶!”看着四人,海女神情迷惑,吐出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陆云移开目光,神色如常,张傲雪与沧月脸色微红,百灵则有些尴尬,骂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

    海女一愣,看看四人,最后一吐舌头,做个鬼脸,带着四灵神兽与三头灵蛇,娇笑着朝前飞去,口中嚷道:”回家······”

    跟在海女身后,陆云神态安祥,淡然地看着前方,周身流露出文雅之气。张傲雪看着他,眼中露出一丝神采,轻声问道:”陆云,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深情一笑,陆云道:”以后自然是陪在你们身边,找处幽静之地,过些平静的生活。”张傲雪笑了,轻吟道:”那是我们期盼已久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

    沧月笑道:”是啊,七界归一,人间平定,我们也该离去了。只是走前还有一些故人需要看望。”

    张傲雪赞同道:”是啊,得抽空去看看云枫,许洁,玉鸾他们。”陆云笑道:”别急,那些事情会一一处理,不然你们又怎能安心离去?”

    百灵闻言,反驳道:”光说我们,你就没有未完成之事,或者未了的心愿?”陆云一愣,经她这么一损,一个清晰的身影猛然涌上胸膛!

    这一刻,那身影是如此的明亮,绝美的脸上一双幽怨的眼睛,含着几多痛苦与心伤。抬头,陆云看着远方,心里默默地询问:”无双,你在何方?”

    或许是执念过于强大,或许是真情感动了上苍。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一个缓步而行的雪白身影突然停下,回头遥望着远方。

    是他在呼唤吗?雪白的身影微微一颤,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眼中的那股恨意,竟然不知不觉消失了。转身,雪白的身影缓缓去了,带着几分孤独,带着几分心伤,消失在了雪地上。

    察觉到陆云的异常,百灵关心地问道:”陆云,你怎么了?”

    淡然一笑,陆云收起心中的苦涩,看着前wap.飞库方,轻叹道:”我突然想到答应过别人一件事,可我还没有办到。”百灵疑惑道:”什么事啊,让你如此烦恼?”

    陆云想了想,正准备答话,脑海中却突然传来一副景象。对此,陆云心念一转,指着前方数里外的一座大山道:”一切的关键就在那里,我们走吧。”说完当先而去,身后三女紧紧跟上。

    数里距离,转眼而到。这期间,陆云一直看着远处的天空,心头泛起阵阵忧伤。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忘不掉玉无双。或许是因为愧疚,或许是因为遗憾,也或许是因为他曾经得到!总之,这一刻的他心情很复杂,但却只能隐藏。

    苍翠的大山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唯一值得一提的便是那山顶有一座庵堂。此时,一个黄衣少女站在门外,眼神木然地看着门内,整个人宛如石像。

    “心仪!”突如其来的声音宛如惊天巨响,震得庵堂外的少女身体一颤,缓缓地回过身来。百灵有些感伤,柔声道:”心仪,你莫要做傻事。”

    叶心仪脸色凄凉,心碎道:”除了这条路,如今的我还能怎样?”百灵安慰道:”你还年轻,很多事情都可以重来,你想开点。”

    叶心仪笑了笑,无比沧桑。”此生的我已经没有未来,你们去吧。”话落转身,缓步走向庵堂。百灵脸色一黯,想要开口但却最终停下,无奈地长叹。

    陆云身影一晃,拦在叶心仪身前,沉声道:”你这样做,有考虑过你师父的感受吗?”

    叶心仪停身看着他,眼神很复杂,凄凉道:”我对不起师父,我······”陆云道:”你想听听你师父说的话吗?”

    叶心仪身体一震,悄然低下头去,默默不答。陆云见她如此模样,轻叹道:”你师父很担心你,她怕你一个人在外受苦,希望你回到她身旁。”

    叶心仪闻言,猛然摇头哭道:”我是瑶池的罪人,我没脸见师父,我对不起她。呜呜······”陆云劝道:”你师父并不怪你,她始终是疼爱你的。”叶心仪哭叫道:”越是那样,我越是没脸见师父。”

    见她如此自责,陆云又气又恼。气的是她脾气倔强,但却还算正直。恼的是不知道该如何说服她。

    张傲雪见此,传音对陆云道:”她此时正钻牛角,要想轻易说服她,恐怕是不容易的。”陆云想了想,回道:”如此,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张傲雪不解,疑惑道:”非常手段?”陆云不答,只是看着眼前垂头丧气的叶心仪,周身光华一闪,一股浩瀚之力震得叶心仪身体一晃。

    突然受到惊吓,叶心仪出于修道之人的本能反应,猛然抬头瞪着陆云,眼中带着几分警惕的目光。对此,陆云神秘一笑,双眼中七彩浮动,一股说不出的魅力,刹时便吸引住了叶心仪的目光。

    这是一种玄妙之法,以精神异力侵入对方的大脑,抹去一些对方所不喜欢的记忆,从而转变她。这种方法高深而又危险,带着几分邪异的味道,却有着窥视对方**的嫌疑。

    当然,施法者可以不让对方知道,也可以告诉对方。具体如何操作,就要看施法者的人品怎样了。

    眼下,陆云与叶心仪之间的情况,就像是一对情侣一样,彼此眼神交汇,无声地信息在两人间传达。

    一旁,张傲雪将陆云的想法告诉了沧月,百灵,三女都略感担忧,不知道陆云这神秘之法是否有效,效果怎样?

    海女无忧无虑地逗弄着四灵神兽与三头灵蛇,对于大人的事情,她现在还兴趣不大。

    片刻,陆云眼中的奇光渐渐散了。但他却未曾移开,依旧看着叶心仪,眼神有些奇异。

    叶心仪轻微地动了一下,眼中的迷茫瞬间消失,换上了一股明媚之色,似笑非笑,含羞欲怒地看着他。

    陆云心头一跳,避开叶心仪的目光,心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错了?或许不应该将抹去她记忆的事情告诉她,那样她就不会······”

    “谢谢你!”轻柔的声音带着几分腼腆,叶心仪在此刻仿佛换了个人一样,周身流露出一层圣洁的光华。

    陆云回过神来,脸上挂着微笑,淡然道:”不用谢,我答应过你的师父,要带你回去的。现在我们就走吧。”叶心仪微微点头,走到百灵身边,有些羞涩地笑笑,随即伸手握住她。

    百灵仔细地打量着她,笑道:”这才是我所认识的瑶池圣女啊。”叶心仪脸红道:”以往有很多地方对不起你们,还请多原谅。”

    张傲雪淡雅道:”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无须放在心上,”沧月笑道:”现在的你,已经不同以往。”叶心仪一愣,随即笑了。

    “好了,该走了。”看了四女一眼,陆云飞身而起,牵着海女当先而去。身后,张傲雪与沧月并肩而行,叶心仪与百灵窃窃私语,一行六人眨眼便消失在了云海中央。

    风中,隐约传来一段对话。

    “陆云,我师父你怎样称呼啊?”

    “师娘。”

    “那我们岂不是······”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