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玄幻小说 > 魔法学徒 > 正宗外正传一
    一片茫茫无际的群山横亘在眼前,这曾经是难以翻越的天堑,但是此刻,天空之中那川流不息的飞梭,显然丝毫不受这高耸群山的阻挡。

    看着那些自由飞翔在蓝天之上的那一艘梭形飞舟,几个少年有着满腹的怨言。

    “我真是难以理解,为什么这一路之上不但不允许我们搭乘飞舟,甚至连长列马车也在禁止之列?”

    一个红头发少年忿忿不平的说道,他是这一群人中最为高大的,拥有着壮硕的体魄。

    “这是为了缅怀过去,同样也是自古以来的传统,试炼考试总不可能太过简单吧。”

    旁边一个瘦长个的少年说道,他戴着一副和自己年纪根本就不相称的大眼镜。

    “哦……这年头谁还将试炼考试真的当作一回事啊,除了白痴又有谁无法通过?”那个红头发的少年不以为然的说道。

    “试炼考试并非只是一种形式,更重要的是在试炼过程之中,我们能渐渐理解力量的真谛。”旁边一个面貌英俊,长着一个漂亮金发的少年说道。

    “你难道真的相信这件事情?”那个红发少年说道。

    “至少有人做到了。”那个金发少年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是啊!确实有人做到了,不过,他们可是四贤者啊!古往今来,你倒是帮我算算看,到底曾出现过几个如同四贤者那样的人物,当然,统一王杰瑞不算在内,那个充数的家伙,随便找找就可以找到一大把。”红发少年耸了耸肩膀说道。

    “好了,我们现在还是考虑一下正经事情吧,我可不打算成为那少有的无法通过试炼考核的白痴。”红发少年看了一眼天空之中那迅速划过的梭影,叹了口气说道。

    听到他这样一说,这群少年找了一块稍微干净一些的山坡坐了下来,地上的落叶令他们感到有些难以忍受,正因为如此,有两个人运起飘浮术,浮在空中。

    “布莱克,你是我们这群人里面的博士,更何况,你所学习的是古魔法,能力比我们之中的其他任何人都要强许多,由你来担当队长,想必没有人会加以反对。”那个红发少年说道。

    他所提名的那个戴眼镜的瘦长少年,只是谦逊地推让了一翻,然而看到大家众口一词后,也就没有再过于坚持。

    “我和耶罗负责主要要护卫职责,我相信这里没有人比我们两个人更合适胜任这个工作了。

    看到众人连连点头,红发少年指着始终不曾开过口的另外三个人说道:”布鲁,你到前面去探路,

    我们这—群人里面就只有你最擅长飞行:格瑞恩,所有的行李全都由你负责,你的飘浮术看上去耍得不错,这可是最有潜力的一项工作,当年四贤者在试炼考试的时候,负责这项工作的,就是那位赫赫有名的禁咒魔导士恩莱科。”

    这番话令所有人哄笑起来,唯一没有丝毫笑容的,便只有那位不幸的被赋予这项苦力工作的,飘浮在半空之中的那个瘦小个子。

    “最后就只有你了,洛维,你同样也是学习古魔法的,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见识过你的本事,不过你也并非一无是处,从今尔后,找寻店铺、讨价还价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旁边的人同样连连点头、他们那郑重其事的神情,证明这一切的分配都并非是在开玩笑。

    “好吧,接下来让我们商量一下该往哪里去?总得找一个目标,要不然根本就无法完成使命。”那个戴眼镜的瘦长少年严肃地说道,他的样子倒确实有几分首领的味道。

    “书上说,熔岩蜥易生活在莱丁北部的利乍得和卡布立特这两个地方,现在我们距离利乍得已经很近了,那座山脉後边便是利乍得,为什么我们不乘着天色还亮,翻过那座山脉?”那位金发少年说道。

    “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布莱克点了点头。

    或许我们应该先找个小镇,从当地人的口中或许能够得到一些情报。”那个负责探路的少年淡淡地说道,他的神情显得颇为冷峻淡然。

    我支持布鲁的建议。”

    红发少年说道,他看了一眼始终一言不发的最后两个人,突然间站起身来,猛地在两个人的脑袋之上各敲了一下。

    那个飘浮在半空之中的少年突然一惊,从空巾掉落下来,摔倒在地,而一旁的洛维则仍旧保持着原来的神情,似乎根本就没有因此而感到意外。

    那个摔倒在地的少年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立刻便和红发少年扭打在一起,一时之问,平静安宁的山林变得喧闹嘈杂起来。

    不过众人显然早巳经猜到战斗的结果,显然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楚红发少年瑞德所拥有的实力。

    果然不一会儿,瑞德便将他的对手压倒在地上,他甚至骑在对手背上,发出阵阵得意的笑声。

    格瑞恩,你实在是太冲动了,为什么你不学学洛维,看他丝毫不将这—切当作是一回事情。”红发少年说道。

    别把我和木头相提并论。”

    底下的那个少年忿忿不平地这么说着,他极力想要翻过身来。

    木头?这倒是一个非常具体而贴切的比喻,”布莱克轻轻拍了拍洛维的肩膀说道。

    玩闹和打斗,在众人的劝解之下终於结束了。

    这群少年朝着山下走去,格瑞恩所施展的飘浮魔法,今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身轻如燕。只有红发少年瑞德没有沾光,他毕竞害怕格瑞恩会藉机会报仇,至于这段下山门路程,对于他来说也轻而易举,他就当作是平日里的长跑锻炼。

    高高飞翔在空中的那个少年为众人带来了—个好消息,一个规模颇为庞大的城镇趴就座落在前方的山坳之中,那个城镇甚至拥有一个用来停靠飞舟的空地,想必那里也绝对不会缺少替飞舟补充能量的小魔法师。

    少年们加快了速度,穿行在山岭和丛林之间。

    瑞斯特镇隐藏在群山之中的一个隐秘的山坳里面,不过这里却因为能够替过往的飞舟补充能量而变得异常繁荣,这里俨然成为了一个中继站,显得极为热闹而忙碌。

    按照刚才分配的任务,布鲁被派出去打探消息,而洛维则负责采购进人深山之中所需要的一切物品。

    布莱克,你和洛维是一个班级的,你对于他有多少了解?我曾经听老师们私下议论他,听那番话的意思,奸像他是个多么了不起的天才,但是为什么这个家伙看上去一点本事都没有,只懂得一些非常简单的魔法?”经发瑞德问道。

    我对他同没有多少了解,只知道他对于任何事情都从来不表现出激烈的情感,他好像天生就已经失去了情感一般,甚至从来未曾表现出愤怒和害怕,同样的,我也从来没有看见过他显露出喜悦的神情,当然悲伤也是一样。”那个戴眼镜的少年回答道。

    就像格瑞恩所说的那样,他就像是一根木头。”红发少年耸了耸肩膀说道。

    最好不要在背后议论别人。”金发的耶罗说道。

    “这只是为了增进同伴之间的了解。”红发瑞德不以为然地说道。

    我对于这一切全部不感兴趣,只是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吃晚饭。”格瑞恩突然间嚷嚷道,不过其他人显然对他根本就毫不在乎。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问房门猛然打了开来,只见出去打探消息的布鲁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

    ”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有什么发现?”

    “出什么事情了?”

    布莱克、瑞德和耶罗几乎同时问道,不过他们立刻便意识到,如果这样提问的话,将不会得到

    任何结果。

    哦!我得说,我们的运气相当不错,或许我们能够令这场试炼考试变得更更加精采。转丝毫没有理会向他提问的伙伴,一开口便难以掩饰自己兴奋的心情。

    这卜子没有任何人再开口提问了,因为他们非常清楚,布鲁绝对不会保守秘密。

    我刚才在镇上听到了一则传闻,有个人在山脉的深处,发现了一座城堡,城堡的四周充满了危机,到处是凶猛的野兽,甚至还有魔性生物四处出没,那个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躲过了重重危机,进人了那座城堡,你们是否能够猜到,那个人在城堡之中,发现了什么?”布鲁兴奋地问道。

    如果你带回来的就是这则密语,我对此可丝毫没有兴趣。”红发瑞德不以为然地说道,他坐回了自己的椅子,悠闲地用双手抱著脑袋。

    是难以尽数的财宝?”金发少年显然对于这个故事有些兴趣。

    耶罗,你又在作你的冒险梦了。”布莱克立刻猜到了同伴的心思。

    “不,老朋友,这一次你完全猜错了,在那座城堡之中连一枚金币都没有,只有一位美丽的公主,躺在一张大床之上!”布鲁说道。

    啊!那个人肯定感到非常爽,在荒山野岭之中一个孤零零的女孩,我即便只是想像便感到兴奋不已,更何况:…那个女孩还是陲着的。”红发瑞德突然间兴奋地说道,显然他对於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

    不过不没有等到他大放厥词,两只脚同时勾了一下他的椅子脚,一阵辟哩啪啦的声响过後,那个红发少年重重地摔倒在地卜,当他从地上翻起身来,正准备要用武力替自己报仇之际,耶罗和布鲁已然摆好了一副战斗的姿态。

    红发少年耸了耸肩膀退了回去,他对于布鲁或许并不在意,不过耶罗却拥有著和他不相上下的实力。

    我相信那个富有冒险精神的人,不至于有著和我们的同伴一样肮脏的想法吧?”金发少年问道。

    “哦!是的,那个人是这里最为德高望重的一位长者,他根本就没有碰那个女孩一根手指头,只是极力想要令那个女孩苏醒过来,不过在那个女孩的四周却布设著一圈极为强大的魔法阵,他的所有尝试,都因为这种力兽的存在而难以奏效。

    “正因为如此,那位长者回到小镇上,他翻阅资料,并且邀请了些人,想要再一次进入那座城堡,拯救那个陷人沉睡之中的女孩。”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位长者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他当初是如何找到那个地方的,后来他多次深人山脉,但是怎么也无法再找到那座城堡。”

    布鲁将他所打探到的消息,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或许我们能够找到那座城堡,救出那个女孩。”金发少年显然已经猜到了同伴的意思,他同样兴奋地说道。

    看著这两位始终沉溺於冒险故事和古老传说之中的同伴,布莱克和瑞德对望了一眼,各自耸了耸肩膀。

    我的朋友们,我不说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麽微小,你们难道从来未曾想过,你们有什么办法能够令那个女孩苏醒?”布莱克问道。

    布鲁,在我看来,那个告诉你这个故事的家伙,或许现在正在酒吧里面放声人笑了,他可能正在为他又成功的骗了个从外地来的白痴而兴奋不已,那个长者难道未曾想过,将女孩从荒山野岭之中带走?让她在文明世界中接受治疗,总好过在荒山野岭之中等待再次的救援。”红发瑞德不以为然地说道。

    对於瑞德的话,显然那两个。心想要冒险的少年根本就没有听到耳朵里面去,他们转过头来对布莱克说道:或许就像传说之中的那样,轻轻地吻那个女孩一下,便能够令她从沉睡之中苏醒过来。”

    “哈哈!布鲁,难道你一直隐瞒著你的身分?难道你的父亲并非是船长,而是某位国王,或许我应该尊称您为王子殿下,而那位沉睡之中的美人,想必是某位公主。”红发瑞德大笑著说道,就连布莱克的嘴角也挂起一丝微笑。

    我想,寻找那座神秘的城堡并不会影响我们的行程。”金发少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他郑重其事地说道。

    对於布鲁的想让,布莱克和瑞德或许可以不在乎,不过耶罗的面子,他们绝对不能不给,耶罗拥有著贵族血统,虽然这年头,贵族血统已经不像以往那样高不可攀,不过有贵族地位的人,仍然拥有著更大的影响力。

    好吧,你们作你们的冒险梦去吧,我和布莱克只在乎熔岩蜥蜴,不过有件事情必须说在前头,一旦我们找到熔岩蜥蜴,就立刻返回。”红发瑞德说道。

    耶罗看了布鲁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一座城堡总比熔岩蜥蜴是一个更人一些的目标,

    而我也不打算强求任何人加人充满危机的冒险。”

    厂你的意见呢?”布莱克转过头来,朝著一直沉默的格瑞恩问道。

    如果队伍会因此而一分为二的话,我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有瑞德存在的那队。”格瑞恩冷冷地说道。

    那个红发少年听到这番话挑了挑眉毛,不过他并没有进一步的表现。

    或许我们应该听听洛维的意见。”布莱克说道。

    他不会在乎任何事情的。”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也这样认为。”布莱克耸了耸肩膀,自言自语道。

    对於一支即将深入了无人烟群山之中的冒险队伍来说,这些少年们身上的装备显然少了一些,布鲁和耶罗显然已经等不及想要尽快上路。

    “或许我们应该准备更加充分红发瑞德走在一起的洛维小声说道。

    “算了,我们至少用不着太过担心有致命的危险,有贵族身分真是好,居然能够买到爆裂弹。

    瑞德无比羡慕地说道,他轻轻地拍了拍挂在腰际卜的那个弩箭袋,表而插著十一支箭矢。

    “除非万不得已,别使用爆裂弹,或许我们会丧生在自己点燃的森林大火之中。”布莱克摇了摇头说道。

    “不用这麽紧张吧!现在就算想要遇到真正的致命危机都相当困难,每个角落都笼罩在监测魔法的视线之中,一日一遇到危险,只要点起堆大火,救援的人立刻便会驾著飞舟迅速赶到,现在根本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冒险存在,试炼考试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场郊游。”红发瑞德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番话,令前面那两个沉醉于冒险之中的少年垂重地叹了口气。

    “或许,冒险并没有你们想像的那样美好。”

    只有旁边的洛维,用著淡淡的语气,这么说著。

    “听你的口气,好像你经常冒险一样。”红发少年轻笑著说道:你去过哪些地方?”

    “我自己都忘了到底去过哪些地方,我的父亲是个旅行家,而母亲大人又喜欢﹃收集﹄,他们有的时候会偶尔回来一次,并同带我出去游玩一番。”

    洛维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只要一想到童年时代他所去过的那些地方,他就禁不住感到有些不寒而栗起来。

    “除此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不得不旅行的原因,我是和外公以及三位爷爷一起生活的,他们之中年纪最大的那个,住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有的时候,他会带着我到他的老家去看看,还有的时候,是我的姐姐拉著我去看他。”洛维说道。

    “你们姐弟的感情真是不错,她去看爷爷居然要拉着你一起同去。”布莱克说道。

    “是啊,我们的感情确实不错。”洛维木然地说道:“不过更多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她将我当作门……或者飞舟来使用,她单独一个人无法前往我那位爷爷所居住的地方。”

    “她不认得路吗?或许她是个天生大路痴?”红发瑞德好奇地问道。

    “不,我姐姐并不是路痴,很幸运的,我们全都没有继承母亲大人在这方面的可怕缺陷,只不过,我的爷爷所住的地方有些与众不同,必须要用特殊的方法才能够前往,而我的姐姐虽然从母亲大人那里传承了大多数的能力,甚至连性情和脾气都一模一样,不过却偏偏未曾学会那个本领。”

    洛维叹了口气说道,只要想到他从小便受到的欺压,他便感到悲伤和无奈,不过他的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他心中的情感,这是他自小就养成了的习惯。

    “有兄弟姐妹真好。”

    前面的金发少年叹了口气,他的语气之巾充满了羡慕。

    “这或许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我有个哥哥,很不幸,他和瑞德一样讨厌。”走在队列最后面的格瑞端恩冷著脸说逍。

    “我和我的妹妹倒是和平相处,现在想来,或许我对她过于冷淡了一些。”布莱克说道。

    “我家则是四兄弟,我是老大。”红发瑞德骄傲地说道。

    “哦!可怜的三个小子。”格瑞恩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兄弟之问的感情非常亲密。”红发少年立刻反驳道。

    “是的,我知道,我的哥哥也一直声称他和我的关系非常亲密,只是我并不这样认为。凵格瑞恩冷冷地说道。

    “不知道布鲁怎么样。”布莱克连忙岔开话题说道。

    他和耶罗一样也是独子,显然的,没有兄弟姐妹,生活便失去了很多乐趣,就只能够梦想著冒险,从中找寻丝安慰。”红发少年嘲讽道。

    耶罗显然并不打算和这个家伙就这件事情展开一争论,他只是摇了摇头,彷佛对於瑞德的话根本就不以为然一般。

    对了洛维,说说你的姐姐,看看我是否合适成为你的姐夫?”布莱克只得再一次转移话题。

    对於布莱克的建议,洛维倒是相当愿意接受,如果能够将他的那个和母亲大人一样可怕的姐姐尽早嫁出去,对於他来说,无疑是最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情。

    我的姐姐非常漂亮,至少从美貌上来说她绝对无可挑剔,而且她的知识相当广博,甚至连我的父母都因此而感到惊讶无比。”洛维尽挑好的方面说,他丝毫不敢让话题涉及到姐姐的性格方面。

    哇!但愿你没有在说谎,如果你的姐姐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是个非常漂亮的美人的话,那你一定要替我介绍认识一下!”旁边的红发少年突然间兴奋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洛维连连点头,他绝对不会在乎多一个牺牲品,这只会令他能够活得更舒服一些,当然他相信他的姐姐同样也不会在乎这一点的,他的那个疯狂的姐姐,肯定不会嫌送上门来的试验材料太多。

    “如果你多有几个姐姐就好了,我和布莱克正好一人一个,除此之外,我还能够多一些挑选的机会。”红发瑞德打趣说道。

    “这件事情完全能够如你所愿,我还有个姐姐,只不过她和我并非属於同一个母亲。虽然我没有更多的姐姐,不过我却还有好几个妹妹。”洛维淡然地说道。

    “啊!你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幸运了。”红发瑞德紧紧搂住洛维的脖子,异常亲密地说道。

    “你拥有一个庞人的家庭。”耶罗停下脚步惊讶地说道,显然在他看来,洛维的家和他的家正好是两个极端。

    “你到底有几个兄弟姐妹?”布莱克问道。

    “我还有一个哥哥跟一个弟弟,父亲大人在生育男孩方面不太有本事,不过他有一大堆女儿,我有两个姐姐和五个妹妹。”洛维叹了口气说道。

    “哇!这样说来,在你们家里,男孩子拥有著极高的地位,想必你们个个都是宠儿。”红发瑞德说道。

    洛维对于这句话丝毫没有办法回答,他只想苦笑,因为只有他知道,他的父亲生下了一群多么恐怖的女儿。

    或许这是因为那些替父亲生育女儿的母亲们,大多数是些非常奇怪的厉害人物,她们将血统传承给了自己的女儿。

    只要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和姐姐是何等相似,洛维便深深地感到这种可能性是多么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