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都市小说 > 重活了 > 第203章【夜谈,生个女孩】
    过两天的接触。绮蓉越来越现顾悦言的古怪。宿方面的问题。而且她的身也渐渐臃肿。所以才让她产生了疑惑。写第二

    时。范绮蓉专门研究过怀孕女性的事情。甚至。还找到以前一个怀孕的同学做了简单了解。下的工夫不可谓不大。记忆犹新。

    范绮蓉从任昊口中知道。顾悦言最近很少吃甜食了。这就更确定了她心中所想。这才有了先前饭桌上的试探。

    猪肝。蕴含了许多维他命A对人身体极有益处。然而。仅仅是对普通人来说。孕妇是绝对不能多吃的。否则。会影响到生育和胎儿成长。瞧顾悦言只吃了一块就不再动子。范绮蓉心里便有了答案。

    厨房内鸦雀无声。静的连一根针掉落都可听见。

    此时。顾悦言那本是没有一丝赘肉的腹部。赫然鼓囊囊起来。那道圆圆滑滑的弧度和肚奇怪的形状。告诉了任昊等人一个事实顾悦言怀孕了!

    这是……”

    “既然怀疑了。么不早说啊?”

    顾悦言的眉梢与嘴均有一丝母的笑意。她把衫西装放下。盖住肚皮。隔着西装外浅笑着一下下抚摸在肚肚上:“抱歉。我也不是有意隐瞒的。只是……”说到这里。她不经意地看了眼任昊:“……只是。我跟我丈夫一直些矛盾。嗯。我不想让他知道。”

    件事。夏晚秋是知道的。她不是那种刨根问底性格。也从未跟顾悦言聊过这方面的问题但毕竟是朋友。从日常接触中。夏晚秋也能若有若无地感觉出顾悦言跟她丈夫的关系不是很好。

    范绮蓉轻拉住了她的手慢慢皱皱眉头:“那怎么行。他是孩子的父亲。这么大的事儿就算吵过架。也应该告诉他啊。”

    顾悦言淡淡一摇头:“我们家的您不知道。嗯我真地不想说先把孩子生下来再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顾悦言这么说范蓉等人也不好多蓉姐。这里要是不方便。我还是回家吧不给您添麻烦了。”

    范绮蓉平和地笑了:“你家上不是在装修吗。这种噪音对胎儿影响很大既然你不想回家。嗯。还住这里吧人多也有个照应不是。”忽然才想起来。这房子不完全是自己的。范蓉看看兀自呆的任昊:“昊是吧?”

    任昊下意识地点着头。表有点麻木的味道:“是是嗯这里吧。”

    熟悉任昊的人都应道他这个表情。显然预示着心情不好。

    范绮蓉和谢知婧同时一蹙眉。瞅瞅他。却没说什么。神经略显大条的夏晚秋倒是没注意任的反常。上去挽住顾悦言地手臂。送上了一个祝福的眼神。

    “谢谢……”顾悦`微微欠身给大家鞠了个躬:“给你们添麻烦了……”

    谢知婧在一旁吃吃笑了起来:不麻烦。不麻烦。这是好事儿啊。我们还能占占喜气呢。”说着。谢知婧给女儿使了个眼色:“雯雯。快扶你们老师去沙坐。”

    崔雯雯乖乖一点头。眨巴着好奇地大眼睛过去扶住顾悦言。那谨慎的模样。好像是在扶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一样。

    然而。顾悦言却摇摇头。往水池子边走了一步:“没事。我先把碗刷完。”

    夏晚秋话不多。但很有分量:“……你进屋!我刷!”

    范绮蓉也拦住了她要开水龙头的手掌:“这点活儿哪还用你啊。悦言。你现在地任务是踏踏实实把孩子生下来。其他的交给我们。知道吗?”

    顾悦言固执道:“蓉姐。你就让我干点活儿吧。多运动运动对孩子也有好处。不然。我也不好意思跟这儿住下了。”

    最后。在众人地劝阻了。顾悦言终于还是被众星捧月般地推到客厅坐下。范绮蓉和夏晚秋一左一右地夹着她。寒暄问暖。崔雯雯则是巴巴眨着眼睛站在顾悦言正对面。等了一会儿。崔雯雯才上前一步蹲了下:“顾老师。那个。我。我能摸一下宝宝吗?”

    顾悦言挪开了扶在肚子上臂。莞尔一笑:当然。来……”

    崔雯雯的眼眸中带着几分兴奋地色彩。怯生生地伸出小手儿摸了过去。末了。还把脸贴在她肚子上。巴巴听着里面的动静。

    一时间。顾悦言肚里的孩子成了众人地焦点。很受欢迎。

    谢知婧生过崔雯雯。然知道里面的酸甜苦辣。这会儿。对顾悦言也产生了一种特别地情绪。范蓉一喜欢小孩。当然很是上心。夏晚秋好像不喜欢孩子。但顾悦言是她

    友。逐也俨然成了她地保镖一般。跟一旁一动不动地护着顾悦言的安全。

    唯有任昊。似乎对此不是那么热情。远远看看她们。随即蔫巴巴地回了自己的卧室。

    “唉你说我郁闷个什么劲儿啊。人家生孩子。不是喜事儿吗?”任昊躺在床上轻叹着自言自语。不过。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回忆起顾悦言在她父母家跟自己说过的话。她那时说。小昊。我可以给你保证。我的身体只属于你一个人。不会被其他人碰的。

    偏偏。顾悦言现在怀孕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在承诺过自己后。还与他丈夫做过爱!

    想到这里。任昊心里很不舒服。甚至好像被针扎过般的绞痛不已。诚然。任昊没资格对此表意见与不满。毕竟。顾悦言不是自己女朋友。更不是自己老婆。她跟郑学英是有名有份的夫妻。无论**还是生孩子都是理所当然的。可。任昊这口怨气。似乎是法咽下去了。

    ,窝火!

    当然。任昊也不是没想过孩子是自己的。可那次与顾悦言**之前。她是吃过避孕药的而且算算时间的话。如果那时顾悦言就怀了孕。到现在。孩子起码有五个多月了。但方才一看。顾悦言的肚子明显不是很大。三个多月的子。最多也不会超过四个月否则。靠着衣服也不可能掩饰住那隆起的肚子。

    前世任昊有不少同学和朋友都二十多岁结婚生孩子了。对于怀孕几个月的肚子大小。过不少。任昊自然能分清楚

    “唉……”

    这已经是任昊叹过地第四口气了。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如何面对顾悦言了。这件事。不是顾悦言的错她以做自己妇的前提条件才许下的保证。可自己没答应。那样她有权选择她自己生活合着能因为这一句话。就一辈子不找男人了吧?

    但。任昊不是圣人没有那般大度。这个心中烙下的疙瘩恐怕短时间内无法解开了。

    吱呀……

    门被人推开了。

    任昊忙是整理色。出一副疲意抬眼看那边儿。来人。是谢知婧。

    “大家都为悦言庆祝呢。你咋在屋里一声不吭?”

    “,有点困了。”

    谢知婧呵笑了笑。步走到前面。挨着他坐了下去。似笑非笑地眼神落在他脸上:“看你这张臭脸就知道。有心事儿吧。呵呵。听婧姨一句话。什么事都看开一点。再不济。也要为悦言想一想。归根结底。这别地房产证写着你的名字。你这个主人对她爱答不理地。我敢保证。悦言明儿个就可偷偷搬走。那样。无论晚秋还是绮蓉。你怎么跟她俩交代。嗯?”

    任昊苦苦一笑:“我没有……”

    “不用说了。婧姨都明白……”谢知婧瞅他:“有道是知足常乐。

    想想吧。”留下这句话。谢知婧便抬起股轻轻离开了房间。

    “呵呵……知足常乐……是啊……要足啊……”任昊一边叹着气。一边从床上爬起来。头坐到了身旁不远的电脑桌上。打开新配置的电脑。上网查着资料。不多会儿。打印机吱吱响了几声。一叠A4落入了任昊的手中。

    下了楼。包括谢知婧在内地几个人都围在顾悦言身边说着话。电视里也放映着顾悦言一直想教育饮食节目。

    “姐……”任昊强着笑容走了过去。将那一摞A4纸递给了她身边地范:“这是我刚才上网查的。里面有很多怀孕期间的忌讳。也有饮食餐谱等等。应该挺地。明天开始我跟蓉姨就按照这个给你做饭吧。”

    范绮蓉讶然地瞧了任昊一眼。随手翻翻纸张:“嗯嗯。确实够详细的。我还寻摸着明天去买

    看来不用了。呵呵。悦言你看。还是你弟弟关心你。”

    顾悦言看看他:“……谢谢。”

    任昊摆摆手:“都一家人。说啥谢啊。”这话说出来。心中不由泛起一丝苦涩的感觉

    谢知婧看在眼里。赞许地点点头。

    “我。我能不能再摸摸宝宝?”或许崔雯雯是对顾悦言肚子里地小家伙非常喜爱。或许是喜欢摸那鼓鼓的觉。反正。这是崔雯雯第三次提出了。

    顾悦言刚要说可以。却被谢知婧`断了。她没好气地瞪了女儿一眼:“还摸上瘾了呢。去。小昊回屋做作业去。你顾老师该休息了。”谢知婧怀孕那会儿。几乎是醒睡。睡了醒。身上总是疲惫无力。

    顾悦言垂了垂眼皮。了一声:“实有些困。那……我先去睡了?”

    任昊道:“姐。你别跟客房睡了。那儿环境不好。有些潮呼呼地。”他手指了指楼上:“去主卧吧。收拾收拾东西。咱俩换个屋子。”

    顾悦言自然不会同。可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下。也只能被逼着去到了任昊地主卧。任昊则是拿着被子和衣服。搬到了夏晚秋所在的一楼。对她对门住下。

    ……

    入夜。

    任昊没有了骚扰夏晚秋的心情。手掌抱着后脑勺。巴巴盯着天花板呆。昨夜几乎没睡。白天有跟顾悦言胡闹了一通。理说。应该很累很困才对然而任昊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就是那点破事儿。

    咔………

    任昊眉头一蹙。门儿那里传来一细微的响动。好像是有人轻轻把门拧开了。

    吱……咚……咔

    门又被关上了。似还上了锁。

    任昊欠起身子抬眼看了看。心中再次乱了起来是顾悦言。

    般厚度微微隆起

    子逐显的格外突出。她幽幽坐到床上。低瞅了任昊一眼:“你心不好?”

    任昊也没起来。抱着脑袋强笑一声:“怎么会呢。嗯有事儿吗?”

    “我就知道你会不高兴的……”顾悦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看着他:“所以我才瞒了现在。昊。先也没跟你量对不起。可我真的怕你不让我生来。嗯也知怎么的。我不想把孩子拿掉可以吗?”

    任昊愣了愣神儿。糊里糊涂地一眨眼:“那你跟你丈夫去商量啊跟我说什么?我哪有力决定你孩子的事情啊?”

    “我丈夫?”顾悦言也是一怔。平静地目光看看他的眼睛。古怪地皱了皱眉头:“昊。你是不是误会什了你以为。孩子是我跟学英的?”

    “呃……难道不是?”任昊已经慢从床上坐了起来。大脑飞快运转着。

    顾悦言顿了顿。爱抚地摸着肚子:“有件事一直没有跟你说。学英其实是同性恋。在我们结婚之前他便跟我说过。他们家人却不知道。总逼着他谈对象。学英受不了压力。就出跟我结婚但婚后的生活。我们谁也不会干涉谁。当然。他不可能跟我生什么关系。嗯。就是这样。所以昊。这孩子。是你的。”

    “不对啊你不他外面有人吗。我还以为你俩只是感情不好呢!”

    “他在外面有男人不是女人。”

    任昊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已是遍布了全身。不过转瞬间就被无尽的喜悦所取代。任昊飞快抓住了顾悦言

    手儿。不是很确定地盯着她:“你确定。真

    的孩子?”

    顾悦言想也没想就,了下脑袋:“我只跟你一个人做过爱。不是你地还能是谁的?”

    “可……”任昊地眼眸犹豫了片刻。狐疑道:“那次你不是吃药了吗?”

    顾悦言皱眉沉思了一下。淡淡一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可能事后药事前吃不管用吧。而且。这种避孕药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保证。”

    “你这个。嗯。是不是有点小啊。算算的话。咱俩那次到现在。差不多有六个月了吧。五个月多一些的肚子。咋这么小?”

    顾悦言坦然道:“也觉的奇怪。早上去医院检查时问了问大夫。医生胎儿没事。这种状况也很正常。只是每个人跟每个人都不一样。比如子宫地位置等等因所以才致肚子大小不同的。”

    任昊豁然开朗。一瞬间。心里然变的怪怪地。看着顾悦言鼓鼓

    肚子。心中不禁索绕起一丝前所未有的感觉。

    是……孩子!

    我要……做爸了?

    那一刻的任昊好像觉身上什东西压了一下。肩头的胆子越来越重了。不过这种感觉好像也不错。

    顾悦言眼眸儿中闪过一丝求。她双手抓住任昊地衣服。撒娇般地拽了拽:“我和宝宝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让我生下来吧。可以吗?”

    任昊眨眼看看她。

    顾悦言以为他不同意又恳求地晃了晃他地衣角:“回头我跟学英商量一下。让他保密就说是我跟他的孩子。然后爸妈那边儿也没有事了。更不会给你添乱地。成不?”顾悦言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看出。肚子里的孩子她极为重要。

    任昊差点没被她给气死。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添乱?添个屁乱啊!那是我女儿!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顾悦言眉梢立刻一喜:“你同意啦?”

    “我晕。我什么时候说不让你生了?”任昊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把脸贴在了顾悦言的肚子上。一下下摸着:“你要是敢不。我不打断你腿的。”

    顾悦言呼地一声松气。慢慢抱住了任脑袋。脱口而出:“谢谢……”

    “我说姐……”任彻底被她打败了翻着白眼闷道:“都说了这是我女儿。你谢我是啥意思?这儿又没外人。你说谢谢。不是寒碜我呢吗?”

    顾悦言高兴地嗯了一声。“从晚上开始我就提心吊胆的。我看你脸色不好。还以为你肯定不同意呢。嗯我都想好了。要是你不答应我就先去外地躲一阵。等把孩子生下来。再回丰阳。”

    任昊苦笑着看看她:“晚上那会儿。我还以为孩子不是我的呢当然不高兴了。对了对了快给孩子起个名儿吧。叫什好?”任昊心里满是兴奋。这突如其来地惊奇让他点手舞足蹈的觉。

    任昊当然知道。这孩子名分不太正。如果换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听到这个消息十有**把孩子打掉。家庭学业作等等都是问题可任昊不同。在他的感里自己有个孩子。那是所当然的。且对于自己的苦肉。任昊有着一丝他自己的固执。显然不可能不要。

    “你觉的……”顾悦言迟疑着看看他:“孩子应该姓什么?”

    任昊气急地瞪着眼睛:“那是我女儿。不姓任。难道还行郑啊!?”

    “可是那样的话…”顾悦言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试探道:“姐和夏姐。我爸和我妈那边儿都……嗯……要不。让孩子跟我地姓。你看可以吗?”

    任昊没有纠缠在这个话题上。轻轻一叹。抱住了顾悦言:“你离婚吧。”

    顾悦言嗯了一声。是答应了他。

    “其实这话我早就想说了。每次想到你跟郑学英在一起。我心里就不舒服。知道他是同性恋。就更不行了。这婚。早晚的离。”

    “我听。”

    “然后……”任昊摸摸她地后背。踌躇着语气。轻声道:“过几年。咱俩结婚了?”这话。任昊绝对不是随便

    看着她五六个月的肚子。任昊便有这个打算。

    顾悦言在他怀里淡淡一摇头:“肯定过不了我爸妈那一关。我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情妇吧。这样对谁都好。”

    “但是……”

    “有你这句话。其实就够了。”悦言抱着他地手臂略微紧了紧:“结婚的事。不用再说了。要是让我妈知道我和你了孩子。我怕以后都见不到你了。嗯。现在这样。挺好地……”

    任昊叹息一声:“那样不是太委你了?”

    “只要你别离开我和宝宝。我就不觉的委屈了。”顾悦言舒服地闭上眼睛。贴在他温暖的胸口上:“看的出。夏姐是对你动了感情。这些年。她一个人真的挺可怜地。昊。你别对不起她。知道吗?”

    任昊失笑一声:“我已经对不起她了。呵。也对不起你了。”

    顾悦言好像不愿意谈这个话题。身子她怀里拱了拱。示意任昊往里。旋即。两人紧紧抱着。躺在了床上。

    “以后你的任务可重了……”昊摸着她的肚笑了起来:“

    把我女儿生下来。不然。看我不打烂你地**的。”

    顾悦言地表情煞是蜜:“对了。方才我就一直想问的。为什么你老说女儿女儿地。你怎知道他不是男孩?”

    “我喜欢女孩。又乖巧又可爱又听话。不像男孩那么淘气。那么皮实。呵呵。而且大家不是一直都说吗。长大了以后。男孩向着母亲。女孩向着父亲。”

    “嗯。就生女。”

    任昊已是被温柔填满了胸膛。不知不觉间。似乎觉的自己成熟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