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 第1405章 两难的杜1克
    是她?

    不是她?

    杜克的心简直是被挠挠一样,好奇得快爆炸了。

    他都不知该怎么说这种因果轮回似的情况。

    几年前的他滚去万年前的上古之战,他又因为赛蕾嘉最终心系她主子而抛弃了人家。虽说没对赛蕾嘉做过什么,不至于有什么心理负担,但好歹是卖了个手下。

    杜克看着瓦斯琪摇曳着她柔软的腰肢,带动那条颀长又充满恐怖气息的蛇尾,带着两个巨型手下缓缓离开,从远处沼泽的水中没入,游向更远端的暗泽湖。杜克忽地若有所失。

    就在这时候,在卡拉赞的房间里,大门处突然传来“哐当”一声。

    杜克蓦然回首。

    是吉安娜!!

    捧着一盘子宵夜进来的她,不知何时把东西打翻了,都浑然不觉。吉安娜那张本来总是知性的脸上有着痛苦的抽搐。

    “瓦斯琪!我找到你了。”吉安娜的声音,没有给杜克一种怨气冲天的感觉。但是杜克能清晰感受到她内里一万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执着。

    杜克的心咯噔一下。

    果然时间可以让人忘却很多东西。

    没瓦斯琪跳出来这码事,杜克都几乎忘记了吉安娜是怎样当上这个女王的。

    这一世的吉安娜没成为那个被无数玩家唾弃的‘丫卖爹’,最大的原因是她老爸戴林在清剿幽灵舰队的时候,死在了正在西渡去海加尔山搞事的阿克蒙德手上。

    吉安娜大哥死在第二次黑暗之门大战的红龙之口。

    而二哥坦瑞德一家被灭,连同整个库尔提拉斯本岛被毁,则是当时投靠阿克蒙德的瓦斯琪和她手下娜迦动的手。

    正因为身为国王的戴林,往下的大王子、二王子,乃至于二王子的儿子都挂了,吉安娜这个库尔提拉斯第四顺位王位继承人才当上了女王。

    现在,看到吉安娜那个不对劲的样子,杜克知道这事无法和平收场了。

    “吉安娜,别冲动!”杜克一个闪现过去,抱住吉安娜。

    吉安娜精致的脸庞上就是一愕,随即每一条脸部曲线都柔和了下来,很自然把头靠在杜克怀里,金光闪闪的头发把杜克的眼睛都耀花了。

    “呐,杜克,你是不是以为,我曾经恨过我的父王和两位兄长?”

    杜克不知道答案,但知道此刻的吉安娜只是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

    所以他没有回答。

    沉默或许就是最好的回答。

    果然……

    吉安娜轻轻把脸蛋儿在杜克胸膛上磨蹭着,很奇异地,杜克有种自己在撸猫的恍惚感。

    “我从来就没想过,恨过我的父亲、大哥和二哥。知道么?在黑暗之门15年此前的2800年里,东部王国大陆从没出过一个女王。我不甘,我不忿,但我一直认为我最大的极限,只不过是在嫁给你之后能做出一番事业,证明自己也可以独当一面罢了。”

    呃,第三次黑暗之门大战,冒了一堆女王出来。杜克回想起来,自己也是打造女王的专业户啊!

    “父王最后那段日子里对我冷遇,原因我是知道的。一个优秀的公主,其存在本身就是对能力平庸的王子的最大威胁。我接受了这一切,离开我喜爱的大海,热爱的达拉然,远赴艾尔文森林。”

    吉安娜眼神迷茫,似乎又回到了她十五岁的那段看似荣华,实则无比孤独的岁月当中。

    “其实我已经认命了,向命运屈服了。认为那就是我的极限。所以你让我经营塞拉摩时,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因为这世上总算有一个人欣赏我的能力,而不是我的美貌。更高兴的是,那个人是你,我一直以来都无比憧憬的对象。”

    不知不觉,杜克发现胸口传来湿润的感觉。

    吉安娜哭了。

    “我从未想过以这种方式当女王的。哪怕我真要成为一个女王,也应该是信赖我、支持我、愿意为我牺牲性命的塞拉摩人高举只属于我吉安娜的旗帜,将我奉上女王的宝座。”

    听到这里,杜克也笑了,轻轻抚摸着吉安娜的脑袋瓜:“真是一个有志气的女王。”

    吉安娜耸了耸鼻子,抽泣了一下,露出一个充满凄美意味的苦笑来。

    “既然残存的库尔提拉斯人民需要我,既然我的姓氏是普罗德摩尔,那么我就有我的职责。放心,我不会脑子发热,丢下我的人民和沟通两块大陆的职责,跑去德拉诺找瓦斯琪算账的。若是……若是有机会的话,请你务必杀了瓦丝琪,为我二哥全家报仇。”

    杜克那个啊!

    片刻前,他还在踌躇,是不是该验证一下瓦斯琪的真正身份什么的,倘若她真是赛蕾嘉,那也不是没有收复的可能。

    毕竟在杜克的手下当中,飞天的巨龙有了,遁地的其拉帝皇也有了,愣是缺个水战专精的。不要提当年的小娜迦,还有那个负责在智障鱼人当中批发智商的鱼人智者摩戈尔,能打的真没谁。

    好吧!现在自家后宫核心之一的吉安娜开了口。

    瓦斯琪哪怕真的是赛蕾嘉,也不能就这样轻易放过了。

    “放心,只要我抓到瓦斯琪,我会把她带到你面前,随你清蒸也好、红烧也罢,爱咋样就咋样。”杜克发着誓,全然不管卡拉赞外面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天打雷劈,一群修真者在渡劫的模样。

    “噗呲!”一声,吉安娜笑喷了,小拳拳轻轻捶着杜克胸口,娇嗔起来:“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又不是环形山里的霸王龙!”

    杜克突然真特么感动,应该说不愧是自己自小从萝莉时期调教出来的女人么?这性格比原本历史上的吉mm好了不知多少倍啊!?

    吉安娜是大忙人,跑过来转两圈就要走了。

    杜克刚等吉安娜离开,马上开个传送门,跑到达纳苏斯的月神殿找另一个当事人。

    暗夜精灵本来有三个领导人的。玛法里奥去了修仙,哦,不,是去了翡翠梦境当中忙活。范达尔*鹿盔被杜克丢到外域,刚膝盖中箭,吐血三升,还在外域养伤。整个达纳苏斯就是泰兰德说了算。

    杜克虽然比较私人性质地突袭访问,但月神殿的女祭司们都习惯了,很快通报上去。杜克在一个偏殿见到了泰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