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接下来几日,韶华窝回了禁地泉水里面,系统瞅了半天也没看懂自己的宿主在写写画画什么,纠结了许久系统开心的放弃了,反正不是一般人能搞懂的东西,他何必硬着脑壳消耗无数脑细胞,然后落个一头雾水的结局呢?

    韶华是个不安分的家伙,不是现在寄居在司徒家篱下,不能有太大动作,或许一方势力已经初见雏形了。()

    “走,到外面,去看看地图。”韶华放下笔起身,将放出来,便再次离开司徒家。

    城北有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平日里也没什么客人,这是一家专门买地图的门店,也属于司徒家旗下的产业。

    店里住着司徒家一位供奉,天赋一般,已是满头华发,年逾古稀了,他知道自己终生修为也无法在突破了,所以就求了个闲职,年轻时一股豪气,大半生都在外闯荡,未留下一子半女,老来便盘踞一隅,绘制地图,将自己踏足过的山山水水描绘下来。

    他的地图生前倒是默默无名,死后却成了千金难求的宝物了。因此韶华觉得不来买张地图有些对不住他在司徒家待过。

    这次他没有掩盖身份,而是直白的走进去,因为只有司徒家的成员才能购买最最详细精妙的那种地图。

    “哎,是这里吧?”韶华踏进店里,满是好奇的四周打量了一下,随即发出感叹,“哇,好多地图。”

    店铺在外看起来不显,进来后才发现别有洞天,室内空间极高,两层楼变为一层,天顶有窗,阳光就这么倾泻下来,店铺四壁满是地图,各种式样的,密密麻麻。

    “小友需要地图?”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来。

    “刘供奉好!”韶华笑容灿烂。

    这声不按常理来的问候让老者顿了许久,“小友认识我?”

    “隼,经常和我提起您,说您的地图是最棒的。”

    “呵呵,隼少爷的朋友?”

    “朋友?”韶华眨了眨眼睛,然后思考了一下,“嗯,朋友,好朋友。”

    “小友如何称呼?”老者笑得和蔼。

    “银月!”

    “嗯?!”刘老虽然领了个闲职,也不怎么管族中事物,到底他在司徒家多年经营,老资历,消息也还算灵通。

    银月是轻霜夫人带回来的,给灵雨小姐的灵宠,化形灵宠,聪慧,天赋过人,和常人无异,性格温和,气息纯净,初入人类势力,还是一张白纸,司徒家正打算开始教导他,让他成为司徒家一大助力。

    “银月?你……”你不是应该在司徒家后山禁地,怎么出来了?

    “嘘……”韶华将一指架子双唇间,左右望了望,有些紧张,“我是溜出来的,后山发现一条密道。”最后一句后说的十分自豪。

    “呵呵,溜出来可不好,被发现小心被罚。”

    “嗯嗯,我很快就回去,就想来看看地图,我在司徒家,守着小灵雨,平日里是不可能出来的。”

    刘老对面前这个少年第一感观非常好,果真是个干净的孩子,“那,银月需要怎么样的地图?”

    “嗯,我想要刘老这里所有的每一个世界的详细地图。”韶华回答,“我答应小灵雨,当她可以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以后,带她跑遍全世界。”

    “呵呵,那可努力啊,这世界异常的广袤无垠,有无数的遗址秘境,奇妙景色,不过很多地方,没有一定的实力可是无法踏足的。”

    韶华似乎戳到了老者兴趣点,老者开始向他描述了他年轻时候去过的许多特别的地方,特别的风景,韶华听得很认真,眼神闪亮,崇拜向往的望着老者,偶尔插上几句话,也落在点子上,又听起来舒服,让老者全程开心的合不拢嘴,最后半卖半送给韶华一整套精致的地图。

    韶华算是满载而归,这些地图,过些年可以拍到天价。

    系统表示不得不服。

    “溜出来,后山通道什么的,说出来,没关系?”系统问。

    “没事,刘老是个忠心耿耿的老臣,不然在外城,又是外姓,司徒家灭族,他还是很大希望逃出生天的,但他没有,而是回到了司徒家本家,战死,可见忠心。

    他是亲家主司徒尚那一脉的,所以我开口是司徒隼介绍,拉近关系,利于后续展开。

    再者,后山这个通道几个司徒家的高层是知晓得,安来的六长老并不知道,刘老和六长老并没有交集,而且按原本六长老的性子,也不会打听这种事。通道这事还不会泄露到迦蓝神殿那边去。

    至于我溜出来来吗,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表现出银月的性子还不成熟,这样上位者或许不喜,但是无儿无女的老人却极容易燃起好感,就是关爱小辈的那种感觉。”

    “……”宿主做什么都是有目的的。

    韶华将地图放入系统包裹,准备返回司徒家。突然,他整个一愣,然后猛地转头,看向街道另一边。

    “哎,宿主,发生什么了?”系统疑惑的问。

    “呵呵,意外惊喜啊。当初我在君无佞身上放了点小东西,五百米以内我能感知到他。”韶华眼神暗了暗回答。

    “啥子!宿主,你是说反派他在附近?!!!”

    “对,就在附近,那个方向。”韶华抬起手指向一处。

    “宿主要过去?”

    “嗯,按照书本情节,现在的反派应该已经入魔,在魔界那边遇上个善妒的主子,活得开不太好。”韶华摸摸下巴,思考了一下,“走,去看看,看看我亲爱的反派。”

    那是一处阴暗的小巷,一道人影靠在墙上,平复有些混乱的呼吸。

    紧接着一双手出现的极其突兀,那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抱了个满怀。

    “媳妇,好久不见。”韶华环住了君无佞,看似随意的拥抱,实则限制住了君无佞反抗的动作。

    君无佞正在被追杀,那双手出现,一瞬他的心脏骤停,然后对上了一双熟系满是关心的眼神。

    “媳妇,怎么了。”

    “你想吓死我?”

    “哎,难道不是惊喜。”无辜状。

    君无佞深吸几口气,将向韶华脸上蒙一拳的冲动压下来。

    “受伤了?让我看看。”韶华问到了血腥味。

    “我入魔了。”君无佞突然开口。

    “哦。然后?”韶华抬起来,清澈的眼睛看向君无佞,仿佛在疑惑君无佞这一句话有何意义。

    “你……”君无佞皱起眉头,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反应,应该是厌恶,划清界限,甚至揪着着重伤的自己交给这里的城主或是什么地方官员,交给司徒家也行,但是韶华似乎全然不在意这一点。

    是了,韶华他一向不能按世俗的标准来衡量。

    “韶华。”

    “嗯?”

    “靠过来。”

    “?”

    “来。”

    韶华将脸靠了过去。

    君无佞执起手,双指并拢,欲点他的眉心,而且他的手指上萦绕着让韶华感觉非常不舒服的力量,韶华下意识躲开了。

    “系统,帮忙注意反派的反应,到时候如实的告诉我。”

    “哎,什么?”系统完全没反应过来,一脸茫然。

    “照做就可以了,不需要动脑。”

    “韶华。”

    “媳妇,这个,不太舒服。”

    “没事,不要动。”

    “哎,哦。”韶华乖乖不动了。

    君无佞冰凉的的手指非常顺利的触及韶华的眉心,一股力量猛地窜入他的意识海,韶华的意识海“咚”的一声震荡,便陷入昏迷。

    君无佞面无表情的接住软倒的韶华,半晌没有动静,然后抱着韶华的手越勒越紧,甚至不管自己受伤的手臂。

    “该死,该死的,韶华,你该死的,让你不动你就真不动了啊!!!我要害你懂吗,害你!!!”君无佞压抑的情绪突然爆发,他疯狂的向昏迷的韶华怒吼。

    “你就不会稍许有些防备啊,明明感觉到危险了,还乖乖让我按上来,你修为比我高,我还有伤,制住我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该死,你这个笨蛋、傻子!!!相信一个根本不可信的人!!!”

    君无佞的神情有些扭曲,他抓住韶华的肩膀,低下头,狠狠在他脖子上咬了下去,直至见血才松了力道,他舔了舔不带腥味的血液,干枯的脉络马上得到了纯净武气的滋养,身上的伤口快速愈合,他似乎冷静了下来,面不改色将脱臼的胳膊“卡啦”一声接上,然后红肿的胳膊上的淤伤慢慢消去。

    他吁了一口气,眼睛落在韶华脸上,仿佛收蛊惑一样用手指仔细描画着昏迷人的面容,他原本想冒着风险消除韶华的意识,让他成为一株普通的天琼枝,可以直接带在身上,救命。

    但是现在他改变了想法,无论他韶华有没有意识,这都是一株属于他的草,属于他一个人的所有物。

    君无佞拽紧手中银白的发丝,弯下腰,身体微微颤动。

    他竟然不舍得,呵呵,真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