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都市小说 > 官路风流 > 877-8878-879-880
    877章绝密契机

    第二天侯卫东早早起床冲了澡,小佳热了牛奶做了煎蛋,为侯卫东拿出一套新的西装和短大衣,昨天朱晓琳搭过的风衣叫小佳打入冷宫了。《 手#机*阅#读 》穿一身深灰西装。外套崭新风衣,侯卫东尽显风流倜傥,张小佳暗赞自己买衣服眼光不错,只要衣服有品位,价位张小佳从没有在意过。又想老公太帅了自己安全感会急剧降低,矛盾不已。见侯卫东找出两瓶茅台不禁敲打道:“昨晚是不是没有喝够啊,还准备继续吗?”侯卫东呵呵解释道:“一会回茂云,出岭西时拜访一下祝老爷子,我上任后还没有去过。”小佳也没有再说什么。

    在侯卫东的奥迪到岭西市郊外祝老爷子的院门口时,一辆省委小号奥迪刚调过头来,侯卫东拎着茅台下车走过去,祝炎眼色疲惫下车和侯卫东握了手,看来昨夜省委有深夜会议。侯卫东神态随意口气自家人一样道:“祝部长,我回茂云上班,来看看老爷子,老爷子身体好吗?”祝炎确实没有把侯卫东当外人,亲热的并肩往家里走“身体很好,你有空尽管带老婆孩子来。”祝老爷子见了侯卫东很是高兴接过茅台道:“侯市长,难得你今天看我,中午喝两杯。”“老爷子是批评我小侯,近段时间没有来看望您,焦头烂额的,我也想在老爷子这喝个鱼汤饮杯小酒哦”。临近春节,大学放了假,祝梅看到一身新装气宇轩昂的侯卫东,心里突突跳个不止,打了招呼就忙梳洗去了。

    祝炎在寒暄过后,严肃的招手带侯卫东到了书房,祝炎示意侯卫东坐下,自己却心事重重走动着道:“我可以代表省委先给你透漏些情况,也主要出于茂云工作大局考虑。”侯卫东久正襟危坐起来,祝炎先谈到中央纪委乔志民到岭西做了省委副书记,乔志民确实就是乔主任的大儿子,是中央纪委后备干部,这些隐约侯卫东都已知晓,听后很淡然。祝炎接着沉重的讲道:“昨晚会议还有绝密内容,涉及茂云的你知道了可以避免以后工作失误,现在信息封锁时期你绝不能外传。”尽管祝炎知道侯卫东口风极严,政治成熟,还是按照组织原则交待了保密责任。“中纪委决定对副省长兼**厅长陈雨录双规,暂时外调内审,绝密不予公开,这对岭西**系统无疑是场灾难,乔书记空降而来,是中央中纪委布置的,涉及地市级偏偏有一个茂云**局长闻天强,辩证来讲,对茂云未必是坏事,在调查摸底时期,我会建议段宜勇调整闻天强职务的,段宜勇做经济工作还行,形势复杂局面险恶,你要有挑重担的准备。”侯卫东从杜兵那里没有听到这部分,看来也就通知到省常委们层面,作为祝炎、周昌全两任专职秘书,从两位领导身体汲取不少工作经验心得,侯卫东综合两位官场精英优点,堪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深得祝炎赏识。脸上波澜不惊的侯卫东心底沸腾着,没有想到一次心血来潮的拜访,竟然看到了石破天惊的局面。这次变局如暴风雨的洗礼,泥沙俱下,谁能力挽茂云于狂澜,不仅能得到岭西省委主要领导赏识,也将进入中央领导的视野。侯卫东顿时起了挑战的**,充满斗争的激情。

    祝炎将组织意图讲透彻后,侯卫东向代表组织的祝炎表了决心,按说和祝炎之间这些形式是没有必要的,但体制中人,对形式认知是不一样的,就像一把手在会议室的座次一样,是容不得含糊的。如果时局发展像祝炎所说,一年的时间侯卫东将完成市长向市委书记的华丽转身。

    至于副省长兼公厅长陈雨录双规的原因,祝炎没有讲,侯卫东也没有问,只是到了很久的以后,侯卫东才知道,陈雨录是被自己的老婆和儿子举报到中纪委的,起因是陈雨录不仅情人众多,还喜欢嫖,属下也投其所好,帮其找在校学生,行为龌龊无耻,他妻子儿子难忍他这种变态的罪恶,证据确凿举报出贪污受贿,就殃及池鱼,带出了他茂云的好兄弟闻天强。上次王兵当笑话给侯卫东讲,说祝部长走了自己茂云**支队副支队长也不好往上提了,谁叫咱天生裤裆里别个警棍,**支队刘支就不一样了,茂云**支队长刘晨是个女的,是岭西警杰有名的女中豪杰,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一直深得闻天强信任。看来一丘之貉,臭味相投正为陈雨录、闻天强设。

    祝炎本身不希望茂云官场大震动,离任茂云自己安排的市委市政府主官他都是信得过的,这也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是不会给自己留下政治隐患的极佳人事方案,主政茂云时期,金矿煤矿磷矿铅锌矿的开采使茂云gdp扶摇直上,但给后任留下污染广治安乱贫富差距大隐患,明知段宜勇任市委书记啃不下硬骨头,要侯卫东上位茂云市委书记却不得不有市长的过渡,组织程序你可以短平快但环节上不能少,这就是体制使然。

    与祝炎部长道别后,侯卫东带着绝密回到了茂云,由于副省长兼工安厅长陈雨录双规,许多案情还在初步调查,茂云公安局长闻天强涉及问题有哪些、有多么严重,都是未知,是不能有所动作的,实证和怀疑推理是不能划等号的,就像俗语所说:捉贼捉赃,拿奸成双。

    侯卫东官场笔记878章冰山一角

    茂云市长办公室很有气派,侯卫东轻靠宽大的真皮座椅,从容听着市政府预约上门的部门领导们陆陆续续的汇报,,面色虽然自然但绝密信息却一直如暗流搅乱他的注意力,乘休息的一个间隙他果断的摁下召唤秘书的按钮,闻天强必须换下来,让他到司法局长位上,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晏春平仿佛在他摁的手势刚收起的时刻出现他面前,神态恭敬严肃,晏春平知道过了春节自己就是市政府办副主任兼综合科长,暗暗佩服他父亲的眼光。侯卫东现在很满意晏春平的表现,他已经有意识培养晏春平对政治的敏感性,侯卫东语气轻松而又不容置疑道:“我有急务处理,手头工作另行安排。”晏春平会意的将市长办公室厚重的门闭上。侯卫东调出了沙洲市工安局副政委邓家春的电话,有能力主持茂云工安局工作,又值得信任,级别上合适恰当的,侯卫东心里有二个人选,一个是自己的哥哥沙洲工安局副局长,一个是副政委邓家春,官场回避制度使他只有首选邓家春,既然自己决定提前对闻天强布局设防,成津最佳搭档的邓家春精干得力,很让侯卫东倚重。“老邓,老伙计,好久不联系了啊。”远在沙洲的邓家春很是开心:“侯市长,年轻的老领导,有何指示,我随时听你安排。”邓家春确实很敬重年轻有作为的侯卫东,他以一个老**的敏锐和对茂云警界的了解,感到侯卫东电话肯定不简单。一起战斗在成津的经历,使两人没有过多客气和隐晦。“老邓的能力我是知道的,在沙洲工安局委屈了,有没有打算换换地方。”虽有祝炎的大力支持没有和段宜勇商议,侯卫东还是没有透的太明了。邓家春领悟了内涵也没有那么多顾虑道:“侯市长,当时成津再困难的工作我有把握做好,茂云我就未必能完成您交付的任务,茂云工安可是快有十年没有和外地干部交流过。”感到侯卫东沉默,邓家春仿佛看到成津皱眉冷峻敢为天下先的侯卫东了,他又道:“只要侯市长看的起我老邓,老邓不在乎这一百来斤,随时听候组织召唤。”侯卫东在官位从不委屈肯干的同志的,从这上想,邓家春还是愿意跟随侯卫东作战的,毕竟这一两年上不去,自己就退下去了,也不全是职务不职务的问题,上个台阶多穿几年警服是他的愿望。听到邓家春的表态,侯卫东很是感动,战斗的友谊经过血与火的考验,就有了兄弟情。邓家春和侯卫东轻松聊起来,还约春节在侯卫国那聚会饮酒。门轻敲几下,晏春平贸然进来,侯卫东挂了电话不快也不解的看着晏春平,晏春平就有些紧张结巴道:“侯市长,那个刘刚的妻子乔琳在北京出事了。”给侯卫东续了茶,晏春平说话利落起来:“刘刚一案迟迟没有进展,刘刚的妻子为丈夫鸣冤,很多部门都不回避不见,乔琳就去了北京。”侯卫东在岭西的家中也接见过乔琳,楚楚可怜,不错的长相写满深仇大恨。

    晏春平分析着侯卫东的脸色道:“北京春节前各地市都加大对本地区信访控制力度,茂云信访局工安局在京由于警力和场地不足,就暂时收编了一家黑保安公司,乔琳刚一到京就被他们请到黑保安公司,不成想深夜一个醉酒的警员和一个黑保安夜里**了乔琳。”侯卫东勃然大怒脸色涨的通红,拳头嘎嘎作响,不由冒粗道:“他妈的,恶棍、畜生,可靠吗?”晏春平好久没有见老板骂人了,“深夜乔琳喊声较大,附近居民报的案,海淀工安局已经扣了人,案情通报刚传真到市政府,绝对是事实。”侯卫东霍的站起来,刘刚一案疑点很大,如果刘刚是被诬害殉职的话,做为刘刚一个党的好干部的妻子现在又遭受如此侮辱,对一市之长的侯卫东意味着耻辱莫大的耻辱,这个春节将是侯卫东官场生涯最闹心的春节。如此茂云公安中竟有如此龌龊无耻的干警,难道是特别个例,还是冰山一角呢,这是否正是调动闻天强的机会呢?

    思考到内幕问题,侯卫东毕竟学法律的,突然想一个干警有必要在北京如此龌龊作案吗,而且任凭乔琳喊叫,会不会有人指使操纵,故意将水搅浑,达到即转移刘刚一案视线,又打击乔琳执着为丈夫案子的奔波的目的呢。还有市检查院搜查出杜勇手中的材料后怀疑,停职后一直暗查真相杜勇莫名身亡,很可能是谋杀。茂云确实水很深啊。市委的内线机密电话响起来,市委书记段宜勇沙哑的声音带着些急切道“侯市长,我是段宜勇,刚听到北京传过来关于乔琳案件的汇报,我们两个到茂云宾馆一号楼碰个头吧。”侯卫东也正有见段宜勇的打算,却不温不火道:“段书记,我也知道了,正要向你汇报,我在一号楼等您。”侯卫东很尊重段宜勇,不仅因为他是市委书记一把手,这是自身政治修养决定的,尽管教书先生一样的段宜勇没有什么官威和魄力,也没有身后的背景,同等级别的市级领导多数对段宜勇很轻视,李建林更是明面上挑战过他一把手的权威。

    茂云宾馆依山而建,背靠小山,名曰青竹岗,因为翠竹满山而得名,使沧桑的茂云宾馆尽显雅致,领导专属的各个小楼点缀在竹林之内,楼与楼檐廊相连,雨中观景的话很有情调,登阶落级,曲折迂回,亭阁、假山、喷泉、花圃,韵致十足。一号楼位置在宾馆最高处,将景色尽收眼中,侯卫东还没有到这里来过,晏春平做为专职秘书,却将市领导工作休憩专属地了解的很是熟稔,在晏春平陪同下,侯卫东进了一号楼,一号楼装饰很是古色古香,大气磅礴,不落俗套,内部装修应该是祝炎时代所为。侯卫东还没有品赏过来,段宜勇匆匆而来远远伸出手来:“侯市长,劳你久等了。”侯卫东上前一步握住段宜勇的手道:“段书记,我也是刚到而已。”两人进了相对机密的会客室,里面茶水已经备好,却没有香烟,看来是已经安排过的。坐沙发上的段宜勇掩饰不住的疲惫焦虑,刚接任市委书记,一件件烦心事接踵而至,段宜勇发顶越发稀疏起来。

    “侯市长马上春节了,出现如此恶劣事件,不良影响很大,我们先合议合议,看来年前还要开一次常委会。”历来春节党政部门稳定是关键,四处洋溢和谐祥瑞更能说明主政一方大员的执政能力。否则叫上级领导过不好年,自己就别想戴帽子过年,刘刚案夹杂杜勇案,刘刚妻子又出了事,侯卫东刚到任可以超然些,段宜勇压力就大不一样,侯卫东理解看着段宜勇道:“段书记,我们不能只看表象,比如这次乔琳案违法干j警缺乏最基本的职业素养,我们有理由怀疑茂云警察队伍的纯洁和对人民的忠诚,我们的领导也是有责任的,我建议市委下些决心,流水不腐啊。”段宜勇知道这是暗示自己下决心动人呢,祝炎时期作为市长段宜勇配合祝炎,在发展茂云经济上,得心应手,很有成效,自己做一把手后,却处处受阻无处发力,“侯市长,你是祝部长的老部下了,我也是祝部长提上来的,如何布局,你我摊开讲讲。”这是很忌讳的说法了,看来段宜勇是要私底下交心啊。侯卫东就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一个设想:“有人为了转移刘刚案的视线、暗查真相的杜勇莫名死亡,不断上访的乔琳,被明目张胆强奸,不仅**屈辱更大的损害乔琳的精神。逻辑上是合理有可能的。两人交流了案件和茂云盘根错节的人事,尽量回避了敏感人物,从工作出发,大大将时局分析一番,只有真正得力的公安局长才能破掉命案,揭开迷局,段宜勇明白了入手点,在侯卫东面前茶几上手指蘸茶水写到,闻天强——司法,杜山东兼——公安,侯卫东心道段宜勇忒小心了些不过领悟力还是可以的,也蘸茶水在公安局下写道——外调,字体上侯卫东比不了段宜勇功底深厚,布局工作侯卫东视野开阔的多,高级别官场耳闻目染之下,如常观摩高手下棋,现在的侯卫东俨然国手。外调无掣肘,才能打开局面,段宜勇点头同意了侯卫东的观点,用嘱托口气道:“侯市长基层经验丰富又在省政府历练过,人选有劳你了,这还是市委的机密,除了你我知道,我还要向祝部长汇报。”上次祝炎特别指明茂云事务不干涉,不听汇报,段宜勇心里没有底,不去岭西一趟他晚上会睡不着的。不觉中午快到了,午饭就安排在一号楼,这段时间两人各自忙各自的,段宜勇深知侯卫东人脉深厚,和祝炎关系非同一般,本来还有心约束侯卫东好让自己一统茂云格局,现状隐患重重,使他顿生消极,看来侯卫东善做大事,我配合出些政绩,也是不错的选择,段宜勇知道侯卫东和朱小勇关系很近,又打了电话约来组织部长朱小勇,三人身担重任,只开了瓶五粮液,吃饭饮酒间,朱小勇和侯卫东打趣不止,侃侃而谈,段宜勇心道:他妈的,朱小勇哪里是市委组织部长,简直就是市政府的秘书长,感觉自己的一把手没有了什么滋味,暗暗郁闷。不过想到和侯卫东的人事布局会得到朱小勇支持,心底释然,毕竟在岭西省能有几个侯卫东。

    侯卫东官场笔记879章岭西总代

    在侯卫东和段宜勇筹划大事,和朱小勇谈笑饮酒之时,郭兰从岭西天龙大厦a座走了出来。由于天龙大厦比邻岭西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这里是品牌服装首选的办公写字楼,宁波忆江南总代她已经拿了下来。忆江南的林羽凡老总特别欣赏郭兰的幽兰气质,那种优雅精致,时尚不乏妩媚正是忆江南的品牌特点,接触几次,知道美女还是沙洲大学组织部长后,更是为之赞叹不已,对郭兰授权代理之外,品牌保证金只收了象征性的一点,郭兰资金更是阔绰,一切就顺利运行开来,好在在组织部磨练多年,做起事来,郭兰很有章法,条理清晰,不紧不慢。在办理代理和相关执照手续之时,郭兰学了当年的侯卫东,出资人填写了母亲的名字。

    站在大厦停车场郭兰一边考虑招聘人员,一边打开挎包取车钥匙,相交多年,这是心上人侯卫东除了钱,送给郭兰的第一件礼物,郭兰很爱惜这部车,如侯卫东常伴身边,从沙洲政法委借调省政法委的李俊为她疏通操办了驾证,还为郭兰生意着想,托岭西车管局同学,为其办了个岭西n5858的牌照,郭兰很有悟性,很快学车上路,操控自如,东风思域和郭兰的气质相得益彰,也算是香车佳人了。

    有了车之后,极大改变了郭兰的生活品质,最明显的改变是对时间和空间的感觉。出行不必挤车或等车的感觉,叫郭兰真正把握了生活的节奏。那个小区的房子基本上成了郭兰在岭西的家,冰箱的食品很多是为侯卫东准备的,郭兰很喜欢为侯卫东做美味佳肴,她的挎包里时常放着美味杂志,闲暇时间逛百货就准备各种佳肴的食材,哪怕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会来,自己天天却不知道吃什么好。电话响起,郭兰一手握着方向盘,取出手机,闪了一下长发,将手机贴在耳边,听到声音竟是李静,郭兰不多的朋友之一。“兰兰,你在上海还是岭西?“李静,我在岭西呢。”李静开心的高分贝道:“太好了,我请你吃饭,未来大道三岛咖啡,ok?”郭兰知道在岭西那里西餐还算不错,自己正好不知道吃什么好,一边答应着一边找到一个可以掉头的地方,向未来大道驶去。

    李静好久没有联系了,李静是搞设计装修的,正好可以帮自己设计装修一下写字楼和形象店,郭兰也知道李静应该有什么事情,不过作为沙洲常务副市长马有才的二奶的李静,应该求不到自己头上。

    李静的日子没有郭兰想的那么好过,马有才被200万的受贿审查两次,黄子堤的出走也让他颇有感受,年龄愈大,做事沉稳下来,很想平安着路,不咸不淡照顾着李静的装修工程,这次知道茂云开发青龙山旅游风景区,茂云到翠山县青龙山沿途的高速广告应该是没有人发掘的潜在商机,而茂云市长侯卫东就是好友兰兰的多年同事邻居,这个工程郭兰出面,十拿九稳,恰在岭西的郭兰简直是送给她的财神奶奶了。

    当郭兰很稳妥将车停在三岛咖啡车位时,李静还在三岛咖啡门前路边东张西望,郭兰嗨了一声锁了车,挎包走了过来,李静被镇住了,一身忆江南优雅的粉色短大衣,苗条婀娜的身姿,标致俏丽的脸庞,脱俗高雅,时尚妩媚,郭兰气质不同凡响了,李静夸张的指了指车:“兰兰,你变化也太大了。”郭兰羞羞的挎起李静的胳臂向店里走去边道:“为了给我妈看病我先在岭西开了个服装店,现在刚做了忆江南岭西总代,正为难设计装修,你就自投罗网了。”李静和郭兰多年好友,本身又是找郭兰帮忙的,很大气的道:“小意思,我就是学这个的,只要兰兰你不嫌弃我的水平,我全包了。”郭兰很是开心,这一块做了,人员聘用好了,自己的事业也就进入轨道了,自己就可以开始总代生涯了,以自己多年职业女性的感触,忆江南在职场女性上班族中很有市场,女性消费已经鹊起,郭兰对自己充满信心和憧憬。

    郭兰点了柠檬水、牛排和水果沙拉,李静就照单复制了一份道:“兰兰,你帮我约见一下侯卫东好吗,我想揽下茂云景区的广告牌业务,以我的眼光,茂云青龙山开发出来肯定是全国旅游热点,路边广告牌将是宾馆酒店,岭西知名企业展现的舞台。”郭兰知道侯卫东帮李静拿下过沙洲南部新区的路边广告牌,道:“你的业务侯卫东又不是没有帮过你,一回生二回熟吗?”那次李静是叫马有才打了招呼,事后李静感觉那是理所应当的,连个谢字都没有说给侯卫东,为此马有才还骂过自己不会来事,现在如何开得了口,何况侯卫东不是当初那样的身份,自己想见也难。郭兰表面淡然,心里却想,侯卫东现在在做什么呢,十几天没有联系了,心底的思念如疯长的小草,在不经意的时候,已经长满了自己的心扉。

    一边默念侯卫东刚自己的单独联系的新手机号码1**23335858,重复的后四位号码肯定是侯卫东迎合自己车牌的细心之举。

    李静细细看着郭兰精致俏丽的脸庞,暗想这个天生丽质的女人,一般男人怎么可以进入她的法眼。“兰兰,你现在谈男朋友没有啊。”郭兰把思绪拉了回来叹道:“我妈在上海治疗,一直等待合适肾源,为了我妈,不得不经商赚钱,做服装生意,忙的昏天黑地的,暂不考虑。”李静也是情场老手,看着郭兰暗含幸福的眼神,也就心照不宣。郭兰肯定是有心上人的,自己未必有郭兰幸福,李静有些黯然道:“兰兰,过了年我安排设计人员入场,我的事你一定和侯卫东联系联系,我随时听候你的回信。”“我也忙,侯卫东更忙,电话能不能联系上说不准,我会尽量。”两人都是淑女风范,温文尔雅用餐,低声切切私语。分手时,看着郭兰自信红润神采奕奕驾岭西n5858车而去,李静心道:郭兰背后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

    侯卫东官场笔记890章排兵布阵

    2004年的农历腊月初八,天空阴霾,云层低压,寒风如刀,在岭西人民公园山背后,一座欧式花园别墅依山而建,凉亭、水榭一应俱全,俨然一个世外桃源,虽然别墅内装点的春意盎然,茂云工安局长闻天强脸色抑郁如同天气,失神靠在大沙发里,最初知道侯卫东到茂云做市长,他颇有些不以为然,溜须拍马式秘书爬上来的市长能奈我何?李建林数次警告闻天强,不可玩火,侯卫东虽然年轻,稳重多谋,意志坚定,可闻天强心高气傲之人,从不将新任市长放在眼里,他论资历在茂云警界盘踞多年,可谓一呼百应,论人脉和副省长陈雨录,原市委书记现人大主任李建林称兄道弟,论实力,拥财过亿,论狠辣,各路黑道团伙尊为大哥。可不到二十天风云突变,副省长兼工安厅长的陈老兄怎么也联系不到了,**厅政治部说跟工安部领导出访了,春节一向要拜访陈老兄,情况不对头。听李建林说也逐渐感觉茂云干部很心服侯卫东,除了铁杆嫡系,也不敢怎么兜揽了。手机突然响起,心事重重的闻天强推了推金丝眼镜,看了号码一眼接通道:”李主任,有何指示,天冷的邪乎,泡泡温泉去吧。”李建林没有一常温和老大哥形象道:“泡个鸟温泉,段宜勇和侯卫东不知道密谋了什么,今晚通知在家常委在一号楼开会,我估计没有什么好事。”茂云一直出乱子,李建林官场多年已经感到省委市委在布局。李建林妻子周萍和侯卫东妻子张小佳在上海同学2年,侯卫东未到任之时两家特意聚会过,谁知道以后侯卫东张小佳滴水不漏,侯卫东来到茂云更是和段宜勇默默计划如同围棋落子,却和自己保持距离,继续深沉着道:“天强该收敛收敛些吧,我们是土生土长的茂云人,侯卫东不会扎根茂云,你该低调就低调,还是要多汇报多请示,别总觉侯卫东是年轻后辈,我和他还称兄道弟。”闻天强从警以来屡破大案,在茂云经营20多年,傲气很足,侯卫东秘书出身处事故意式的波澜不惊的做派自己很看不上。闻天强近一段联系不上陈雨录,心里预感不妙口上不服气道:“李主任,侯卫东毛头小子一个,在茂云轮不到他牛b。”李建林不由暗道:坏事也是坏在闻天强的傲气上,侯卫东不是等闲之人啊,要不是西陆的私开金矿年产值几千万,西陆国房局长刘刚极讲原则水泼不进,盯住不放,硬要关闭处罚,自己真不该趟这浑水。

    在召开此次常委会之前,侯卫东建议段宜勇、吴北京、朱小勇、杜山东五人在二号楼碰了头,侯卫东知道这几位是祝炎信任的人,应该没有问题。树欲静而风不止,必须釜底抽薪,切断伸向各个产业的黑手,在闻天强尚未暴露的情况下,这些情况段宜勇和自己都不能明说,将闻天强调岗到市司法局任局长却如箭在弦,春节期间茂云再不能出什么乱子了。五人充分酝酿取得一致后,侯卫东将由省**厅出面调来邓家春主持茂云工安局的方案拿了出来,在成津工作过的朱小勇,对邓家春印象深刻——精干而又煞气十足,道:“老邓很有魄力,在成津堪称铁腕治警,是主政茂云工安局的合适人选。”吴北京是外来干部,任市委专管组织的副书记,和祝炎搭档时,一直想走平衡路线,可是本地干部根深叶茂,一把手祝炎还能控制局面,而他虽位置重要影响力大打折扣,侯卫东来到茂云不久,思路清晰,协调段宜勇下了决心拿本地干部闻天强开刀,心里很是佩服,稳重道:“这次调整如果常委会通过,我建议由朱部长通知闻天强局长来市委,宣读市委决定,闻局长有情绪我来谈心。”这是他分内之事,主动提出,也说明他是拥护侯卫东提议的。杜山东任政法委书记没有兼**局长,没有什么意思,因为西陆命案,久拖不破,反而在市领导里处处矮人一头,早有换将打算,如此计议正合心意,当然五人商议很多细节,计议妥当,段宜勇总结道:“茂云稳定发展的大局有赖各位,市委下决心不是心血来潮,开矿暴富经济上来了,黄赌毒却泛滥,黑恶势力发展迅速,甚至西陆连发两宗命案,至今不见真相,诸位触目惊心啊。侯市长刚上任,决心从快优先部署茂云治安治理,我全力支持侯市长的思路,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一些干部需要动动了。”几个领导心道段宜勇说的不错,怎么就不像一把手的口气,看来段宜勇做市长做出习惯来了。几位难得聚在一起用晚餐,喝了腊八粥,毕竟有些密谋调整干部的意味,气氛却有些压抑。

    基层地市,历来有晚上开会的习惯,白天各个领导事务众多很难静心,所以越是到基层,开会越是持久,也不能完全怪地市的领导不利落,因为越是到下面,事情越具体,也越复杂,很多会议往往不得不通宵达旦。市委秘书长何庆北京出差去了,市委副秘书长张宏和市政府秘书长李云在做会务服务,张宏是祝炎在茂云的嫡系,原来在组织部任副部长,很有眼色的人物,也很受段宜勇看重,特意安排做了市委副秘书长。

    侯卫东俨然是这次常委会的核心人物,在走向一号楼的途中,市委市政府很多干部驻足微笑问好,侯卫东没有回话只是微笑着略点了头,不过点头的动作自己都没有感觉,这不但是为着必要的尊严,事实上也不可能见人就地点头。做了领导上了级别碰面的人多半都想同他打招呼,他如果也像常人,逢人就点头,一天到晚不像鸡啄米似的?那样不仅没人说你平易近人,反而说你没有威仪,侯卫东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习惯。

    由于预见不妙,市人大主任李建林反而来的最早,坐在市委书记专座旁边有涵养地品着茶,感触颇深暗道:侯卫东来的时间不长,代市长的代字还没有去,身边就凝聚不少人,当真了得,还是侯卫东人脉深厚长袖善舞啊,今晚议题肯定是人事任免。只要人事变动对茂云本地派不利,该如何扳回这一局呢。

    常委的秘书们陆陆续续将各位领导的茶杯眼镜香烟之类摆好,撤了出去,约有三五分钟,在云州的常委各带自己机密记事本按照职务顺序依次进入会议室,政法委书记杜东严肃的先进来坐在稍后的位置,一两分钟后进来的是政协主席杨鹏,杨鹏是老牌副市长任的政协主席,工农兵大学毕业出过不少笑话,最经典的莫过于一次会议,秘书写的稿子中有“吹毛求疵”字样,老杨副市长读了句“吹毛求比”,雷倒在座同志一片,在云州落下个“求比市长”称号,老杨和老伙计聚会饮酒被拿这个说笑,当时的杨市长还不服气道:“吹毛当然求比了,难道不成求个吊。”又是笑倒一片。这个典故张卫东得自朱小勇,组织部长朱小勇进来举止很从容,岳父家来往的都是高官,大局面见的多,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的次数多,领导气质也培养出来了。市委副书记吴北京到了不久,张卫东按照市长的惯例在会议开始时间八点差二分就到了一号楼常委会议室,很意外的见李建山早早入座,面前烟雾缭绕,据晏子平讲一般情况人大主任李建山是和段勇一起有说有笑进来入座的。各位常委见张卫东进来,挨的最近的副书记吴北京忙和张卫东握手,李建山坐着未动但让着香烟,政协主席杨鹏微笑点头示意,朱小勇和杜东缺站起以表示尊重,顿时一堂和气。整八点时刻,段勇沉重着迈步进来,张卫东尊重的起身微笑着向段勇伸出手来,除了朱小勇欠身示意外,大多常委只是端正了些身姿毫无表情玩着深沉。这是段勇从市长转变成市委书记后一向的待遇,张卫东暗道:段勇软弱可见一斑,我要拿出些霸气来,市委市政府主官如果都示弱,班子没有向心力还谈什么战斗力。

    段勇咳了咳清了清嗓子道:“同志们,今天常委会议,主要研究三项人事调整。刘副市长在川西开会,宣传部长余部长和市委何秘书长在北京出差,会议内容另行传达吧,春节临近,这次常委会很迫切,你看张市长,我们是不是现在开始。”张卫东很礼貌接受了段勇的示好,目光冷峻道:“请段书记指主持开始吧”。各位常委都打开了面前笔记本,做书写状,段勇道:“市委市政府一向高度重视云州经济发展环境,可是临近年底,云州治安环境有所恶化,二起命案至今没有结果。市委决定这种重新部署治安治理工作,遵照组织程序适当调整司法局**局检察院一把手职务,请朱部长将具体议题内容讲一下。”

    ( 官路风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