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都市小说 > 高达之曙光 > 第八十六话、逃逃出生天(下)
    “哒哒哒哒哒!”

    修的枪本应该是例无虚发的,但是他这么一开枪,原本围绕着他的孩子们却收到了惊吓。

    本就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的孩子们再度听到这宛如死神狞笑一般的枪声,顿时吓得疯了一般四处逃窜,有几个好死不死正好挡在了萨姆的身前,让修最终咬牙移开了枪口,仅仅射中了萨姆的右臂,还是让他捂着右臂跑了,那堪比调整者的逃跑速度让修不得不感慨,人的潜能真是无限的。

    修倒是不在意那几个孩子的性命,最正确的做法,便是应该毫不犹豫的开枪,将那些孩子连同萨姆一起射穿。可是,他却不想在米丝蒂面前这么做。他有一种感觉,一旦他在米丝蒂的眼前对着这群孩子开了枪,他就再也没有办法坦然面对米丝蒂那双澄澈的眼睛。

    当然,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让萨姆跑了,待会儿警铃便会大作,逃跑起来就更加的困难。尤其是还要带着米丝蒂,和这个名为史黛拉的金发女孩。

    修咬了咬牙,将步枪举向天花板,将所有的监视器和电路全部射烂。

    “哇呀!”米丝蒂和史黛拉都不由得吓得大叫,只是因为她的手被修死死地拉着,才没有像那群孩子一般被吓得乱窜。而这时的史黛拉已经被吓哭了起来,紧紧地抱着米丝蒂,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嘴里还在不停的喊着妈妈。

    但是修将所有的一切射完之后却仍然不停止,直到将一弹夹的子弹全部射完,他才将那柄机枪随手丢掷在地上。而此刻,这个原本还挤满小孩子的房间,已经变得空荡荡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想要逃出去,不做点什么是不行的。只有把水搅混了,才好浑水摸鱼。修现在做的,就是为了把这趟水搅得越混越好!之所以对天花板开枪,就是为了要将这些孩子全部轰出去,最好让他们在这个研究所里到处乱窜,让他们好好地头疼上一阵子,然后自己再趁机逃跑!

    至于这些孩子的生死,就不是他能够考虑的事情了。连自然人自身都不把他们当人看,轮得到他一个调整者怪物在这里瞎操什么心!

    他松开米丝蒂的手,将铭牌重新带回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将米丝蒂背起,再用左手单手将还在哭泣的史黛拉抱起,右手则是从腰间的拔下了手枪,握在手中。

    “米丝蒂,史黛拉,”警铃大响,在迈出脚步之前,修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对着米丝蒂和史黛拉说,“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睁开眼睛,也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只要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就好,听到了么?”

    在修背上的米丝蒂听到这句话,娇弱的身体不由得抖了一下,然后紧紧地抱紧了修的脖子。史黛拉也抱紧了修的脖子,将脸靠在修的肩膀上不住的抽泣着,将修的肩膀弄得一阵湿热。

    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抱紧了史黛拉,然后开始飞奔起来。

    在之前修曾经下载过整个研究所的设计图,虽不能说完全记下来,但是对于大致的路径都还是比较清楚地,所以基本上还是没有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的在研究所里绕路。

    基本上遇到卫兵,能躲就躲。以修的身手,类似于撑开四肢躲在天花板的墙角之类的事情还是可以轻松做到的。尽管现如今多了米丝蒂和史黛拉两个负累,但是小女孩的体重不是很重,修的体能又远超常人,所以也基本不甚费力。当然碰到落单的,也可以用消音手枪直接一枪干掉。武器自然也是顺手牵羊的,所以修丝毫不用估计弹药问题。

    一路上,对于这些研究设备,修也是尽量的能破坏就破坏,反正这些玩意儿留着也祸害。况且修很清楚,那群孩子所能引起的混乱十分有限,所以当然能破坏就破坏。反正修不心疼,但是那群家伙应该心疼的要命吧?而且修专门挑准了电路和燃气管道射击,引起了不少的小爆炸,让他们一边心疼去吧!

    当然,如果一路破坏的话,很容易就能让人知晓自己所处的位置。所以修偶尔也会绕路,把敌人引过来之后,用尸体上扒下来的手榴弹给他们来个一锅端!这也算是修作为猎物的优势之一,这场逃亡与追逐的游戏,究竟谁是猎物谁是猎手,还说不定呢!

    ==================================================================

    “那个该死的实验体找到了没有!”总控制室,脸色苍白的萨姆打开了门,对着里面的人有些气急败坏的说。他的右手已经草草包扎完毕,所幸子弹没有入骨,注射了止痛针之后总算是没有之前那样撕心裂肺的疼痛了。

    看着右手被包成了粽子的萨姆,在总控制室的研究人员和士兵都不由得一愣,但是看到萨姆那铁青的脸色,谁也没敢再多说一句,只得实话实说。

    “这个实验体是个十分出色地战士,在逃跑的同时不断破坏我们的研究所的设备来扰乱我们的耳目,更是借着这个机会干掉了我们十分多的弟兄……”

    “也即是说,还没有抓到了?”萨姆的脸色十分难看,左手捂着自己被绑的结实的右臂,止不住的颤抖着,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愤怒,“他破坏了我们多少的设施?”

    “大约……三成左右,”报告的士兵看着萨姆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咽了口口水,“其中包括,我们之前用来实验的小动物的试验资料,还有……那个γ-glipheptin药剂储存仓……”

    “砰!”萨姆用尚完好的左拳狠狠地砸在桌面上,双眼瞪大,整个身体都在不停地颤抖着。

    “给我杀了那个家伙!给我杀了那个家伙!”萨姆气的简直要发疯了。

    强化人药物,γ-glipheptin,这个研究可谓是他一生的心血,药剂的生产也不是那么的容易,被他这么一破坏,简直是断送了这一大批实验体继续试验的可能!

    “可……可是,萨姆博士,理事阁下的命令是要活捉他啊!”那群士兵和研究员统统都傻了眼。

    “那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逃走,将这个研究所的秘密泄露出去?”萨姆回过头来,发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刚刚那个发话的士兵,让他瞬间吓了回去,不敢再多说一句。

    “说不出话了?那还不赶紧给我去?”萨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是,是的!”那些士兵见到萨姆博士发飙,那还不敢赶紧拿起武器冲了出去。

    “那,萨姆博士,我们被破坏γ-glipheptin药物要怎么办?”那些研究员们马上便围了上来,“这边还要试验,理事阁下那边的那三个生体cpu还要药剂维持啊!”

    “能怎么办!赶紧将备用的那些先拿出来啊!全部都留下来给那三个生体cpu用来维持!否则理事阁下一定会第一个崩了你们!新的实验体就先不要管他们了,死了就死了吧,反正我们还能继续再抓!”萨姆没好气的说,心中对那个该死的实验体更是恨到了极点,却也惧怕到了极点。

    “等一下,”萨姆忽然出声叫住了最后一个正要出门的士兵,“你等等,有样东西你带上!”

    萨姆带着那个士兵走出了总控制室,来到了他的个人实验室,打开保险箱,从里面拿出了一管淡蓝色的药剂,交到那个士兵的手中。

    “找一个你们队伍中枪法最好的,将这个针剂作为子弹射中他!记住一定要射中他知道么?如果敢射偏了,我就让你也尝一尝这药剂的味道!”萨姆将这管淡蓝色的针剂交到他的手中,末了还忍不住狠狠地威胁上一番。因为对他来说,这管药剂相当珍贵,制作难度甚至还高于γ-glipheptin的制作。

    这管药剂有一个相当好听的名字,叫做“净化”。意为净化掉一切的污秽,还一个自然人一个蓝色而清净的世界!它是一款专门针对调整者而设计的基因崩坏药剂,一旦注入体内,接触到血液,就会随着血液流动到全身,到达每一个细胞,针对基因层面进行破坏。它的作用机制就宛如推倒多米诺骨牌的那个小铁球,让基因本身产生连锁崩坏反应。越是优秀的基因,崩坏起来就越厉害,越彻底!

    这管药剂本来是为了歼灭所有的调整者而设计的,就像当初的s2流行型感冒专门针对自然人一般。可惜因为材料缘故,没有办法大批量生产,只留下这么一个原液,被他摆在保险箱里面,一直没能派上用场,却也舍不得丢掉。没想到,会在这么一天,这样的情况下派上了用场。

    他之所以会这么做,实在是因为修将他吓怕了,那样的狠劲,那样超乎常人的力量和行动力,还要基因进化的能力,实在让他很怀疑,普通的枪械能不能将其杀死,所以,他才决定将这个东西拿出来!凭他这么优秀的基因,中了这个玩意之后,一定会很爽吧?

    萨姆忍不住疯狂的大笑了起来,似乎要将所有的恐惧和愤恨都笑出来一般。

    ===============================================================

    格纳库。

    修看着停留在那边的ms,不由得喜出望外。虽然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货色,仅仅只是地球军最常见的强袭短剑,但是在这个时刻,也算是聊胜于无了。起码,有了这个玩意儿,逃跑的成功率就高上了不少。

    “你们在这里好好躲着,千万不要乱动,也不要出声!我等一下马上就来接你们!”

    修如是对着米丝蒂与史黛拉说。史黛拉还是在那边不住的轻泣着,但是米丝蒂却对着修点了点头,然后学着史黛拉刚刚的样子,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颤抖的史黛拉,轻轻的说:“没关系,史黛拉姐姐,不要怕,大哥哥一定会带我们出去的!”

    米丝蒂对于修的信任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害怕,到达了一种盲目的程度。而修,也不会让她失望。

    少了那两个孩子,修的行动就比之前灵敏了很多。借助格纳库之中错综复杂的管道,轻轻松松的就爬到了登机用的栈桥之上。

    “喂!”

    接到了实验体逃跑的消息,而在ms上待命,随时准备出击的驾驶员,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刚抬起头来,就对上了一个浑身是血,带着狞笑的凶狠脸颊。

    “唔!”他的惊呼声还没有来的及脱口而出,就被修一把从驾驶舱之中拽了出来,直接从栈桥上扔了下去!就算不直接摔死估计也要摔他个三等残废!

    惨叫声顿时引起了其他的ms驾驶员的注意,他们纷纷开始在通讯之中呼喊对方的名字,看看到底是谁出了意外。修却直接关了通讯,他之所以又没偷偷地解决掉那个人,就是为了能够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才好将他们带离出这个仓库。否则,一旦在这里开打,躲在一旁的米丝蒂和史黛拉可就危险了。

    很快,修所在的强袭短剑便引起了所有机师的注意,但是在那之前,修已经一脚马力,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举起背后的光束步枪射烂了闸门,然后一脚将闸门踹飞了出去,连机带门,消失在走廊的尽头。这么短的时间,已经足够修将这个机体的os重新调整上一遍了。

    自然人的os果然烂的可以,一些设定都粗劣的直接交给电脑来指挥,这让习惯了蓝异端的灵活的修十分的难受,索性直接完全重置了机体的os,从头开始重新编写。如果是一台类似的蓝异端的特装机,那这个过程就要花费上很多时间。但是这台强袭短剑是一台量产机,尤其这台强袭短剑还是根据强袭而开发的,系统什么都基本照搬,所以修编写起来就得心应手了很多。况且修也不指望这台机体可以跟着自己奋战多久,索性就编了个基本运动骨架了事,花不了多少时间。

    “快追!”看到修消失,剩下的三个的机师顿时反应过来,纷纷开着自己的强袭短剑追了上去。

    “在哪里?他跑到哪里去了?”

    “好吧跑到右边去了!”

    “右边?哼,哪里可是整备室啊!那个地方没有另一个出口,这个家伙自己一头扎进了死路!”

    “那正好,就让我们来个瓮中捉鳖!”

    “调整者的怪物们,也不过就只是这种程度而已!”

    三台强袭短剑同时冲进了整备室,顿时,便发现了站在他们正对面的那台强袭短剑。看到他们三人进来之后,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光束步枪。

    “哼,放弃抵抗了么?那正好,理事阁下叮嘱,务必要生擒他!”其中一个机师冷笑一声,打开了扩音喇叭,“实验体,赶紧投降,乖乖地从机体上下来!”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强袭短剑的沉默。

    “哼,再不下来,就真的开枪打爆你的驾驶舱了!”

    回答他的依然是沉默。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恩?”

    正在他们忍不住想要用武力逼修就范的时候,他的屏幕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团黑色的东西,完全遮盖了他们的视线。

    “这……这是什么?”

    “怎么回事?”

    “我,我看不到了!”

    “这是火箭燃料,你们这群笨蛋!”

    修站在这群强袭短剑头顶上的栈桥之上,手里拿着还在不停喷涌着燃料的从燃料阀接出来的燃料管,冷笑一声,从栈桥上跳下,借助燃料喷射的力道安全落地,然后又重新回到了自己那台强袭短剑的驾驶舱之中。

    “千万不要开枪哦,如果你们不想爆炸的话!”修微笑着说,“一个小小的将枪放下来的定时程序就将你们骗过了,自然人的智商实在是有待提高。”

    “可恶,你这个卑鄙的家伙!”

    “玩这种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

    修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几个家伙,还真是极品啊,战争,还讲什么英雄好汉?

    修不再鸟他们,直接抬起光束步枪给他们一枪。他们不敢开枪,可不代表修不敢开枪。爆炸的火浪点燃了燃料管,更是顺着燃料管直接燃烧到了燃料阀之中,看来引起一场大爆炸是难免了。

    修看了看火势,便不再逗留,马上回身去接史黛拉她们。

    ==================================================================

    “哒哒哒……”

    枪声和小孩子的哭声终于也蔓延到这边来了。

    “唔!”史黛拉现在对枪声过敏,一听到枪声再次,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肩。

    “史黛拉姐姐,没事的,大哥哥绝对回来救我们的!”

    “砰!”仿佛回应着米丝蒂的话,突然一声剧烈的炸响,整个格纳库开始震动起来,那巨大的声响和爆炸的风浪都让史黛拉和米丝蒂都忍不住尖叫一声。

    燃料阀的爆炸让旁边格纳库的结构也被整个破坏,地板开始裂了开来,天花板更是直接塌下来了一大块,露出了清澈的蓝天。

    “米丝蒂,史黛拉!”修显然也没有预料到引爆燃料阀居然会让整个整备室被炸上了天不说,还让旁边的本该坚固无比的格纳库都开始出现了坍塌。心急两人的修再毫无犹豫,直接开着强袭短剑就这么撞了进来,打开驾驶舱便直接跳了下来。

    “大哥哥!”看到修终于出现,米丝蒂不由得激动地轻泣了起来,兴奋地拉着史黛拉的手,“史黛拉姐姐,不要怕,大哥哥来救我们了!”

    她虽然之前一直安慰着史黛拉,但是事实上她也十分的害怕,仅仅凭着对修的盲目信任而坚持着,如今看到修再度出现在眼前,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们走!”修再度将米丝蒂背上背,单手将史黛拉抱起,踩着电缆绳就要踏上那架强袭短剑。

    “他们在这里!”但就在这个最要命的时刻,那群士兵的大部队终于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举起枪来就朝着还在电缆绳上的三人不停地射击。

    电缆绳上活动的空间实在有限,修索性直接一跃而起,单手扣住了驾驶舱的下臂,竟是就这么靠着单臂的力量带着两人爬了上去。

    “砰!”修忽然感觉到自己抱着史黛拉的左臂被什么东西扎了进来,然后一阵剧痛感从左臂上蔓延开来,让修竟是一下子失去了力气,左臂情不自禁的松了开来。

    “唔!”史黛拉双眼睁得大大的,似乎有些惊愕和不解,纤细的双手没能抱紧修的脖子,只能来得及抓住修脖子上的铭牌。但是那小小的铭牌却承受不住史黛拉的重量,精细的链子在修的脖子上断裂了开来,被史黛拉抓在手中,一齐落了下去……

    “史黛拉!”

    “史黛拉姐姐!”

    然而众多的枪口却容不得修哪怕一丝的犹豫,他只能强自忍下疼痛,马上爬进了驾驶舱,关上了舱门。启动了系统,却看见自己的左臂上扎着一个已经注射完毕的枕头,里面隐隐可见一丝淡蓝的液体。修想也没想,就随手拔下了它,丢在一旁。

    “大哥哥,史黛拉姐姐她!”米丝蒂从修的身上下来,紧紧地抓住修的手臂,泪眼朦胧地说。

    “我知道,”修用右手摸了摸米丝蒂的头,“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回来救她的,好么?”

    疼痛已经开始从左臂蔓延向全身了,修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给自己注射了什么,但是恐怕绝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此刻如果再不走的话,那就连自己和米丝蒂也走不掉了!

    修不再犹豫,一脚动力,强袭短剑冲天而起,直接从天花板的缺口中飞了出去。

    最后转头向下一看,便不再犹豫,将推进器踩到底,全速离开。

    【史黛拉,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只要你还活着,只要我还活着!】

    =========================================================

    又是六千字,我脆弱的睾丸又燃烧殆尽了……

    ( 高达之曙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