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很不善 > 133:口是心非,她出事心他们都心急
    晚间,权湛野回来了,样子看上去有些疲惫,刚进家就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见王嫂在摆弄碗筷,他问她,“她应该还算安静吧?”

    闻言,王嫂回头看了他一眼,点头说道:“很安静!”

    “你另外准备一些吃的,我送上去。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这一听,王嫂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心想,这男人……刀子嘴豆腐心?

    虽然不敢去猜测权先生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王嫂还是很乐意去另外准备一份的。

    她点头应了,而后去了厨房。

    再出来,手中端着托盘,托盘里放着一碗饭,两碟菜,她站在旁边说:“走吧,您要是亲自给她送吃的,她一定会感动的。”

    权湛野唇角划过一抹讥诮,感动?她要是知道什么叫感动,就不会一次又一次的跟他对着干了。

    他起身,接过王嫂手中的托盘,“你先自己吃吧,我送上去。”

    言外之意,叫她别跟着。

    王嫂是个极聪明的保姆,会意了,然后目送他上楼。

    站在房间门口,他拿钥匙来开门,再将门推开,里面漆黑一片,完全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他蹙眉,心里在猜测她的处境,是睡觉了?这才几点她就睡了?很累吗?

    他阔步走进来,开了房间里的灯,灯光骤然变亮,冰冷的打在窗户边坐着的女人身上,她背对着门,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很安静,却静得也让人心疼。

    他放下托盘,走过去站在她旁边,声音淡淡的问,“在想什么?”

    听到声音,景惜才晃神,可她并没有看他,目光一直盯着前面浩瀚没有半点星光的夜空,她说:“要下雨了。”

    他看了一眼窗外,外面的确很黑,可他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坐在这里不开灯。

    他示意她,“去吃些东西。”

    据说早上王嫂端来,她也没吃,这是要跟他绝食的节奏吗?

    景惜摇头,“没胃口。”

    他眯眼瞧她,“是因为出不去?”

    “是因为这里的空气让人感到恶心。”

    “……”

    他本来在和颜悦色的跟她讲,结果呢?她却这么不给他面子。

    权湛野是个多么傲娇的人,而在这女人面前,他却变得软弱不堪,对她,他打不得,骂不得,甚至凶她的时候,他都感觉心脏传来抽搐的痛。

    因为贝儿不是他的了,所以苏沫流掉的那个孩子,他无需再去怪她,可如今她又在欺瞒他香婵的下落,他是真恨不得将她的记忆给解剖出来。

    这个女人,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好,这里的空气让你感到恶心是吧?景惜,那你就一辈子别想逃离这样的恶心。”

    他冷冷的丢下两句话,转身就走。

    他觉得,再跟她谈下去,他要发疯,为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态度发疯,他权湛野什么时候这般屈辱过?她是第一个让他打破先例的女人,也是第一个让他又爱又恨,恨不得揉进骨子里融化的女人。

    气死他了。

    “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这样对我有意思吗?”

    他刚走到门口,她就忍不住转身来对着他喊。

    权湛野脚步顿住,喉结滚动了几下,胸口酸涩萌生,极不是滋味。

    他再次抛出阴冷如魔般的声音,“我之所以这么对你,你不是不知道,只要你告诉我他们的下落,我自然会放了你。”

    她忍不住暴喊,“我说了,我不知道,你要我怎么说啊?”

    不知道?这鬼话只有她这么愚蠢的女人说得出来。

    他胸口堵着闷气,一怒,猛地转身,双目嗜血一般瞪着她,“你敢说你真不知道?”

    景惜看着他双目发红喷火的样子,身子怯了怯,而后理直气壮地说:“我不知道,我就是不知道。”

    “景惜,我说了,看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手段硬。”

    他无情的抛下话,转身就走。

    再跟她争执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发怒后,会不会掐死她。

    谁知道走到门口,又听见景惜大叫,“你找他们做什么啊?人家是相爱的,香婵只想跟那个属于她的男人在一起,她不想回来,也不希望你们去打扰他们两个人的生活,权湛野,你们要是真为她想,那就成全他们,他们或许会感激你们的。”

    “……”还说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不知道的话,她会知道这些吗?

    权湛野再一次被她成功的惹怒了,转身过来,伸手一把扼住景惜的脖子,目光凌厉如刺,“你说,他们到底在哪儿?景惜,你要再不说,老子现在就掐死你。”

    她仰着脖子,对视上他骇人的目光,此刻,她竟然出奇般的淡然,唇角无意的扯出一抹笑意,笑得眼底都是凄凉。

    “我说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事实上,她是真的不知道。

    她也只跟他们俩在秘密花园碰面,然后去餐厅用餐,在一起聊了几个小时后,他们俩送她去酒店,她工作了几天,就回来了,具体是真的不知道他们居住在哪儿,要她怎么说?

    心里觉得好委屈,一委屈,眼角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淌了下来。

    本来,权湛野是狠了心的,她要再敢不说,他真会动手掐死她。

    可看到她眼角的泪水,看到她盯着自己迷茫目光,看着她还是那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他竟然……又他妈的心软了。

    他松了手,脚步踉跄一下,退开一步,看着她,再也没有力气质问了。

    “好,你不说是吧,那你一辈子就别想离开这里。”

    他款款转身,如清风般走开。

    景惜吸了吸鼻子,看着他冷情的背影,沙哑着嗓子喊:“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囚禁我又有什么用,权湛野,我们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你不是永远都不想再见到我吗?你放了我,你放了我啊!”

    ‘砰’的一声,他摔上门,笔直僵硬的靠在门旁边的墙壁上,眉宇紧蹙,神色暗沉,好像在隐忍着什么,促使那双深邃的眼眸里,多出了些许的忧愁。

    最后,他还是走了,这一走,此后的很多天里,没再来见过景惜。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天了,景惜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权湛野说过,要她一辈子在这里,难道她就该听天由命吗?

    不行!她得想办法出去。

    她去浴室洗了个澡,对着镜子看自己,被关在这里的这些天里,她的脸色看上去憔悴很多,因为少吃的缘故,所以整个人也消瘦了。

    她觉得,欺骗王嫂的话,会给她带来麻烦,所以,她决定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那天下午,王嫂准时给她送吃的过来,开门了,却不见房间里有人,于是她就到浴室门口去喊,“太太,吃饭了。”

    里面没有回应,也听不见流水的声音,王嫂很好奇,所以干脆推门进去。

    当看见景惜倒在地上,额头鲜血淋漓时,她整个人都呆傻了,半响才反应过来。

    “太太……”她慌忙扑过去抱住景惜喊,“太太您怎么了?太太……”

    躺在她怀里的人一动不动,整张苍白的小脸,吓得王嫂以为她……

    她急了,手忙脚乱的跑出去喊人,然后叫救护车,送景惜去医院的途中,她电话联系权湛野。

    那个时候的权湛野正在会议室开会,接到王嫂的电话,他第一感觉就是,肯定景惜有什么事,所以起身抛下会议室里的高层,直接站在廊道里接听。

    “什么事?”

    “太太,太太她晕倒在浴室里了,额头流了很多血。”电话里传来王嫂焦急的声音。

    权湛野一听,心口莫名的锥痛了下,而后怒斥道:“她晕倒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我能治她吗?还不赶紧送去医院。”

    王嫂赶紧点头,“嗯,我们就在去医院的路上,先这样吧,回头我再把她的情况告诉您。”

    挂了电话,权湛野说不担心那是假的,深呼吸一口气,他又重新拿起手机,拨打了慕司绝的号码!

    此时的慕司绝正在医院会诊,挺忙的,本来他是教授,可以不用这么忙,会诊时间也得由他自己来安排,可自从不想去理会景惜后,他就把自己困在医院里,强迫去忙碌。

    他认为,只有一心去给病人看病了,才不会去想景惜,这都多少天了,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医院。

    旁边的私人手机一响,他随手捞起来一看,是权湛野,他到觉得很稀奇,之前这人不是挺大牌吗?他想见都见不到他,现在打电话给他做什么?

    尽管心中有些猜疑,可他还是接了电话,“喂!阿湛,什么事啊?”

    “景惜出事了,马上送来你医院,你帮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电话里,男人的声音明显带着几分急迫。

    可比他反应更激烈的是慕司绝,一听景惜出事了,他连话都没回权湛野,起身推开椅子就走,后面助理问他还坐诊吗?他就回了一句,“安排到明天!”

    然后,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原来,他还是做不到对那个女人不闻不问,知道她出事了,他竟然跟丢了魂似的,奔跑到急救大楼门口去接她。

    <span class="a1star"  id="firstspan"></span>

    <span class="spantools" style="display:none">

    </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