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都市小说 > 小炮传奇 > 第八章:大被同眠(终章眠)
    “哇嘞,这样才爽嘛。”王小炮挺着大**,伸手从木盒中又掏出了三颗号球,念道:“四号、七号、十号美女出列。”

    念到号码的三位少女个个惊喜万分,像出笼的麻雀一般唧唧喳喳。目光都紧紧盯着那颤动的大**,心中突突的乱跳不已。原来这剩下的几个少女刚才突然发现这位王先生**的妙处,竟然可以自行震动,虽然闻所未闻,但亲眼所见之下,个个都想着先体验一把了。

    王小炮轻轻的扶起胡媚儿,让她端坐一旁,然后对着三个少女命令道:“脱去衣服像叠罗汉的那样趴在一起,三个小屄都对着我好了。”

    三个少女欢快的答应着,开始七手八脚的脱衣服,最先的那个马上趴在了会议桌上,撅着屁股等着被操。后来的一个也以相同的姿势趴在了那个少女的身上,调整了一下双腿,把双腿微曲蹲在桌上,也努力的露出了后庭等候被操,最后一个少女也爬上桌子,调整了半天才摆好姿势,此时,王小炮面对着三个并排的桃源洞,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各就各位,开搞啦。”

    震颤的**像钻头一般的挺进最下方的那个洞中,刚一入洞,上方的两个少女顿时也感受到了震动的乐趣,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跟着颤动起来,三个少女的身体在相互的震颤寻找到了一种异样的快感,不由的同时开始欢畅的呻吟起来。

    王小炮手扶**,抽送了二分钟后,见那少女的**里白浆喷涌,慢慢的褪出**,转而插入中间的嫩穴之中,周而复始之下,不到十分钟时间里,三位少女开始大声的叫唤起来。

    “啊……好舒服啊。”“哦……好爽……哦。”……

    那易小龙彻底的傻掉了,停下了自己运动,看着下身那已经彻底软掉的家伙,一言不发,双手抱头,彷佛昏睡过去一般。

    “看来,真伪已经不用比了啊。”小乔咽了下口水,才想起来那云泰居士已经尿遁多时了,当下清了清嗓子道:“好啦,已经不需要再比试了,王先生的优势明显,我已经断定无疑了,其他人都出去吧。”

    王小炮拔出**,看着颤动着的**一付不知所措的样子。一旁的胡媚儿扑哧一笑道:“你现在气沉丹田,双手叉腰,使劲的发力到那话儿就可以了。”

    王小炮依言沉身静气,双手叉腰,下身一运力,果然颤动着**在轰鸣中慢慢的停了下来。

    “哇嘞,果然神奇嘛。”王小炮笑了笑,再次一运力,那**又重新恢复了动力一般,轰鸣着颤抖起来。来回实验了几次,王小炮终于掌握的诀窍,满心的欢喜的说道:“谢谢你了,胡媚儿,不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好了,小炮,你也不用谢我什么了,我说了,是你救了我一命,所以我们没有谁欠谁的说法了。”胡媚儿眼见周围的人都快要走了,两人的谈话非常惹人注意,伸手一挥道:“我再下个障眼法吧。”

    只见胡媚儿挥手之下,四周的景物瞬间变得模糊起来,王小炮只觉得自己和胡媚儿被封闭在一个飘忽不定的空间中一般。

    “没事的,周围一切都停止了,我们说的话她们也都听不到的。”胡媚儿盘腿坐到了桌上。

    “哦,对了,讲讲你到底是谁吧?”王小炮走到桌旁,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香烟,点了一根后舒服的坐到一旁,听着胡媚儿的讲述。

    “你感觉的没错,我不是人,但是我也不是鬼,因为我是妖。”胡媚儿一字一句的说完,王小炮吓的差点被烟头烫到**,还好稀奇古怪的事情经历的多了,当下也不失态,赶忙按住心神,继续的期待着胡媚儿的讲述。

    “那一次你放掉的地下二层的黑毛怪就是我的真身,我其实是一只修炼千年的九尾狐。”

    “哇嘞……九尾狐?真的假的?那么有本事的妖怪为什么要我来放你出来呢?”王小炮摸了摸脑袋。

    胡媚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接口道:“其实说起来确实是这样,可是我们九尾狐有一条定律特别的无奈,那就是每修炼到一千年的时候,就会有一次天劫来临,那个时候,我们会失去法力三天,这段时间,如果抵御住了天劫,则会更进一步,如果失败,则功亏一篑。”

    “就在前几天,正是我修满第一个千年之际。我失去法力之时混入这个城市,却不想被人抓住。”

    “啊……原来是这样,那可危险的很了,抓你的人是谁?”王小炮追问道。

    “这人你见过的,就是那个什么狗屁大师。”胡媚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就是那个云泰居士?”王小炮试探的问道。

    “恩,就是他。本来我以为人世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现在的时代不会有什么降妖捉鬼的人士了,却不想刚一入城,就被那云泰妖道抓住,关入了那封闭的地下二层,四周的出口都被贴上了符咒封印。还好那个时候你出现了,我拼尽了全身的法力放出幻象来求助你,本来以为姑且试试看,没想到你真的可以打开那道石门,破了封印。”胡媚儿说完,忍不住拍了拍王小炮的后背,表示感谢。

    “原来是这样啊,那现在你恢复了法力吗?”王小炮看了看四周,发觉自己问的有些多余了,如果没有恢复法力,怎么可能释放法术呢。

    胡媚儿开心的点了点头,“不光恢复了法术,我还成功的渡过了天劫,现在的法力应该是比以前强了十倍不止啦。”

    “那可要恭喜你拉。”王小炮拱了拱手道。

    “好啦,小炮,该说的我都和你讲了,所以说你我之间就不要谢来谢去了,总之,我们如果有缘的话,还会再见的,我现在要走了哦。”胡媚儿站起身,准备离去。

    “那你现在要去哪里呢?”王小炮有些依依不舍起来。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来历奇幻,但是对自己确实是很好,以后如果有机会,王小炮还想着着多学一点法术什么的。

    “我现在第一等大事就是去抓住那个云泰大师了,我要好好的报答他的囚禁之恩。”胡媚儿说完,随手一挥,桌上的衣物又瞬间穿戴回自己的身体,再次挥手解除幻象后,招了招手和王小炮告别。

    看着离去的胡媚儿,王小炮心里莫名的激动,暗道:“我操,居然真的有神仙鬼怪啊。看来以后需要多结交点这方面的人士了,没准咱们也修修仙什么滴,那岂不是很畅快?”

    此时的会议室中只剩下小乔和王小炮两个人了,连那易小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走掉了。

    “王小炮,夏总果然没有看错你。好了,一切都已经说明,你就夏总的真命天子,去吧,现在就去夏总的办公室吧,她在等你。”

    “好的,谢谢你了。”王小炮礼貌的点了点头,正要转身之际,小乔喊住了王小炮,“等待,你……你把这封信带给夏总,好吗?”

    “哦,好的。”王小炮见小乔递给自己一封密封好的信件,突然咧嘴一乐道:“哇嘞,现在这年头,写信的可是少了哦!”抬头一看,王小炮居然发现此时的小乔竟然一脸的泪水,心中有些不忍,知道这封信可能对于两人很重要,沉声说道:“哦,好的呀,我现在就送过去哈。”

    王小炮哼着小曲慢慢的穿起衣服,等一切都收拾完毕后,一转身却发现那小乔已经走掉了,挠了挠头道:“真奇怪,怎么都走掉了呢?妈的,一早上还热热闹闹的,现在一个大吊人也看不到了。管他呢,我还是去见见夏总吧。”

    一路走回到夏总办公室前,王小炮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般,总觉得有些不真实,可是那胡媚儿教授自己的真功夫却假不了的,赶忙双手叉腰,下身运力,只见裤子开始跟着颤动起来,“坏了坏了,裤子要震坏了。”王小炮慌忙停住下身,抹了一把额头骂道::“好家伙,我这次是直接升级成了电动**了,呵呵!”

    敲了敲门,王小炮听到里面没有反应,轻轻的一推门,发现办公桌旁正坐着夏芙蓉夏总,只见她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来吧,小炮。”夏芙蓉轻轻的抬手召唤。

    (小炮传奇##首发性吧##作者:心宽炮叔##转载请注明出处)

    “哦,好滴啊。”王小炮嘿嘿一笑,关上门后晃悠到了夏芙蓉的办公桌前。

    “这个是那个小乔让我带给你的信。”王小炮掏出了那封信。

    “她又搞什么啊?”夏芙蓉接过信封,皱着眉头撕开了信封。却见娟娟清秀的字体跃然纸上,确实是小乔的亲笔。

    蓉儿: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所谓的称呼对于你我之间已经不再重要。宝贝、乖、大姐大、亲爱的、死东西、**……大堆的叫法,虽然不同,但却是只属于我们的专属。细数过去的这近十年的时间,往事一幕幕的浮现眼前,就好像还在昨天一般。

    睡着的你依然很美,像平时一样,我也照例想要给你盖上毛毯,却在起身之前失声哭泣。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你将属于一个男人,你将永远的离开我的怀抱。

    还记得吗?十年前的那个夜晚,雨大风疾,在学校宿舍楼那个老旧的淋浴间里,我为了那个男生哭的快要昏厥的时候,只有你始终陪伴在我的身边,当你的手伸进我下体的时候,才让我知道了什么才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

    四年前的那次偶遇,你把我彻底从毒品中救了出来,对我来讲,再次遇到你并且脱离毒品就像重新获得新生一般,也在那个时候起我暗暗决定了就这样一辈子跟在你的身边,照顾你,关心你,做你永远的港湾。

    也许你不知道,我曾经为你挡了多少次约会,我为你回绝了多少臭男人。可是这一次,你居然为了所谓的成功而改变自己,改变我们两之间的关系,你竟然让我和一个男人同时拥有你。你知道吗?爱是不可以分享的,这对于我来讲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远远的离开这里,也不愿意看着粗俗的男人占有你的身体。

    明天的比试不管结果如何,我已经不想再关注了,但是你放心,我会上好最后一班的,对于你,我还是不愿意和别人分享,所以我选择退出,我想出去走走,也许有一天我会回来,也许再也不会回来,谁知道呢?

    蓉儿,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吧,因为这样的分手对于你我来说也许是最好的方式吧,不要找我了,就这样让我静静的离开吧。

    永远爱你的小乔

    夏芙蓉面无表情的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烧掉了那封信,看着在烟灰缸中的信纸化为灰烬,她的嘴里喃喃自语道“小乔,后会有期吧。”片刻之后,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温柔的看着眼前的王小炮道“过来,到我旁边来。”

    王小炮大大咧咧的走到夏芙蓉的身边,却发现夏芙蓉桌上的显示器开着,“夏总上网啊?”一看不对,只见此时的液晶屏上,显示的画面正是那个会议室里的监控画面。

    “原来你都看到了啊?”王小炮恍然大悟,有些不好意思的锤了夏芙蓉的肩膀一下。

    “恩,不光看到了,我还自己准备了一下。”夏芙蓉扭捏的说道。

    “准备了什么”王小炮疑惑的盯着夏芙蓉。

    夏芙蓉的脸上微微一红,也不言语,轻轻的一推桌面,身体随着转椅滑出桌下。王小炮惊奇的发现此时的夏芙蓉居然没有穿裤子,她完全是**着下身。那丛浓密的阴毛之下,**已经湿润了。

    “原来夏总你……你这是?”王小炮咧嘴笑了。

    夏芙蓉瞪了一眼王小炮,沉声道:“还不掏家伙?”

    “哇嘞,现在?”

    “当然啦,办公室办公室,不办事怎么叫办公室?”

    “……”

    #################################

    三个月后的一天,人在外地的公司副总裁王小炮结束了谈判,成功的拿下了两百万的单子。谢绝了合作方的宴请匆匆搭乘最早一班飞机赶回了家。

    夜已经深了,临近自家那栋别墅的时候,王小炮停下了车,掏出了公文包中的那张纸,这是一张普通的白纸,上面记录着一个普通的地址,可是王小炮知道,这个地址却对于夏芙蓉来说,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因为这是胡媚儿送来的,说是查到了夏芙蓉亲弟弟下落了。王小炮轻轻的把纸条放在贴身的口袋里,打算回家后给夏芙蓉一个惊喜。

    胡媚儿这次是彻底的走了,不过临走之前告诉王小炮说,那个云泰居士和他的儿子都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不过这些,王小炮已经不再放在心上了,现在的他,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未来,也在慢慢的清晰起来。

    因为是偷偷回来的,所以王小炮轻手轻脚的开门,屏息静气的上楼,慢慢的打开卧室的房门,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

    赤身**的摸上了床,王小炮兴奋的抚摸着床上的老婆。

    “咦,怎么**变大了?”黑暗之中,王小炮猜疑道。

    “呃……怎么好像不对呀。”王小炮摸来摸去,发觉床上原来躺着两个人。

    “奸夫淫妇,趁我不在胡搞瞎搞啊。”王小炮终于暴怒起来。

    “啊……谁啊……”“怎么回事……”混乱之中,灯终于亮了起来。

    “小炮啊,你回来啊。”

    “咦……怎么是你。”

    三个人面面相觑。王小炮看着刘婷婷,疑惑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芙蓉慌乱的眨了眨眼睛,有些胆怯的说道:“小炮,你出差的这几天,我一个人觉得孤单,所以叫了婷婷过来,你不会介意吧。”

    “我倒是不介意,可是你们两个女人也用不着裸睡吧,”王小炮不怀好意的看着眼前的两对大**。

    “……我喜欢……怎么滴?”夏芙蓉微微瞪了一眼王小炮,“关灯……睡觉……”

    没过两分钟的时间,黑暗之中,三人又开始吵闹起来。

    “喂,小炮,别摸我啊,我是婷婷。”

    “……”

    “喂,谁抓我的**啦,快松开……好疼啊……”

    “谁啊,这是谁的脚啊,伸到我的嘴里啦?”

    “……”

    (终于松了一口气,翻翻前面的章节,肯定的告诉自己,到这里小说终于完结了,虽然还有很多瑕疵和漏洞,但磕磕绊绊的总算是写完了。这本小炮传奇是炮叔第一次拍脑袋发神经开始写的小说,看看第一章的日期一直到今天,整整过去了12天,也就是说近半个月的时间里,我终于写完了。说实话,这个速度我不知道对于别人意味着什么,反正对于我自己,可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一次尝试。中间各种的苦逼事件,出差、感冒、家庭琐事、思路枯竭……可以说,我每天也只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来写作,这中间还要构思情节,真的是很苦逼的事情。不过,终于这一切结束了,我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不管写的如何,至少我可以自豪的说,老子也写过h书啦。嘎嘎!)

    (小炮的故事其实细枝末节处还可以拓展很多的故事,不过,现在看来,全篇也还算是符合我最初的故事脉络的。至于那些没有说清的故事,如果大家想听的话,请帮我把帖子顶一下,我会在有空的时间里整理下思路,再写个小炮第二部什么的,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