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都市小说 > 轮回1984 > 楼第一三一零章 楼上的枪
    第一三一零章

    楼上的枪

    西冈乔端着一杯清酒,愁眉苦脸。因为这一段是以来,他的日子很是不好过。

    这一点自然是毫无疑问的,自打法兰克福车展的中期之后,确切的说是从西冈乔开始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之后,西冈乔就觉得自己的日子开始越来越难过了,这其中虽然有着自己儿子的死因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的缘故。

    但最重要的原因其实并不是这个,让西冈乔的日子不好过的原因是,最近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不停的针对在欧美各地的山口组分部的袭击行动,全都是在自己动用了山口组的欧洲的力量来为自己办事才引起的。

    西冈乔不傻,他当然知道,这件事绝对不是简单的巧合,绝对和自己有着分不清的关系,根据自己目前掌握的一系列的线索看来,如果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误的话,这件事的起因就源于自己的儿子身上。

    当然,如同绝大多数日本人在对待此类问题上的态度一样,只要事情牵扯到了中国人,西冈乔就绝对不会认为这件事的错误是因为自己的的儿子引起的,要怪只能够怪那个给自己惹出了这么**烦、导致了自己的儿子的死亡、导致了山口组损伤这么惨重的可能是中国人的少年身上,导致这一切的元凶,就是那个该死的中国少年,如果让自己抓住这混蛋的话,自己一定要用最残酷的酷刑来折磨他。

    听说他们中国有个满清十大酷刑?或许用在这小子身上也不错。

    他甚至没有仔细琢磨一下,自己之所以接连不断的倒霉,就是因为自己的倒霉儿子给自己招惹了不应该招惹的人,日本人在面对着中国人时那畸形的自大心理,让西冈乔本能的将这件事的原因全都归咎到了张岚身上——虽然他并不知道张岚是谁——一点都没有反思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

    在前两天的时候,西冈乔已经回到了日本,并且就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向自己的主子做了汇报,西冈乔看得出来,自己的主子对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还是很满意的,只是在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山口组驻欧洲和美洲的各个分部的事情上询问了一下自己的意思,但在这一点上,自己的主人似乎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同很多日本人向往的欧式别墅不同,西冈乔的住所是一座日式传统的木制房屋,房屋的布局是典型的日本旧式房屋布局,房间内摆设着典型的日式家居,如果不是房间内还亮着几盏代表着现代化的光线并不明亮的壁灯,简直让人怀疑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是日本古代的居所。

    但似乎此刻西冈乔与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尽管这家伙穿着一身日本男子传统的男式和服跪坐在地上,但这家伙脸上的纠结的表情,让人很是怀疑这家伙现在心中到底是在想着什么。身后跪着的那个穿着日本传统和服的女人,正柔顺乖巧的低着头,看也不敢看西冈乔一眼,房间内响起的吱吱呀呀的日本艺ji的cd音乐,让人感觉着房间内的气氛似乎更加的阴森。

    “合子,你说我该怎么做?”西冈乔猛的灌了一杯清酒,头也不回的向身后的女人问道。

    “单凭大人决断。”身后的女人轻声的回了一句。

    她很清楚,自己的这个主人这么问自己,并不是真的在征求自己的意见,只不过是这么信口说了一句而已,如果自己真的提出什么意见的话,反而会惹的自己的这个主人不快。

    “唔,”西冈乔点点头,有些迷离的眼神直直的盯在自己手中刚才一饮而尽的清酒杯上,看神情也不知道到底听到了合子的话没有,或者说,这家伙压根就没有在意这个问题。

    西冈乔现在心中真的是郁闷的紧,现在在山口组内已经隐隐的有了一种说法,说这次山口组之所以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让自己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追究起来的话,还是因为西冈乔动用了组织的力量为儿子报仇才为组织招惹了自己不能招惹的敌人的缘故。

    尽管这个声音在山口组内并不是如何响亮,甚至只能够说是微弱,组织内的高层也从来没有就这件事对自己发表过什么意见,但这个声音能够出现,对西冈乔来说,本身就不是一个好兆头。

    自己儿子的仇一定要报!可现在面临着组织内对自己的怀疑,西冈乔觉得,是不是可以有个什么更好的选择?

    电话在这个时候忽然响了起来,此刻响起的电话如同《午夜凶铃》当中贞子的追命电话,将屋内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被称为合子的女人急忙起身,看了一下电话机上面显示的号码,顿时一愣,紧接着立马迈着小碎步来到西冈乔身边躬下身子恭声道,“大人,是目组长大人办公室的电话。”

    虽然合子说的是渡边芳则目组长办公室的电话,并没有说是渡边芳则的电话,但西冈乔当然很明白,如果不是渡边芳则的意思,这个电话绝对不会打到自己这里来。

    渡边芳则目组长的电话?西冈乔手一抖,手里杯中刚刚斟满的清酒顿时撒了出来,一点没损失的全都洒在了自己黑色带有白色竖条纹的男式和服上,心中有些惊讶,还带有一丝的惶然:目组长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但这个时候渡边芳则给自己打来电话,西冈乔不认为是一件好事。

    “您好,我是西冈乔。”尽管心中十分纳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西冈乔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迟滞,反而以比平常更加迅速的多的动作迅速来到了电话机旁边,顺手接起了电话,恭恭敬敬的对电话里的那个人说道,“您有什么指示?”

    “嗨!嗨!”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些什么,西冈乔一番平日里的嚣张姿态,不停的对着电话鞠躬,恭敬谦卑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古代的臣子见到了自己的皇帝。

    “给我准备一下车,我要出去一下。”在挂上电话之后,西冈乔转过头对合子说道,眉眼之中透露出掩饰不住的兴奋。

    “嗨。”被称为合子的女人恭敬的点头应了一身,低着头退了出去。

    事情总算是可以得到一个圆满的结束了,西冈乔点着了一颗烟,缓缓的吐出了一个眼圈,心中有种大仇得报的畅快感,尽管现在还没有报仇,但在接到了这个电话之后,西冈乔知道,自己距离报仇的时间已经不远了,这是渡边芳则目组长亲自向自己承诺的。

    这次出来,西冈乔并没有让司机开车,而是自己亲自驾驶。开的车也不是自己三菱自动车株式会社生产的汽车,而是一辆奔驰。

    尽管日本人这些年一直在努力的追赶世界汽车制造的先进水平,但在骨子里,他们对代表着世界豪华车水平的奔驰车的向往和狂热确实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在日本,如果你开一辆奔驰车,迎来的只有别人尊敬的目光。

    车内响着西冈乔最喜欢听的轻音乐,奔驰内豪华的车载音响系统让cd中的声音近乎还原的在车内轻轻的飘荡,西冈乔的双手一边在方向盘上轻轻的拍打着,一边惬意的密封着眼睛,嘴里哼哼有声。尽管在自己的家里的时候西冈乔更喜欢于听日本的名曲《君之代》,但在车里行车的时候,西冈乔还是喜欢能够让自己更放松的轻音乐。

    现在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但在进入市区之后,路上的行人却丝毫不见减少,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让人觉得现在更像是在晚上**点钟的时候。

    尽管西冈乔开车开得很快,但这家伙却丝毫不为自己的快速行车而感到担心。西冈乔曾经专门就自己的车技请教过专业的赛车手,作为三菱自动车株式会社的社长,在这方面,西冈乔有先天方面的优势,只要西冈乔他自己想要学,没有人敢不用十二分的心思认真的来教,而西冈乔偏偏又是个能够拿得出十二分的认真来学习的人。

    虽然说在赛车的水平上同日本d1赛事的职业赛车手有差距,但应付这样的普通路面,西冈乔的水平还是足够了。

    在距离西冈乔还有很远的一栋五十五层的大楼的楼顶上,一只涂装成深蓝色、即便是美**方也刚刚装备不久的m40a3狙击步枪正悄悄的架设在了那里,而现在,这把高精度的m40a3狙击步枪正被一名半蹲在大楼的边缘、仿佛是楼顶的雕塑一般稳重的带着黑色面罩、穿着黑色特战服的家伙稳稳的端在手中,枪口的朝向,正随着西冈乔的那辆车在路上的轨迹在缓缓的移动——这家伙的心理素质够好,也不担心自己掉下去之后会被摔死。

    像是这种加装了瞄准镜、皮卡丁尼导轨和子弹之后自重超过了7.5公斤的狙击步枪,在任何一个狙击手的手中用起来,都要使用自带的两脚支架作为支撑,要不然甭想保证射击的精度,因为这枪实在是太重了,但现在这只自重超过了7.5公斤的狙击步枪,被这黑衣人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握着,却仿佛是轻如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