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都市小说 > 金鹰英雄传 > 第五十章 之虎跃之行
    云飞挂上金鹰面具,骑着骏马,与李广等率领黄石城的驻军抵达绿石城,他没有以大白作座骑,不是惧怕惊世骇俗,只是有心把大白留在白石帮忙,饶是如此,亦已人强马壮,威风凛凛。

    大军把绿石城团团围住,任凭云飞如何叫骂,数落地狱门的恶行,也没有人出城应战,围了几天,云飞正要强行攻城时,忽然城门大开,三千绿狐军竟然列队出城投降。

    为防有诈,云飞就在城外盘问众军,才知道城主汤仁半月前外出狩猎,竟然一去不返,绿石城群龙无首,也闻得地狱门的恶行,终于决定投降。

    金鹰大军完全控制绿石城,也没有发现地狱门的余孽后,云飞才相信不是诡计,领军入城时,居民欢声雷动,夹道欢迎,使他更是高兴。

    扰攘了大半天,才安顿下来,众人皆以云飞为首,硬要他入住城主府后,才各自安歇。

    云飞走进卧室,脱下面具,预备上床休息时,一个青衣女婢推门而进,在云飞身前盈盈下拜道:「婢子秋怡,见过……见过大人!」

    「你是……!」云飞吃惊地叫,认得这个秋怡是秦广四婢之一,先后已经见过几趟,回想起来,她该没有见过自己。

    「婢子本来是侍候前城主的,尚望大人收留。」秋怡怯生生道,想不到金鹰公子原来如此年青,而且英伟俊朗,一表人材。

    「起来说话吧。」云飞叹气道。

    「大人,婢子侍候你更衣吧。」秋怡婀娜多姿地站起来,垂首低眉说。

    「不用了。」云飞道:「你留下来干么?」

    「婢子是个孤儿,没地方可去的。」秋怡低声道。

    「秦广王等人跑到哪里?」云飞问道。

    「婢子是侍候城主的,可不知道他们跑到哪里。」秋怡若无其事地说。

    「艳娘、玉翠也和他们一起吗?」云飞问道。

    「你……你认得……认得城主夫人吗?」秋怡暗暗吃惊,反问道。

    「城主夫人?」云飞心中一痛,嘿然冷笑道:「告诉我,秦广王为什么要你留下来,有什么任务?」

    「婢子……婢子不明白你的意思!」秋怡芳心忐忑道。

    「秋怡,我知道你也是可怜人,为势所逼,才会给地狱门办事,不用害怕,我会帮助你的。」云飞开门见山道。

    「你……你说什么?」秋怡凛然道,还不相信已经泄露身份。

    「秋怡,我知道你是秦广四婢之一,其它三婢便是秋瑶、秋茹和秋蓉,对不对?」云飞沉声道:「秦广王让你留下来,必定另有图谋的。」

    这时秋怡已经没空多想如何败露行藏,以及这汉子为什么会对地狱门的事了如指掌,扭腰拧身,便往门外扑去。

    「不要走!」云飞闪身拦在秋怡身前说。

    虽然秋怡知道金鹰公子武功高强,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更不愿束手就擒,玉手一翻,取出匕首,疾往云飞刺去。

    云飞也不是第一次和地狱门中人交手,深悉对手虚实,但也不想伤害秋怡,心念一动,便使出了土鬼七式。

    秋怡发觉云飞侧身让开,十指如箕,不知如何从空门直探胸前,闪避不及,眼看要给他抓住时,云飞却缩手退开,于是乘势挥刀攻去。

    云飞突然住手,是发现倘若原式不变,唯有握着秋怡的**才能把她制住,暗叫不妥,只好煞住招数,使出土鬼七式的第二式,往香肩按下,岂料秋怡蓦地柳腰一摆,利刀反手刺出,好像自动把粉臀送进云飞手里。

    秋怡着着受制,只道难逃敌手,岂料云飞又再失机,竟然转了开去,秋怡哪敢再战,空急扑门外,但是云飞双掌一错,摆出奇怪的架式,使秋怡不得不止住去势。

    「你……你究竟是谁?如何会懂得土鬼七式的?」秋怡颤声说道,她认得云飞的招式,要是不停下来,云飞的双掌便会直袭大腿根处,把她当场制住。

    「在下名叫云飞,人称「金鹰公子」,是当年金鹰王的儿子,专和地狱门作对!」云飞如数家珍地说。

    「你……!」秋怡嗫嚅道:「你想怎样?」

    「在下只想姑娘留下来,待我解开春风迷情蛊后,你便可脱离地狱门了。」

    云飞正色道。

    「什么?」秋怡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叫道。

    「秋蓉身上的蛊毒已经完全清除,现在与宋帝殿的秋月一起在黑石城,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安排你们见面的。」云飞说。

    「你……你没有骗我吧!」秋怡心乱如麻道。

    「我只懂土鬼七式中的三式,是姚康传授王图时我偷学的。」云飞解释道。

    「公子,我……」秋怡崩溃似的伏在地上痛哭。

    「秋怡,起来吧,不要再哭了,哭是无济于事的。」云飞诚恳地说:「告诉我,上药多久了?什么时候再发作?」

    「……他们离开前上过一次,但是留下一份解药,还可以拖延一个月的。」

    秋怡哽咽着说,心里已经相信云飞的话。

    「很好,回到黑石城后,便可以给你解毒了。」云飞道。

    「公子,我……我是奉命行刺你的……」秋怡不待云飞发问,便毫不讳言,把任务和秦广王等人的去向,和盘托出,还透露秦广王预备把汤仁带回黑地狱,供地狱老祖作身外化身之用。

    「身外化身是什么?」云飞吃惊道。

    「不知道,听说老祖的双腿给金鹰王废掉后,便隐居黑地狱,不能走动,或许与此有关吧。」秋怡答道。

    「黑地狱在哪里?」云飞问道。

    「黑地狱十分神秘,没有人知道在哪儿,就算是十殿王奉召进去,也要蒙上眼睛的。」秋怡叹气道。

    「可有秋瑶的消息吗?」云飞问道。

    「她该在百纳城,你认得她吗?」秋怡讶然道。

    「她是我的嫂子。」云飞叹了一口气,终于忍不住问道:「玉翠……也在那里吗?」

    「是的,她和艳娘是随着秦广王一道去百纳城的。」秋怡不料他好像认得很多本门的女孩子,却不敢发问,答道:「她不是本门中人,却比我们还要无耻,真是奇怪。」

    「贱人!」云飞心如刀割,悻声骂道。

    「对不起……我……」秋怡惶恐地说,暗道他们之间,必定有些纠葛。

    「没关系。」云飞长嘘一声,说:「晚了,睡觉吧,待我办妥这里的事,便和你返回黑石城解毒。」

    「多谢公子。」秋怡感激地裣衽为礼,动手要给云飞脱下衣服,道:「让婢子侍候你吧。」

    「不用了,你去睡吧。」云飞让开身子,柔声道。

    秋怡粉面发热,唯有讪然告退,她从来没有碰过这样守礼的男人,不由生出异样的感觉,接着想到自己的身世,心里凄苦,不敢再想下去。

    23621.html

    上一页index.html

    返回目录23623.html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