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玄幻小说 > 亵渎 > 罪与罚之卷 章十 守守望 上
    罪与罚之卷章十守望上

    章十守望

    巍峨的月光龙城缓缓自远方的地平线上浮现,在夕阳和云霞的映衬下,本是银色的月光龙城被染上了大片大片的火红和金黄。

    薄薄的云雾中,隐隐可见有数头巨龙的身影在绕着月光龙城飞翔,尽管相管尚远,不过偶尔从迎面吹来的风中,还可以隐约听到声声清越的龙吟。

    唐克巴卡拉第一次停住了脚步,巨大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在他那一片暗红、如同流动着岩浆的双眼中,月光龙城的影像被迅速拉近。

    如今的银龙,少了些许当日的焦燥和不安,多了几分沉稳和坚毅。唐克巴卡拉对自己的感觉有些疑惑,不过站在在众黑暗生物金字塔顶端的火焰暴君对于感情这种细腻的东西所知甚少。

    他最熟悉的两种感情,一个是他自己的愤怒,一个是敌人的恐惧。

    唐克巴卡拉微微俯下身体,双手环抱胸前,发出阵阵低沉的吼声。在那闷雷般的吼声中,火焰暴君巨大身躯的表面蠕动着,黑红色的粗硬皮肤不住开裂,从肌肤的裂口中涌出大片大片的岩浆。

    在荒原的寒风中,灸热的岩浆刚一涌出就冒出大片的白色烟雾,漫天的烟云很快将唐克巴卡拉巨大身躯笼罩在里面。

    烟消雾散时,唐克巴卡拉的身躯上已经覆盖上一层厚厚的岩铠。淡青色地火舌不住从岩石的裂缝中喷出来,它们那罕见的高温使这件岩铠最薄弱之处反而变成了攻防一体的陷阱。

    唐克巴卡拉举足顿下。在他那恐怖的力量下,周围的地面纷纷开裂,一道道火焰喷涌而出!转眼之间,环形的火焰之盾又开始绕着他地身躯旋转。

    完成了战斗准备的火焰暴君再次起步,开始向月光龙城前近。

    天空中盘旋地银龙注意到了火焰暴君的到来,在阵阵龙啸声中,又有数头巨龙从月光龙城中飞出。十余头银龙列成整齐的战斗队形,悬停在唐克巴卡拉的正上方。

    龙阵中央上方的一头龙引起了火焰暴君的注意。它显然不同于其它银龙。虽然体型稍小,可是天生的高贵身份已经将它与身边地银龙们区分开来。

    神圣巨龙!

    面对几乎是传说中才会出现的神圣巨龙,狂妄暴燥的火焰暴君也不由得变得凝重。他仰首盯着这头突然出现的神圣巨龙,暗暗评估着它的力量。

    这是一头弱得出奇的神圣巨龙,显然,飞在它下方的任何一位银龙战士都可以轻易击败它。

    然而唐克巴卡拉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有些犹豫,他竟然看不透这头神圣巨龙的实力!有谁会相信。这种传说中地龙族力量会比最低等的绿龙还差?神圣巨龙虽然以威力无穷的龙语魔法威震这个世界的众多强者,但它们就算仅仅肉搏,也可以轻易对付三五头成年绿龙。这是最起码的常识。

    眼前的一切只能说明,这头神圣巨龙隐藏了自己地实力,而且唐克巴卡拉根本看不透它的伪装!

    仿佛是在印证火焰暴君的猜测一样,这头出奇弱小的神圣巨龙身影忽明忽暗。唐克巴卡拉分明感觉得到,神圣巨龙看似一直停留在空中,可实际上他的身体正在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位面间不停地跳跃着。正因如此,一般的攻击手段对它基本上是无效的,因为首先攻击者就很难锁定它的位置。

    它竟然已经对空间掌握到如此地步吗?那么,它的龙语魔法会有多大的威力?火焰暴君地心中也升起一丝惊惧,在过去,这是只会在他猎物或者是敌人身上才会出现地情绪。他身披极厚重的岩铠。防御力甚至远超银龙。而银龙引以为傲地龙焰,对唐克巴卡拉来说那简直就是不错的补品。

    虽然同样不畏火,但阿喀琉斯是火免疫,而火焰暴君则是火吸收。

    银龙虽然强悍,但它们真正能够给与火焰暴君以致命打击的技能,只有龙语魔法。

    若是老龙王维尔拉姆还在,凭借他强大的龙语魔法,哪怕是在幽暗森林中作战,也完全可以率领银龙们击退唐克巴卡拉。可是现在银龙中两位智者的龙语魔法威力远远及不上维尔拉姆的水准,它们发出的魔法。唐克巴卡拉完全可以硬接。

    若是尼古拉斯还在月光龙城。那么唐克巴卡拉早已被狼狈地打回深渊缝隙。

    尼古拉斯死了,维尔拉姆也在同未知的强横存在的决斗中陨落。在真正强者的眼中。世界是如此之小,短短时间内,两位强悍银龙先后陨落的消息转眼之间就传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自然也包括了深渊缝隙。

    如今的月光龙城虽然整体实力依然足以傲视四方,可是在绝对的强者面前,银龙的弱点本已暴露无疑。

    只是死去了一个维尔拉姆,怎么又多出来一头神圣巨龙?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神圣巨龙的龙语魔法都不会比维尔拉姆稍弱。

    地面的唐克巴卡拉哪里知道,天空中的神圣巨龙此刻也苦不堪言。格利高里经历过无数次遗弃之地和这个世界之中的旅行,对空间的认识已经非同小可。可是就算它的力量再成长个十倍八倍的,也决无可能办得到位面间高速跳变这种近乎于无敌的防御姿态。

    格利高里现就正处于这种状态之中,但不是主动,而是被动。被两位主人在不同位面间抛来抛去的滋味绝不好受,至少那让人发疯的眩晕感就是一种酷刑。不过从周围银龙们恭谨的态度和惊愕崇敬地目光中,格利高里也得到了无上的虚荣。

    “神圣巨龙的光辉。就连堪比魔龙的银龙也会感到耀眼啊……”在痛苦与虚荣中的格利高里颠三倒四地想着。

    神圣巨龙忽然停止了位面间跳变,凝停在空中。

    在漫长的生命中与巨龙们战斗过多次的唐克巴卡拉知道,这是大型龙语魔法即将发动地先兆!

    这场战争不需要任何开战宣言,也不会持续多长的时间。

    三头银龙俯冲而下,作为第一波攻击力量,拉开了战斗地序幕。两位银龙智者的龙语魔法也紧接着发动,火焰暴君的身体上发生了两次小小的爆炸。从岩铠上炸飞了数块巨石。

    呼呼呼!数米大小的熔岩不住呼啸着飞向俯冲的银龙,一头银龙被一块块迎面飞来的熔岩重新逼回了天空。而另一头战斗经验稍逊地银龙则被一块熔岩刮到了尾部,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只有最强悍的那头银龙成功地冲到了火焰暴君的背后,他强忍着火焰之盾上烈焰的烧灼,以两只龙爪抓住了岩铠上一个裂缝!

    在愤怒的龙啸声中,一块方圆数米、厚近两米的岩石铠甲被活生生地从火焰暴君的身上剥离!银龙迎着唐克巴卡拉身体里喷出地淡青色火焰,一双龙爪强行探入火焰暴君的身体,狠狠地搅了几下。这才掉头飞离他的背部。

    唐克巴卡拉痛苦的吼叫甚至震动了大地!他身体里不断涌出新的岩浆,修补着背后的巨大创口。

    在银龙智者龙语魔法地掩护下,银龙战士们围绕着唐克巴卡拉回旋飞翔着,时时俯冲而下,从唐克巴卡拉的岩铠上抓下一大块岩石。克拉尼奥也不断发动着龙语魔法,可是她的魔法威力太低,所以她的主要任务是提升银龙战士的属性。

    在唐克巴卡拉忙于应付天空中的攻击时,斯顿贴地飞行。悄悄地穿入了火焰护盾。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唐克巴卡拉的膝盖。

    斯顿如今是月光龙城中最强悍的银龙,在他毫无保留的凶猛攻击下,火焰暴君地右膝转眼间就薄了一半!

    一阵轰然巨响过后,失去了平衡地唐克巴卡拉重重地摔倒在地!一时间,所有的银龙战士都飞扑而下。将火焰暴君压在下面,疯狂地破坏着他那庞大地身躯!

    战场上忽然安静了下来。战斗的本能使银龙战士几乎在同一时刻感觉到了危险,纷纷飞上了高空。

    唐克巴卡拉爬了起来,熔岩从岩铠上大大小小的破损处汹涌而出,修补着他的身体。战斗中修补伤处是极为损耗能量的一种方式,以火焰暴君的强悍力量,也支持不了几次。

    愤怒的火焰暴君低声吟念着神秘的语言,双手似是极吃力地缓慢提起,就象他双手之间有一座无形的岩山一样。

    唐克巴卡拉的双手每提高一分,周围的空气就会多一点暗红色。

    不住攀升的高温使唐克巴卡拉周围的景物在扭曲。大地也开始变软、熔化。荒原正在逐渐变成沸腾的熔岩湖。

    随着火焰暴君的双手高举过头,他周围数百米的空间已经变成了一个暗红的世界。在这暗红世界中。一团团的岩浆毫无规律地凭空自空中出现,然后爆散成一蓬蓬的岩浆雨,落入已变成一片沸腾熔岩的地面之中。

    克拉尼奥沉默地看着这暗红的世界,她虽然不了解唐克巴卡拉的力量,但这个魔法她还是认识的。

    这是熔岩地狱……

    暗红色熔岩地狱中随机爆散的岩浆根本不是普通的熔岩。依靠火焰暴君汹涌力量成形的岩浆拥有数倍于普通熔岩的温度,那一滴滴并不起眼的岩浆能够轻易灼穿银龙的鳞片,烧焦银龙的骨肉,蒸发银龙的血脉!

    除了完全对火焰免疫的生物外,进入熔岩地狱就是一场以生命为代价的豪赌,赌空中一团团爆散的熔岩不会正好出现在自己身边。

    唐克巴卡拉无比的愤怒!熔岩地狱是他最后的手段,这个恐怖的魔法消耗地力量也同样恐怖,以他浩如烟海般的力量也只能施展一次。

    当熔岩地狱现于月光龙城城下之时。就意味着这场战争已经进入了尾声。

    可是,天空中神圣巨龙的龙语魔法还没有完成!需要消耗如此多时间准备的龙语魔法,一旦释放,又该是怎样一幅景象?

    面对着暗红色的熔岩地狱,天空中的银龙们都在踌躇。银龙智者试图以龙语魔法破解这个魔法,又试图透过暗红世界攻击火焰暴君,可是他们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傲然挺立在熔岩之上地火焰暴君唐克巴卡拉。正以那雷鸣般的颂念声告诉天空中地银龙,另一个致命的魔法即将落到银龙头上!

    何为速度?

    在战局即将决定的一刻。克拉尼奥忽然发现自己关于速度的一切概念都被推翻了。

    那绝美的妖莲出现在熔岩世界的前方,也站立在唐克巴卡拉的面前,同时还飘浮在火焰暴君地背后。

    三个同时出现,清清晰晰的美丽身影同样颠覆了克拉尼奥关于力量的认知!

    一道长达千米、贯穿了熔岩地狱的银色光带在同一时刻也出现了。银色光带的两端,各有一枝散发着夺目银色光芒的龙魂战枪。而握着龙魂战枪的那只纤手以及手的主人,却是一片模糊,让人完全无法看得清楚。

    在唐克巴卡拉庞大体型地映衬下。银色光带宛如一条闪亮的银色丝线。这根丝线,正正好好地穿过了唐克巴卡拉的胸膛!

    火焰暴君似是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全无所觉,轰鸣般的语声毫无变化,终于吐出了冗长咒语的最后一个音节。

    在这一刻,月光龙城城下地时间似凝止,又似在流动。

    通通通通!

    在一望无迹的北国荒原上,罗格迈开大步,正向着月光龙城飞奔。

    他步履沉重。但每一步下去,都会跨越十余米的距离,因此那胖胖的身躯看似笨重,其实移动的速度非常快。

    因为自然女神之怒在身的缘故,罗格完全不敢飞行,而且他跑得越快。就越是要提升更多的精神力以提防着自然女神之怒突然发作。因此他每一步踏下,都会不由自主地使出大力,就如同与脚下的荒原有仇一样。

    “在赶路吗?”宛如天籁般的柔媚声音自后传来。

    这令任何男人都会心旌动荡的声音,就出自罗格身后,几乎与他贴在一起!

    罗格继续飞奔,答道:“是啊!虽然可能来不及了,不过还是要去看看结果地。”

    胖子一边回答,一边回头望去。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

    那荡漾着地艳红,几乎将罗格的整个意识给淹没!

    “我们正好同一个方向,不介意一起走一程吧?”这一回。罗格看清了柔媚声音地出处。

    那两片朱唇。也囊括了世间的一切美丽。

    无论是当一个小混混,还是手握重兵、掌控一国生杀大权之时。罗格的好色之心从未稍息。只是到得后来,他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太重要,好色这一爱好,早已被无数件大事给挤到了意识的最边缘。虽然胖子如今手中权柄之重,是他少时想都不敢想的,可是若说快乐时光,似乎还是他身为破落贵族、在小酒馆中调戏粗陋舞女的时候多些。

    罗格虽然好色,可是在他身后悄然出现的这个女子的色,实在有些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他忽然有种感觉,如此美丽,已经超越了性别和时间。

    初时的惊艳一去,胖子心中寒意立升。

    这光头的倾城佳人只着一件黑袍,如雪的指尖和足尖上各亮着一点淡淡红光。她就这样浮在空中,不即不离地跟在罗格身后,只在身后留下四道淡红的光带。

    她宛如全不用力,可是罗格跑得无论是快是慢,都无法使两人间的距离改变分毫。

    胖子不再看她,只是闷头向前飞奔。

    那女子不出何时出现在罗格身旁,与他并肩前行。

    “真是难得,在如此荒凉的地方随意遇见一个人都是奥黛雷赫的忠实信徒。”那双艳红的眼睛看着胖子。

    心中的秘密被人轻易道破,因此那柔柔媚媚的声音听在罗格的耳朵里,也宛如声声炸雷。胖子只觉得手心里已经全是冷汗,脸上的肉也在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

    他已经壮着胆子,偷偷地以精神力试探过身边这神秘的绝色女子,但只看到……

    艳红之海!

    “能够为女神效力,是我的无上荣耀。我不只一次看到过她施展的神迹,自然会有坚定的信仰。何况……何况她还是如此的美丽。”胖子老老实实地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奥黛雷赫的光辉是如此美丽,令人痴迷,其实我也是她的忠实信徒。不过,我同时还是她的朋友。偶遇的人居然能够拥有共同的信仰,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嗯……既然你如此忠实于自己的信仰,奥黛雷赫会给你奖励吗?”

    “不,她只是不给予惩罚。”。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