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都市小说 > 追美高手 > 第3 949章 不能反悔
    “都是云青门的弟子,而且肖志已经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再说了,郑首座这些年一直为我云青门尽心尽力,我还是比较详细他的,况且鲁首座也为这孩子担保,所以说,我觉得应该不是自愿中的血毒。”

    “鲁首座的话,可不能全信,他说话总是有头没尾的,他居然已经愿意为肖志花费了五十年的修为,那何必不再用五十年的,直接治疗好不就行了。”向首座说道。

    玄明郁闷的看着向首座:“这个和有没有关系不是一回事,现在的问题是,你和关宇打赌输了吧?而我又是但是的裁判,现在人家让我来找你,你至少应该愿赌服输才对吧?”

    “我拿关宇单个孩子看待,根本也没想着要跟他一般见识,不认的话,你认为我会输吗?”向首座说这话,玄明真是无奈了,着脸皮厚的是不行不行的了。

    玄明有点生气的说道:“那我问你,那天如果是关宇输了,人家的赌注是帝王印,如果过后了关宇不承认,说是跟你闹着玩呢,帝王印也不给你,你会怎么办?”

    向首座眼睛一瞪,心想,“他敢,本首座直接劈死他。”

    不过这话向首座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面想想而已,他知道玄明正在让他借位思考呢,而且也是个圈套,向首座随后缓和的笑了笑说道:“那关宇就是个孩子,我怎么可能跟他一般见识呢,就算是他输了,我也不会找他要帝王印的。”

    这话说出去了,向首座当然是故意的着借口了,反正现在不是关宇输,他输的,历史又不会重演,所以他才不害怕呢。

    玄明知道,这样用嘴是劝不了对方了,必须想点办法才是,随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靠在椅子上说道:“哎呀,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你们这么闹,是真让我上火啊,人家关宇追着让我来找你,可逆又耍赖,我如何是好。”

    “还有,这次派关宇去沙漠,他要求带着肖志一起去,说你如果不为肖志除去血毒的话,那就不去了,眼下你也看出来了,在新一代弟子当中,除了关宇之外,真的么有人再有能力可以去沙漠杜甫魔魂宗的人了。”

    玄明越说越郁闷,想着如果不行的话,大不了自己耗费五十年修为算了,就算是着五十年白活了。

    “我看来,你还是没有福分使用这个黑铁石,所以我还是拿走吧,想想别的办法,或许铁石也能换来五十年的修为也有可能。”玄明说着,把铁石拿起来就要走,着明显就是之前说的铁石送给向首座,现在又改变主意要拿走了。

    “掌门师兄,您别急啊。”向首座连忙站起来说道:“您看您刚才来的时候,不是说好了这个铁石是要给我的吗?现在怎么又变卦了呢,您可是咱们云青门的一把手,说话要算数才对吧。”

    “你还是首座呢,说话就跟放屁似的,我这个掌门的脸面都快被你给丢光了,你能耍赖,我就不能反悔吗?你还是用你的铁尺吧,这个东西不适合你。”玄明冷声说道:“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这件事情不是你不想就可以,到时候关宇来找你的话,再慢慢的研究吧,他能做出什么事情来,我就真的不知道了,不过我话先说在前面,这次是你的不对,到时候我是不会帮助你的。”

    玄明说着就往外走,不过故意走的很慢,还故意的摇摇头说道:“无可救药了,本来还打算再帮你要一块铁石来呢,有了两块铁石,到时候你一定可以炼化出来一个非常棒的法器,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

    “掌门师兄,别急着走啊。”向首座挺大这话之后,真的有些心动了,毕竟是两块铁石,这个可是非常难得的。

    五十年的灵力修为,对于向首座这种修仙人来说,虽然时间不短,但是也不算很长,就算用了去就肖志,大不了再修炼五十年就可以恢复了。

    但是,就算是有两个五十年,或许都得不到着两块铁石,那可是百年都难得一遇的东西,所以才会如此的珍贵。

    而如果能用五十年的灵力修为换来两块铁石的话,向首座觉得也不算太亏。玄明转过身来,说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我还要回去找关宇谈谈呢,人家现在不愿意去沙漠了。我害得想办法去劝说,最后如果不行的话,事情是因你而起的,到时候就派你们左空峰的弟子前去吧。”

    向首座一听,心道不好,这件事情可不能让左空峰的弟子去,沙漠那地方可不是好玩的,去了估计小命就没有了。

    向首座笑着说道:“掌门师兄,您先坐下来,咱们喝点茶水聊一聊,别急着走啊。”

    玄明见向首座或许还有话要说,于是就转身回来了,说不定再劝一劝,向首座也就答应办事了,这么厚脸皮,以后真的是没办法混了,太不像话了。

    “掌门师兄啊,您拿着,这个就是鲁师哥给我的茶叶,一会您走的时候带上,回去慢慢的品尝,刚才您说的是怎么回事?你说关宇不愿去沙漠?还要带着肖志?”

    向首座自己喝了一口浓茶,接着说道:“我说掌门师兄啊,这个可不行,您想想,现在肖志的身份,还没有确认清楚,如果就让他这样和关宇出去了,岂不是很危险?我怕的就是他会成为第二个盐沼,找到逃跑的机会之后,就不会在回来了。”

    “不会的,向师弟并不比担心这么多,盐沼的事情,的确是我疏忽了,也怪我实在是太过信任他了,肖志是不一样的,他有郑首座在这里,而且还有鲁首座在为他用性命担保,肯定不是魔教的联系,这一点你就放心吧。”玄明说着,也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

    这种浓茶是玄明很喜欢喝的一种,喝上一口就感觉提神醒脑,精神气爽,只不过就是不解渴,而且还会越喝越渴,当然了,茶也是越弄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