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61章 后悔吗?
    姚木心里一片冰凉。

    他清楚地意识到,这恐怕是那个女人的手段,借红小兵之力铲除自己。

    只是万万没想到,他们会来得这么快。

    隐姓埋名、胆战心惊地活了这么多年,说实话,他并不畏惧被那个女人抓回去拷问。

    毕竟,当年那件事,他的确是在助纣为虐,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阿聪和小光是无辜的。

    小光那会儿年纪小,又烧得稀里糊涂的,至今都不知道这件事。

    阿聪虽从头到尾都知道这件事,但在一开始就劝过自己别铤而走险,别为他的病走上犯罪道路,是自己不听劝。

    阿聪对他有一饭之恩,没有阿聪当年那碗饭,他早已饿死成枯骨了。如果背负一条杀人罪名能保住阿聪的命,他死也甘愿。

    然而手起刀落的那一刻,他心软了。可又不愿舍弃那笔救命钱。于是辗转送离京郊,谎称把人推下悬崖摔死了,拿着那笔钱摆脱了女人的视线,带着阿聪、小光看好病后,找了个远离京都的护林员工作,过起与世无争的生活。

    期间,他也曾跑去当年丢弃那名小女孩的地方寻找过,可无论怎么打听,都没有问到她的下落。也许死了、也许被人带走了。总之,他为了一笔钱,把一个年仅三岁的孩子弄丢了。

    午夜梦回,他不止一次扪心自问:有没有后悔。

    也许后悔,也许不后悔。

    矛盾的思虑、日复一日的噩梦,让他两鬓生出华发。明明才三十二岁,却有四五十岁可看。难怪那名军嫂会喊他大叔。

    如今,报应等到了。这笔业障,该由他来还了。

    姚木仰天呼出一口气,收回视线,冷冷盯着那为首的红小兵说:“你们要抓的是我吧?把我两个兄弟放了,我跟你们走!”

    红小兵嗤笑了一声:“你在做青天白日梦吧?放了他们?他们犯了错,当然要受罚。”随即飙高声调,命令手下,“还愣着干什么!带走!”

    “放手!你们凭什么抓我们!你们说的事情,我们一件都没做!放手……”

    “大哥!你没事吧大哥!你们怎么还打人啊?”

    “打?这不是你们逼的么?你们要乖乖跟着我们走,我们会用如此粗暴的手段?打!继续给我打!打得他们认罪为止!”

    “住手!你们疯了!”

    “阿聪小心!妈了个巴子!你们这帮人面兽心的东西!我跟你们拼了!”

    “……”

    “汪!”

    就在三兄弟被一群红小兵手持铁棍打得鲜血淋漓时,老金从墙头扑了过来。

    如破竹之势,冲开一条血路。

    “靠!这哪儿来的疯狗啊!还不快给我滚!不然连你一块儿揍!”

    “嗷呜”

    老金发飙了,见到敌方的人就咬。

    特么敢骂老子疯狗,老子当年英姿勃发的时候,你们这帮混账东西还不知道在哪儿混呢!

    老金的气场全开,以一挡十,噼里啪啦一下子,就把局势扭转了。

    “好样的兄弟!”小光兴奋地给老金加油鼓劲,好似在看一场世纪之最的赛事如果忽略他额头被敲起的大包、被扯成烂条状还沾着血的衣服的话。

    红小兵们又惊又怕,完全不懂,打到后面,怎么是在和一条狗打了?

    为首的红小兵被老金咬住了裤子,光着半边腚气急败坏地指挥:“你们死人啊!还不快给我上!先把狗揍死了再揍人!”

    一群小兵呼啦啦上前,挥着棍棒要打老金。

    老金哧溜钻到为首之人的后方。

    一声凄厉的惨叫随之传来

    “特么长没长眼睛啊!让你们打狗,你们这帮蠢材打我干什么!”

    “……”

    小狼狗扯着向刚的裤脚过来时,现场一派混乱。

    小狼狗见自己爹被一帮穷凶极恶的坏人追打,炸毛了。

    忽地从向刚脚边跃出去。

    扑倒哪个就在哪个身上撕咬,就这么撕了一圈把好几个人的衣服直接撕烂了。速度之快,让他们都傻眼了。

    个别胆小的红小兵直接吓哭了。

    嘤嘤嘤,他们只是奉命来抓个人,没想过被狗咬啊。

    听说咬伤了要得狂犬病,搞不好要死人的。

    “杜主任,要不咱们先撤吧,这样下去太危险了。真的咬伤人就不好了。”

    “是啊杜主任,你看我们几个的衣服都被咬破了,这衣服是我唯一一件不带补丁的,呜呜呜,这下回去我娘该骂我了……”

    “杜主任……”

    “闭嘴!”为首的杜主任,怒吼了一声,把七嘴八舌哭诉的手下吓得不敢再吱声了。

    可被狗咬,尽管没破皮,但衣服破了,关键是害怕啊,怕染上狂犬病,一命呜呼。

    早几年,好几个地区爆发狂犬病的新闻,他们这些喜欢看大字报的都听说了,也从报纸上得知,被猫狗一类的畜生咬伤后,最好在二十四小时内去医院打狂犬疫苗。

    他们虽然没受伤,但被狗的唾沫沾到了,听说唾沫里就有狂犬病细菌,他们想去医院,想去打针,不想死!

    惊恐充斥着每个挨了小狼狗一路口撕的红小兵的心。尽管一再高歌“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革命故,两者皆可抛”,可一旦真的到了选择当口,而且只能选一项,大伙儿踌躇了。

    突然,人群里一阵骚动。

    “杜主任,梁伟晕倒了!”

    “一定是被狗咬到了。”

    “天啊!会不会得狂犬病?”

    “怎么办?我也被咬了,虽然没破皮,可我好怕啊,会不会死……”

    “……”

    这次,杜主任的“闭嘴”镇不住他们了。

    一个个扔掉手上的棍棒,扶起晕厥的同伴,齐齐看向杜主任:“杜主任,要不先送梁伟同志去医院吧。”

    “是啊杜主任,这里这么多人,走掉几个不会有影响……”个别人心里不满感越加浓了。本来就用不着来这么多人。

    “他妈够了!”杜主任厉喝一声,用力一挥手里的铁棍,“哐”的一声砸在院子里的水缸上。

    水缸被敲破,淌出汩汩的天落水。顷刻间,院子里漫起了一层水洼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