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读者网 > 都市小说 > 疯狂神豪玩科技 > 第起844章 疯起来拦都拦不住
    窗外,霓虹灯璀璨,今晚有月色,天空中漂浮着浅浅的乌云,像是给月亮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经历了不知道多久的黑暗,洛娴眼皮子微微一颤,纤细的手指头也动了动,缓缓拉开眼睑。

    “这是哪里?”

    睁眼,洛娴闻到了一股干净被子的馨香,目光一转,发现自己正处于一间陌生的房间中。

    “我没死吗?”洛娴动了动身子,发现肩膀上、腹部以及腿部和身体其余多处中弹的疼痛已经不再,只余下一个月前受伤的地方,还有些伤痕。

    “不可能啊,到底怎么回事?”

    洛娴翻身坐起,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身上还残留着血渍,原本破烂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但那股血腥味,依旧还有些刺鼻。

    “我的伤势,绝对是连神仙都救不了的,但我还活着,为什么?”

    “难道……是他救了我?”

    心里的愁思不断,洛娴秀眉拧着,扫了一眼,见床头柜上有一套衣服,立即转身下床,拿过衣服穿了起来。

    吱嘎。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苏诚走了进来。

    “醒了啊,呃……”苏诚正想和洛娴打招呼,不过凝目一瞧,却发现洛女王正光溜溜地站在那里,弓腰慢吞吞地穿起衣服,仿佛根本就没发现苏诚进来一般。

    裤子穿好以后,洛娴又把衣服扣上,不过苏诚给她的衣服有些小了,胸口的衣扣要使劲儿压才能扣得下。

    索性,洛娴也没在意,就这么任由那份宏伟傲然挺立,里面还有一层衣服遮掩,倒也无伤大雅。

    “你就不知道回避一下?”苏诚关上门,走了过来。

    “该回避的是你。”洛娴扭头看着苏诚,她脸上的血迹被擦拭过了,但并没有擦拭干净。

    “这次谢谢你救我,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将我恢复成这样,但我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同时,还欠了你一条命,你想什么时候拿回去,都可以。”

    红唇动了动,她望向苏诚的目光多了一丝别样的味道。

    “你到底是聪明。”苏诚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我早对你说过,我会医术,只要你没死透,我都能把你救活,只是……代价有点昂贵。”

    说着,苏诚脸上佯作虚弱,洛娴见了,眉梢一皱。

    跨上前一步,询问道:“你没事吧?”

    “没大事,不过,这次救你代价可不小,你要做好偿还的心理准备,否则……我会收回对你的治疗。”

    “你要我偿还什么?”洛娴好看的眉毛挑了挑。

    “就这次救命,起码也能值一个亿吧,你得还我一个亿。”苏诚嘴角一勾,狡诈地道。

    “我没那么多钱。”

    “没钱啊?这就有点难办了,难不成你想给我当女佣工来还?这恐怕不太好吧,那你得当多久的女佣工,才能还清啊,恐怕得两辈子吧?”

    “呵呵呵。”洛娴忽然抿嘴笑了笑,即便笑得有些勉强,但也是美呆了,“你也别拐弯抹角了,不就是想让我当佣工,然后帮你保护你那些女人吗?行,没问题,只要我平时不出任务,会帮你的。”

    听到她这话,苏诚神色变得古怪。

    这妞的想象力也太……准确了。

    要她当女佣是真,但要她保护姚可儿、任贝贝等,苏诚却没这个想法。

    经过今天的这件事以后,苏诚势必会让机器人极强对姚可儿她们的保护,同时也会以雷霆万钧之势,对黑暗死亡的人进行清缴。

    当苏诚这边的攻击力度加大的时候,黑暗死亡就会疲于应付,在没有解决祸事以前,想来他们分身乏术,不会再对华夏这边进行攻击了。

    不过,事无绝对,但不管怎么讲,该谨慎的,苏诚一定不会大意。

    “你倒是看得清楚。”洛娴的认为和苏诚的目的没什么差池,索性他便没有反驳,顺着她的话答了一句。

    “不过,我最近这段时间,恐怕是没办法帮你,我得回去一趟。”洛娴脱口道。

    这次她从红媚口中得知了有人对黑暗死亡进行攻击,这事儿她根本都不知道,必须要回去弄清楚。

    但她要是知道,对黑暗死亡下手的人,如果就是眼前这位的话,不知道又是怎么一副表情。

    距离女仆任务结束的时间还早,苏诚也不急在一时,经过这次的事情,苏诚敢肯定,洛娴对自己的印象有了改观,至少她心里对自己是感激的。

    有了感激之情,许多之前她不愿意做的要求,她都会因为感激而顺理成章地去做,这对于苏诚的调教而言,有着很大的益处。

    “行,但你要先去回去和可儿打个招呼,她很担心你。”苏诚道。

    “我知道。”

    “先去洗澡吧,一身鱼腥味,难闻死了,洗完澡后去吃个饭,然后一起回去,我在楼下餐厅等你。”苏诚单手插在裤兜里,迈步拉门离开。

    洛娴深深地看了眼他的背影,目光闪了闪,低头看了眼自己胸部,捏了捏,忽然莞尔一笑。

    洛娴洗完澡,身上的腥味尽去,和苏诚一起吃完饭以后,两人并行回到了别墅。

    在得知洛娴没事,还能走能动,气色如常以后,姚可儿既是纳闷又是惊喜。

    她当时明明记得洛娴是中了枪的,怎么可能现在就和没事儿的人一样?

    左思右想,姚可儿想不通,索性就把问题的关键归咎于自己当时害怕,眼花了。

    凌晨时分,苏诚刚刚睡下,还未闭眼,就听到自己的房间门被打开,然后轻轻关了上。

    凝目一瞧,见到一个娇小的身影,正轻手轻脚地朝着自己这里走来。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我这里干什么?”苏诚没有开灯,却是撑坐起来,背靠在了床头。

    “坏蛋,大事不好了。”任舞三两步来到床边,脱了鞋子,一把扑到了苏诚的怀里。

    “怎么?谁又欺负你了。”苏诚宠溺地揉了揉她的秀发,感受着她的温度,嗅着她身上的馨香,只觉心旷神怡,身心宁静。

    “不是,是王老师知道你和贝贝的关系了,还有……她今天下午来过别墅,和贝贝见面了。”任舞摇摇头,低声糯糯道。

    “你说什么?”苏诚听了,瞳孔缩了缩。

    “不过你也别担心,王老师好像并没有和贝贝揭穿你们的关系。”

    苏诚心里一松,转而瞪着任舞道:“她过年去你们家的事情,你怎么没对我讲?”

    任舞可怜巴巴道:“她不让我讲的,我也没办法啊。不过我感觉我姐已经察觉到你和王老师的关系了,早晚都会暴露的,你最好做些应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苏诚蹙眉:“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随她们去吧。”

    听到苏诚这话,任舞拉开被子,缩进了被窝,说道:“其实有时候,我感觉你也挺可怜。”

    “我可怜?”苏诚一怔,他倒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评价他。

    “是啊,谁让你这么优秀,让那么多女人喜欢你的,都还是些大美女,一时间患得患失,兼顾不过来了吧?”

    “你这话是在讽刺我吧?”苏诚面皮一抽,没好气道。

    “哪有,没有呢。”任舞甜甜一笑,撅嘴啵了苏诚的脸颊一个,“不过不管她们怎么想的,反正我是肯定要和你在一起的,你可不准因为她们比我好,就抛弃我。”

    “小嘴越来越甜了。”

    “是嘛,那你想不想尝尝?”任舞诱惑道。

    “算了吧,你还小。”苏诚说着,诧异道:“咦,不小了啊,都长这么大了,快有c了吧?”

    “那是,再过一段时间,贝贝都比不了我了。”任舞开心地道:“不过先说好,那方面是不行的。”

    “那没意思。”苏诚撇了撇嘴。

    “哎呀,什么叫没意思,来嘛来嘛,我觉得很有意思。”

    “你明天要读书吧?”

    “没事,有安眠枕头,我能起来的。”

    “你和你姐一个德行,疯起来拦都拦不住,你自己不怕吗?”

    “去,你才疯呢。”

    ……